目前日期文章:201612 (10)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正午,是一天中最熱的一刻,但風吹沙沙,竹林裡卻感受不到。

  

身在竹林裡的西門摧花,因練習著新招和報仇意識舞得滿身大汗。

  

汪鳩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天漸漸亮了,霧也散去,清晨的溫和曙光,從竹林,經過窗外溜了進來,曬在怪盜臉上。

  

西門詢道:『小師父救命之恩……在下……沒齒難忘,不知小師父法號?』

  

汪鳩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夕陽西下,紅暈的天際讓竹林又添了幾份世外桃源的氣息,雖然並不是絕世美景.卻讓人有心曠神怡,加上迷霧使人忘卻一切煩惱,忘了時間的慵懶。

  

好不容易睜開眼的西門摧花,卻因眼前的美景,安穩的睡著了。

  

汪鳩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朱紅的紅漆大門.門前有百年杉木的漆紅大柱,紅柱上有紅黑精緻圖騰

  ,這裡是城裡最有錢的人家-西門府。

  

門前的一位老者.像是西門府的執事管家,引頸而盼地望著遠處。

  

汪鳩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大俠卻閃過方老頭,方老頭撲了個空一臉忍氣。

大俠拿著雞腿指著我說:『阿桑,你覓走啊喔,哈哈哈再見再見,啥麼,這列少年郎係好郎!好好!』(婆婆,你要走了喔,哈哈再見再見,什麼,這位年輕人是好人,好好)

 

大俠油膩膩的牽我的手,幹!這熱情令我噁心。

 

汪鳩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帶回一頭腦的怨念,回到方老頭書局。

方老頭劈頭就罵:『你係走去坨!歸工冇看你!』(你是跑到哪,成天沒看到你)咬著牙籤剃牙。

 

不是你叫我去查案的嗎?!

但看彩燕阿姨跪在地上默默收拾破碗飯菜,我知道方老頭又太多能細節讓他生氣,遷怒實在容易。

汪鳩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死人終究不好看太久,在輪番關心(好奇)的人群離開,我才能出房間,葬儀社怒叱那些看熱鬧的人礙手礙腳,才把青年的大體放下。

 

倒是那傷心的媽媽,不只有哭,我出門的時候也用哭腔咒罵我!

他媽:『你真行啦大碩士,我子哪會自殺!一定係彼列苔膏左嬰仔害死伊矣啦!』(你真行阿大碩士,我小孩怎麼會自殺,一定是那個骯髒女生害死他的!)

文章標籤

汪鳩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被一群人拱到蟻尾村,擁擠的紅磚平房。

橫陌的排水溝,有水泥塑成的,村子邊境則是泥土形成,參雜農田,多竹林。

晚上會聽到鬼叫從這附近傳出,我也不知道這些鄉民安什麼居心,居然傍晚,才放我在這,他們一溜煙的跑了,騎腳踏車的騎腳踏車。

文章標籤

汪鳩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算是驚嚇得跌坐在地,我抄了水,我想知道這是海還是水……

 

是水,居然是水。

 

忽然想到,這地方不知道有沒有電

汪鳩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坐火車去一趟偏鄉,目的地環境是綠意被水泥切割,潮溼又髒亂,一棟經濟爆發時期的建築,就是棟透天,磁磚卻鋪得不洋不日也沒有閩南風味,合體起來就是一種台味風格,簡單來說就像台灣的墓地。

 

受委託處理尋找遺囑的工作。

安靜的城鄉,門外就聽見分產的三兄弟吵鬧不休,從美國回來的其一兒子,電話裡頭爭著不能拔管。

 

汪鳩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