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701 (1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風又更冷了

  

不過今天望劍生和林御廚與名醫三人作的藥膳終於讓銀荷服下。

  

雖然患了離魂症不會說話的銀荷,卻從她的表情知道他相當喜歡。

汪鳩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秋,秋又更深了,日頭也越來越短。

  很快黃昏。

  一個高瘦的乞丐,來到「西門鏢局」的大門。

  

守門的人並不是個見識短淺的人,看見這麼一個充滿不可侵犯而銳利眼神的乞丐,便問了他。

汪鳩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風吹來,不太熱的太陽。

  

西門摧花的長髮被風吹動,他正意氣風發的檢查護送官銀的隊伍。

  

西門摧花心想:『總不能一直讓望先生陪著處理標局的事。』

汪鳩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陰雨綿綿,天陰陰,秋雨打在一間老舊的小客棧。

  

陰暗的客棧小二閒的坐在門口看著陰雨,客棧格外安靜。

  

客棧靠近窗戶的一角桌子散亂的菜餚,坐著兩位帶著武器的人,正在喝著酒。

汪鳩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人潮漸漸離開木樁搭成的英雄會場,有的幫派忙著拉攏表現良好的參賽者想出名的都出名了,陰陽家也忙碌的拆掉木樁有調裡的迅速拆掉。

  

指揮拆遷的玄冥子,望著小蝦米獨自托腮蹲坐在棵大樹下。

  

汪鳩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英雄會也辦了快三十天,已接近尾聲,有點雲的天空,太陽已不再如移往炙熱。

  

劍平邊走酒邊喝、望劍生一手摸著下巴一手向著許多人招手、燕霜妃牽著龍瓏愛、小蝦米蹦蹦跳跳的從觀眾席欄杆下走了出來,抬頭看有不少人撒下五彩繽紛的紙花。

  

汪鳩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望劍生跟沈智勇一同走出擂臺,跟第一天對上一樣,一樣是個大太陽,曬的兩人睜不開眼,不過距離上次已經過了二十天了。

  

裁判對著江湖人士報出名後便稱兩人只要有一方得勝便是晉級決賽。

  

望劍生、沈智勇兩人走上擂臺靠近到只有眼前那麼近。沈智勇先說了話:『你要雞對吧!』。望劍生微笑,道:『我要雞啊!字也送我一幅吧!』沈智勇微笑,回道:『呵呵,不管今天是你輸還是你贏,雞跟字,我都會送給你。但是我贏的話請你說出你的身世。』

汪鳩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今天還是很熱,太陽曬得英雄會場每位滿頭大汗,就連平時幽涼的待場走廊,也像烤爐一樣。

  

兩位陰陽家正為圓緣、方圓戴上互相牽制鐵鍊,是一條綁住方圓右手、圓緣左手長度兩呎的鐵鍊。

  

汪鳩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先前下過一場雨,使得今天的英雄會場不如之前炙熱。

  

東西邊出戰道口緩緩走出兩名身著無不細緻的華衣。

  

西邊的慕容秀,涼風中帶著嫋嫋琴音,東邊的西門摧花長髮隨著涼風飄逸。

汪鳩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平時陰暗的出戰待場走廊,今天顯的特別明亮,原因一堆和尚。

  

方矩大師,正告誡著兩位弟子:『方圓、圓緣,別院有好幾年沒和少林寺對上,雖然輸贏不是重要,以往都是別院敗下仗,這次可別讓本寺的師兄贏得輕鬆。』

  

汪鳩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今天的英雄會場人聲鼎沸,人擠人的溫度,跟日頭加在一起,感覺特別熱。

  

一位穿著奇裝異服的少年,蹦蹦跳跳的從悶熱的走道走出來,以陰陽家設計的場地是不容易這麼熱,不過人真的太多,天氣也真的太熱。

  

汪鳩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夜晚的會客樓,燈火通明,一樣熱絡,每桌都坐滿人,每一桌都吵吵鬧鬧。

  

望劍生、西門摧花及垂著頭的蒼狼坐在一桌。

  

汪鳩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夏天的太陽大,英雄會中八個擂臺中許多參賽者的預賽,看的人不是很多,因為只是預賽,比的人只要打四場贏兩場,就能進階,所以幾乎每個人都能進階,也沒有人在下這個時候的注,所以看的人不是很多,就連在比的人也會故意放水。

  

西門摧花本來想贏兩場就走,不料見一個參賽胖子氣焰囂張,覺得有這種人參賽大會格調會變低,自己也會不愉快,便下場料理他。

  

汪鳩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英雄會場,是由許多木樁搭建的,從外觀看來像似一座城寨。一座因盛事招來許多攤販的熱鬧城寨。

  

為什麼是由木樁搭成,英雄會沒有固定的場地。

  

門外有許多桌子,桌子後,都坐著接受報名的陰陽家弟子,天氣很熱,當然這些人都很忙。

汪鳩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熱燥的午後,龍蛇雜處的客棧。

  

幾桌帶著兵器的草莽。喝著辣舌的酒

  

汪鳩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皎潔靜月,樹影搖晃,磨出樹葉的沙沙聲。

  

閃過一道黑影,明亮雙眼發亮正反映著不圓明月,迅速在樹林間攀來附去。

  

兩個值夜的山賊,一個打哈欠、一個醉眼朦朧。

汪鳩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黑夜,黯淡青月,濕冷的露氣,濕冷的石地板。

  急奔,一道人影。

  

一個白髮卻怮黑皮膚的人影,懷中抱著白色物體和白髮在黑夜中格外分明。

  

汪鳩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