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國樹那邊吃麵,炒麵,肉粽,貢丸湯灑上點胡椒粉。
國樹㓎了一鼻涕甩了,抓把麵給小胖子外帶,國樹的東西好吃,扎實卻柔軟,簡單卻入味,最大的缺點大概就是不衛生吧。

無意聽見人家傳鬼婆的事。

意思是說他其中一個女兒好不容易要嫁人,鬼婆反悔嫌對方聘金太少,原因是大女兒當初聘金有送冰箱,這次卻沒有。

汪鳩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意識自己在發呆,捨不得把眼前的模糊聚焦,快打旋風的懷舊配樂悄悄重複,眼前模糊的景象,透過網格鋁門窗外,機台好像有個小朋友東摸西摸。

看來是放學了。
快打旋風跟雪人兄弟一樣,兩台按鈕都故障了,彩燕阿姨一直沒要正視這個問題,就算我會修我也沒零件修,放任他開機騙錢。

 

也對,我從資訊轟炸的地方來到這裡,這裡的娛樂跟資訊枯竭,無聊到什麼樣的娛樂也想試試,然後小朋友就被騙了投錢。

汪鳩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一個平凡的小魚村一下子熱鬧起來。

  小地方是藏不住大消息的。

  最紅的是望劍生,他收了一堆禮物,一堆巴結,當然有更多不懷好意。

  圓緣也是懷著為了族人的「不懷好意」才來接近這個有藏寶圖的人,只不過他沒想到是望劍生,他以為的望劍生是冒充的。

  望劍生正坐在小酒館裡應付著,許多搭訕的人。

汪鳩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星空,夜晚,一樣只有海浪聲。

  一間房間兩張床兩個人,兩個無聲的人。

  他們熟睡了,在窗外監視的人這麼想。

  他拿出了竹管子。

  

汪鳩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那天。

  寒冷的空氣,湖,雪。

  水無月慢慢的把劍收了鞘。

  水無月,道:『我已經決心退隱,你好自為之吧!』他察覺附近已有三個人。

  望劍生知道說這句話代表水無月不會再涉閒事。

汪鳩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亡劍生推開一扇門,暖陽黃光讓灰塵無所遁形。

  原來自己還有家,忽然有了家。

  亡劍生開始熟悉自己的家,摸摸柱子,摸摸桌子,有些灰塵。

  再深入一些居然聞到一陣尿酸味。

  一定有生物在這間屋子不然空房子怎麼會有尿酸味。

汪鳩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暖陽,春花在慕容秀的花園開著,亡劍生撐著輔助步行的架子,欣賞這美好這美好的一切。

  或許就一直當亡劍生也不錯,就當個不再殺戮的亡劍生。

  芬芳青翠的花草綠叢中,銀荷也正在靜靜坐在鞦韆,暖陽照著他的整齊秀髮。

  雖然總是充滿一種神秘的氣質,她本來因該更美麗,她越削瘦了,可能進食很少,她的兩眼無神盯著何處,她的大眼睛因該充滿光芒,卻一點生氣也沒有,一點光澤也沒有。

  

汪鳩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深色的屋瓦雪已溶,深色的黑檀木雕花,發出香味。

  黑色破衣,隨風飄的繃帶,一個身形消瘦的人奮力的杵著柺杖走。

  

  亡劍生現在覺得慕容秀的房子怎麼這麼大,繞了好久才走到門口。

  一走到門口就已經虛脫,跪了下來。

汪鳩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北風,乾冷的天氣。

  小蝦米在蘇肥的治療下,手骨已經上了固定架。

  趕星彌勒在整理行李,他顯然很高興。

  喜一半是自己的兄弟傷勢已經沒問題了,另一半是今天的晚餐就在高天閣大吃大喝。

  

汪鳩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趕星彌勒,敲著貼著過年新紅春聯的門。

「蘇神醫在嗎?」

才喊一聲,立刻就有個跟趕星彌勒差不多高壯的胖男子開門。

胖男子很不客氣的道:『搞什麼!過個年還有人找上門,煩死了,一個臭人已經夠我氣的了!』

趕星彌勒拱手,道:『閣下想必是蘇神醫吧,我們是忠義馬幫…』

汪鳩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