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紅的紅漆大門.門前有百年杉木的漆紅大柱,紅柱上有紅黑精緻圖騰

  ,這裡是城裡最有錢的人家-西門府。

  

門前的一位老者.像是西門府的執事管家,引頸而盼地望著遠處。

  

老者像是挖到了寶的,大呼:『少爺回來!少爺回來了,快準備準備,順便告知老爺。』

  

一名騎著白馬少年,從容下馬,約二十來歲,皮膚白皙,有光澤的黑髮長及腰,臉上掛著是西域來的琉璃製眼鏡,英俊又帶這一點憂鬱的英氣。

  

 

老者說道:『少爺,老爺已等候少爺多時了。』

  少年不太搭理的應了一聲,便踏入家門,沿路可見藝品、石雕,有錢人家的闊氣。少年並不多看,不知是不在眼裡,還是急忙見父.

  

不到一回兒,強健的步伐以跑遍豪華大宅。

穿過大宅子穿堂之後,少年來到父親的書房,說道:『爹爹出外收租才剛回來,怎麼馬上又得走,是不是怪孩兒貪晚?』

  

西門老爺氣意定閒的說:『我知道你勤練武功,定是會回來晚,我早已料到,無須自責……』話未說完冷不防的橫劈一扇。

  

此時那英俊少年雖低首抱拳,但卻硬生擋下。

  接著西門老爺說道:『嗯!我就知道你絕並非貪玩,練武不是練假的。』

  西門老爺微笑的瞧了一眼說:『你我是父子,怎麼處處如此客套。』說完便將他扶起。

  兩人生疏到客套到底了。

  

西門老爺,再道:『這怪爹生意太大,又不放心交給旁人,什麼事都親善親為,不常在家可疏忽了你。』

  

少年接道:『不!爹您事業繁忙,況且孩兒已不小,自己想的開,而且有爹爹的鏢局,我大可和鏢師習武,解解悶、不覺孤單。』

  

老爺再道:『只怕鏢師怕傷了你,只和你玩玩,但今日接我一扇才知所學不假。』說完便大笑一聲,以兒子為驕傲。

  

少年更是一喜,但臉上只掛著微微一笑,不敢在父親面上露出驕傲顏色。

  

西門老爺再道:『不如這次你和我一同,一來讓父子倆多談談,二來有位現成“鏢師”保鑣。』忽然老爺像是想起什麼,喜道:『我,好像沒和你一塊喝酒過。』哈哈一笑便攜手走出書房。

  

  出了氣派紅漆大門,一群下人準備出發的車隊行李。

  

除此之外,一旁有著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女人環肥燕瘦皆有,她們不是西門老爺的妻妾,也不是下人,她們是西門老爺所收的“食客”,其中有被推入火坑的、有家破人亡的。她們是西門老爺可憐帶回的,西門老爺是憐香惜玉出名的。

 

所以女客們,紛紛來相送。

  

一下人說:『少爺您要坐車、還是騎馬。』

 

那少爺趾高氣昂道:『你有看過鑣師坐轎的嗎!』

  

下人像是犯錯的忙說:『是!是!』

  

少爺白了他一眼,腳一蹬!跨上了馬,喊了一聲:『走吧!』老爺從車裡探了頭看了一眼。

  

走了幾個時辰一行人決定休息便在一片的竹林休息。

  

下人遞過茶給老爺此時說道:『天要暗了...霧又長聚不散…休息後快找一客店休息罷。』說完站起身。

 

少爺應了一聲,老爺繼續說道:『這附近有處賊寨,不知現在是不是他們出山的時候…』

  

忽然聽到有人大喊:『什麼出山,你當我們全死啦,喔!真是隻肥羊,喔不!真是稀客,原來是西門大爺啊!』

  

話還沒說完,拳頭大的石子,直飛兩丈,擊向那帶頭騎馬的。

 

西門少爺丟出石子才剛站穩。

 

那寨頭子狼狽下馬,滾了兩圈,起身氣呼呼,道:『他馬的!!他奶奶的!...』叫罵個不停,又喊:『你這兔子兒可真行,今天爺爺爽快只要點錢,沒想到你逼我要命!給我殺!』

 

幾個摟囉上前,各給兩個下人幾閃青光,兩個下人當場一命嗚呼。西門少爺回頭一視,卻也挽不回,又一道橫刀砍至眼前,鐵扇一擋,順勢向那賊子胸口一擊。

  

這一擊另一邊又一下人被殺。

  

西門少爺轉頭想奔去,心想:『萬一有賊子傷到爹爹就不好了。』

  

三個賊子攔住西門少爺,三刀砍向西門少爺的頭、左臂、右脅,自知脫不了身.便大喊:『眾人快走!』將前來的一個嘍囉腦門直擊,轉扇一開打向右邊賊子太陽穴,心上一急,,用力過極猛,右邊賊子當場昏死,但這一下破綻太大不及防守左邊橫刀,西門少爺的手臂當場掛彩,沒受過傷的公子哥,臉一白,半跪了下來,勉強站起,又倒了下去。

  

情勢以完全被賊子們控制。

  

寨頭子得意的走過來,踩著西門少爺的頭,踩髒俊秀的臉。

  

此時西門老爺喊道:『要錢嘛!要多少我給你就是了。』這一聲讓西門少爺注意到,自己的父親頸子上有多數的刀子架著。

  

這一時西門少爺也算不了多少,硬要起身,無奈、無力也無法

  

寨頭子囂張道:『本來饒你們不死,被你這兔子爺來這麼一下.....給我多少都沒用。』向倒在地上的西門少爺吐了一口痰,又重踹了他的背門。

  

  

寨頭子大喊:『本爺爺就要先殺了你們再拿錢。』西門老爺一驚,掙扎極想起身,極力抵抗只是身上多了越來越多的刀,又是賊子們的拳打腳踢,不到一會,西門老爺不支倒地。

  

在地上的西門公子雖已意識模糊,但見到此情景,是又懼又怒,不顧一切起身的亂打一通,這舉動倒是嚇到不少人,連兇顏惡目的寨頭子都退了一步。

  

西門公子的嘴角微微的流出鮮血,怒視了四周,四周賊子無一不被此氣勢鎮住,個個皆不敢上前。

  

西門少爺大喊一聲:『爹!』隨即衝向前,身形猛烈,看呆的賊子一一被打退,雖然只是胡亂拍擊,但怒氣加上逼出潛能,鐵扇使的擊擊威猛,招招致人予死,再加上四周賊子皆被氣勢驚退,賊子兵敗如山倒。

  

寨頭子回過神來,喊道:『上啊!只是個養慣了的大少爺,不想活啦。』之前的雖被打退之人多,但西門少爺只是稍微訓練的常人,跟寨賊子比起來,西門少爺總有打不完的蒼蠅,擊開的賊子隨時遞補上來。

  

西門少爺,雖有其氣勢,但還是敵不過漸漸多出的刀傷,不止的淌出鮮血,腦經中一空,暈了過去。

  

暈眩當中,卻聽到:『喂喂喂!黑頭子這肥羊是我要的.............

  

  

一個滿頭亂髮,身穿黑衣的男子不知從何時的從竹林慢慢走了出來。

  

  

寨頭子,面有難色的,道:『劍兄!住在這個竹林咱們一向井水不犯河水,何必阻止我來教訓這個驕傲的兔子兒...................

  

黑衣劍兄微笑,道:『你不是要錢,還要命嗎!教訓卻要人家的命,不如他們花大把的錢給我保住他們的命!』

  

被說中的寨頭子氣的臉漲紅,道:『他馬的!別來跟我搶給我圍起來!』

  

幾個賊子跑過來團團圍住了寨頭子。

  

黑衣劍兄狂笑彎了腰。

 

寨頭子怒道:『全都是飯桶!不是圍我!』

  

黑衣劍兄,劍一出鞘悄悄劍持身後,劍指在地。

  

一賊子砍過來,黑衣劍兄出劍擊落這賊子手刃,沒有收招,便砍向另一人額頭,還好只是用打的不然一定削下這賊子的天靈蓋。

  

賊子來的如潮水,但來的賊子不是痛到抱頭鼠竄,就是黑衣劍兄擊落兵器,沒有一人能擋住這慢慢走來的步伐。

  

寨頭子的手下驚呼不斷。

  

黑衣劍客走到寨頭子面前,微笑,道:『這一式叫「拖刀式」,慢慢走到你面前!接下來的就要在你身上打洞嘍。』

  

寨頭子暗叫大禍臨頭,道:『......好今天老子.......有那麼多手下卻拿你沒輒.....算我倒楣...

  

黑衣劍客,笑道:『喂!你們老大都跑了,難道…要留下來讓我黑吃黑啊!』

  

  竹林黑夜中的一處茅廬。

  

西門少爺像是睡了很久,眼皮勉強張開只看見模糊的一女子,像在觀看注視著自己...

  

陽光曬醒,再次醒來,睜開一眼,模模糊糊中看見一名男子挺拔的站在一旁,好像對自己的醒來,有幾分驚喜。也看見一名女子端著一盆水走了進門,但又隨即被強重的眼皮壓了下來,模糊中:『那女子是第一次睜眼看到的那一位....心頭一震,胸口翻騰,兩眼一黑又暈了過去...

  

  

翌日,空中飄邈著一陣涼爽的氣息。

  

西門少爺模糊中感到有一股暖流很柔軟的貼在胸口,慢慢的睜開眼:『是那名女子嗎?』

  

不可置信的聽到那名女子對著自己說:『真俊啊』說著就摸著西門少爺的臉龐.。胳胳地笑了,續道:『如果能和他風流幾夜,滋味不知如何....』西門耳朵隨即失去聽力,只剩模糊的視線看見那名女子因模糊變的更加美艷....

  

又不知睡了多久醒來發現那名女子竟撫摸西門少爺的胸口。

  

已回復知覺的西門公子,一驚!跌在床邊,引發很大聲響,突來的舉動也嚇了那名女子。

  

西門環顧四週。

  

黑衣劍客掛著圍裙,捧著一鍋藥氣四液,又香氣四滲的藥膳。正睜大眼睛看著,臉上帶著微笑說:『呦!這饕神圖上的藥膳百草湯還真有用,吃幾次傷勢便大好!之前吃的數十種高級補藥,還比不上饕神圖上藥膳的一頁。

  

西門公子不顧那名男子的說了什麼,隨即問道:『這裡是哪裡?』

  

黑衣男子頓了一頓,西門少爺完全聽不進自己的話而錯愕,隨即說道:『這是亦鼒城的郊外....

  

西門呆了一下隨即激動的說:『我爹呢?!』瞠目的望著那男子。

  

那男子道:『西門老爺嗎。』西門急道:『去哪了?!』

  

男子黯然道:『...令尊他...先走了。』

  

西門掄起拳頭,向那男子擊去。

那男子手捧著藥膳,雙手無暇抵擋,不慌不忙,側身閃過這一拳,身子轉了一圈藥膳卻只灑出一滴。

  

西門隨即跌坐在地,警覺此人武功不差。

  

黑衣男子表情微肅卻絲毫感覺不到發怒氣息,和先前玩世不恭的表情有如兩人。

  

那男子接著道:『我知道你傷心,但令尊之事,因為你的脾氣可是有一半的責任!』

  

西們茫然。

男子續道:『這個世上有很多人說的話,跟觀念都不同,並不是子能合自己的慣念才是對的想法。』

  

旁邊女子點頭稱是。男子續道:『賊子可能討個過路費,思考,那頭子話還沒說完,就打了過去,世上不能只以自己中心,何況那些還是當強盜的,情勢可對你不利。』

  

西門接道:『你都看到了。』男子道:『嗯,對了你在這住了這麼多天,還不知道您的大名?』

  

西門心想:『昏迷時聽到「這隻肥羊是我的」會不會是仗著其他目的,一定不能告訴他真名。』

  

西門沈了半嚮接著,說:『我叫西門摧花!』

  

汪鳩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