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陽西下,紅暈的天際讓竹林又添了幾份世外桃源的氣息,雖然並不是絕世美景.卻讓人有心曠神怡,加上迷霧使人忘卻一切煩惱,忘了時間的慵懶。

  

好不容易睜開眼的西門摧花,卻因眼前的美景,安穩的睡著了。

  

隔了幾個時辰,夜已深,月高掛。

  

在夢中出現孤獨高傲的自己.已變成落魄悽慘的乞丐,趴在地上環視四周。

  

四周皆是不知名的黑影,正嘲笑自己,忽然出現一位看不清臉的老者,但他確信那就是自己的親爹。黑影散去,又變回昔日的英俊風采,正走在京城的路上。

一些平民百姓,正鞠躬哈腰著,和身旁走著的人。

正是竹林草屋的主人,一路和自己談笑風生。

  

又一閃!

  

發現自己身處黑暗,看著兩個背影,正離自己遠去。

  

向右邊走的,一看就知道是自己的親爹,西門怎麼叫、喊都無反應,又回頭看另外一邊的背影感覺像認識已久的摯友,卻不知道他是誰,想追時,卻又已消失不見。

  

西門從熟睡中勉強的睜開眼,還是睡眼矇矓,但也睡意全消。

  

忽覺肚子傳來一聲,叫著已餓的訊息,心想:『自己從喝了藥膳便一直昏睡無再進食』起身欲尋可以填飽肚子的東西,就算是饅頭也好。

  

這對平日已吃慣大魚大肉、山珍海味的西門少爺來說,是個難得的經驗,平時從未餓過,過著茶來伸手飯來張口的舒適日子。

  

就走在竹茅的廊上,傳來沙沙!啪啪沙,像是攀爬聲響。

  

雖聲響極細,但寧靜的夜更靜,聲音分外清楚。

  

聽到此聲,西門立刻躲進離自己最近的房間,躲進的頭同時!

  

啪瘩!

  

屋簷上的葉子飄落了兩片下來。

  

西門驚覺屋頂上有人,隨即聽到:『嘿嘿嘿~有錢的的老爺子在這出事,那傢伙,怎可能不藏一些.!』

  

剎那破簷而下,除了「涮」~一聲沒發出其他聲響,也凸顯此人輕功了得。

  

在著地時忽道:『多少也分我一些嘛.!』

  

同時雙眼注視著西門摧花,如是獵鷹注視著獵物,同時眼神顯出好玩眼神。

  

西門心理明白心想:『他早就知道我在這了。』

  

  

忽然!怪盜起了個手勢,蹲了個弓步,左手在後,右手在前,說道:『給你數到十,快跑吧!』說完嘿嘿嘿的笑了。

  

西門聽聞,驚的不知所措,腦筋只有一片空白,一轉身跌了個踉蹌,狼狽的逃,此時安慰自己的,不服輸的心想:『若不是我身受重傷,我一定跟他打?!』

  

煞那間,怪盜已數到八!

  

西門氣喘呼呼的往後一看!

  

以為逃離怪盜威脅,那知怪盜正攀在竹子上,一根換著一根向前盪,抓得竹子嘎嘎作響。

  

怪盜一根換著一根迅速追向西門摧花,臉上露出自信的笑容。

  

西門跑得地上葉子都揚了起來,更讓西門摧花跑的更加吃力,越跑越慢,手按心窩,呼呼氣喘,跌坐下來,這一跌使竹葉飛揚,以為已逃離怪盜的威脅,心中不由的又喜又憂。

  

喜的是那蟑螂怪盜沒追上來,憂的是如果.........

  

才剛想到卻已經發生了最不期望的“如果”。

  

那怪盜順這兩條竹竿輕飄飄的溜了下來,著地剎那,風壓順著身形吹了下來。

  

把西門臉上枯葉吹落,這才發現自己心愛的西域琉璃鏡,還放在竹屋裡,抬頭一看。

  

青冷冷的月光照那怪盜臉上,赫然發現親爹送的珍貴琉璃正掛在那怪盜頰上。

  

西門這才想起自己視線因沒了鏡片而更加模糊,但仍可發現怪盜長的兩眼銅鈴班的大眼,除了厚厚的下唇,卻有分斯文氣息。

  

怪盜笑了一下,指了琉璃說道:『這是你的嗎!』說完嘿嘿嘿的笑了起來。

  

這一笑使的西門感到大禍臨頭,這一緊張,舊傷加上心力交瘁,喉頭一甜,骨璐一聲,吐血濺了那怪盜臉上,那怪盜用手格擋也沒用,幾滴黑血流入怪盜半開的口中。

  

黑血灑了怪盜一臉,怪盜慌張的道:『呸呸呸~真是沒衛生,跟你玩玩,東西我到手就走。』怪盜轉身順勢用袖子把黑血擦掉。

  

只是怪盜發覺黑血就像油一樣,越擦越多、越擦越臭,怪盜露出了噁心的面容,轉頭望向西門摧花,道:『你嘴裡是放了什麼東西啊?』

  

  

忽然一聲清亮吆喝,劃破了寂靜的竹林,點醒了寧靜的夜晚。

  

一條人影,縱身一跳,急出雙掌,啪!噹!擊向怪盜背心,怪盜被這突如期來雙掌擊中,連上程輕功也來不及施展。

  

怪盜瞠目使眼睛看起來格外的大,怪盜踉蹌的向前走了幾步,回首瞪著。

  

這麼一下,此時西門摧花,才看清。

  

原來救他的是一位出家人,一位頭戴斗笠,身穿素衣的沙彌,年紀約十七ˋ八歲的沙禰

  

怪盜珊珊道:『小和尚.....幹什麼』

  

沙禰很和善,口吃道:『這這…位施主別別別人的東西就就就還給人家吧。』

  

怪盜:『喂!禿驢~你不知道,爺爺我是誰嗎!』

  

沙禰忍不住口吃道:『敢敢問...施施主名號。』

  

怪盜很神氣的說:『御賜名號˙盜帥!張蒼狼....』說到這。

  

西門摧花和沙禰只覺,這人口氣好大!

  

西門摧花更有感受,心想:『看你的行為怪異,應該叫蟑螂吧...還御賜勒...』想到這又咳了兩聲!

  

此時蒼狼才發覺:『我還在這跟他們耗~饕神圖跟西門老爺的錢比較重要。』運起內力!縱身一躍,隨即道:『我是御賜盜帥拿到的東西怎麼~可能還你,哈哈哈哈』自信的笑了。

  

在空中才發覺心口鬱悶,接著從竹子上摔了下來,指著西門摧花。

  

怪盜蒼狼怒視著西門,氣喘呼呼的道:『你好樣的啊~用毒術暗算我!早知~就連你命也拿走。』

  

西門即辯:『毒術?!我並不會什麼毒術啊~?』怪盜蒼狼怒道:『別裝蒜!』兩人在竹林爭辯起來。

  

小沙禰見兩個人皆有傷在身,慈悲心大增,道:『阿…阿彌陀佛,兩位位施主別爭了。先想辦法療傷在在說吧!』

  

此時兩位這才靜下來,均想:『也對!』怪盜抱著胸口起身,說:『算了我自己去找大夫~你這禿驢也不會有什麼辦法的!今天算我倒楣只拿到這西域琉璃,饕神地圖擇日再拿!』

  

西門驚想:『如果被他拿走親爹贈的禮。可就拿不回來了,但就算這蟑螂怪盜身中劇毒,我也絕計無法打贏。』本來還自負想這怪盜打不過自己,但看其身手知道絕非自己能對付。在心中暗自盤算:『既然打不過他,跟他鬥智吧!況且小和尚會幫我的。』咳了兩聲道:『蒼狼兄你中的毒,我知道是什麼。』

  

怪盜不屑道:『哼!毒不就是你下的嗎!』西門回道:『我若是要下毒,為何要逃呢!你也不用給我十秒...咳咳。』蒼狼望著月亮思索,.即道:『對齁~要下我毒你也不必逃...!』

  

西門又道:『是這樣的,望劍生…知道你今晚...咳咳…要來到訪.餵了我吃一堆污穢之地的蟑螂...熬成湯強逼我服下......。』

怪盜駭然驚呼:『什...什麼!!!』蒼狼哪裡知道望劍生餵的湯是不是真的如此,只知道是污穢之處的害蟲。

  

西門續道:『料想我必定會逃,等到氣血會翻騰時忍不住會吐在你臉上,好讓你知難而退,不過鏡片你拿走就算了.不過...如果此毒不解,將會...』怪盜越聽越怕,急道:『將會如何?快說!』

  

西門續道:『會腐蝕你的內力,越拖越難治。』怪盜駭然道:『算算了琉璃還你!快告訴我解決之道...』怪盜遞了鏡片過去。

  

此時沙禰說了讓兩人注意到了的話:『望劍兄!?他們也也也...再說一個叫做望劍生的人耶~那不是跟你同名嗎!?』沙禰的單純配著這句話表露無遺...

  

  

  

兩人因爭辯不休,並無發覺望劍生已站在小和尚身後。

  

身邊依偎著竹屋裡的姑娘。

  

此時望劍生朗聲道:『沒錯!!一切就照著我所計畫實現了。』此話一出西門驚覺,以為望劍生會忙著撇清,哪知望劍生竟幫他圓謊。

  

望劍生續道:『小偷,你三番兩次來騷擾,想奪我饕神圖,算準西門老爺在我竹屋過往,必留下不少錢財,我抓你身性好玩,喜歡戲弄弱小,才出此策,沒想到一切比我想像中來的順利!』.

  

此時西門心想:『他怎麼把所有過錯往自己身上攬?』

  

不知情的蒼狼臉色已發青,肥厚的嘴唇已發白,道:『望劍生!你城府好深呀~!』望劍生笑道:『還有,你的特徵是嘴巴只半合。』說完乾笑了幾聲

  

蒼狼又憤又慚,氣虛微道:『想不到~你能觀察到我不知道的缺點,這會是栽在你手上….致命…....。』蒼狼視線已模糊。

  

忽然!在小和尚和西門把心思注意在怪盜上,兩人眼中霎時多了望劍生一個人。

  

望劍生迅速飛身向怪盜身上點了兩處穴道。兩人均不知望劍生此舉為何,雙手把怪盜抱起,扛在肩上。

  

望劍生像是知道兩人的心意,回頭道自信的說:『把他弄昏,然後治好他。』兩人均不知原因。

  

當然望劍生有他的用意。

  

漸漸的天已快亮了。

汪鳩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