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午,是一天中最熱的一刻,但風吹沙沙,竹林裡卻感受不到。

  

身在竹林裡的西門摧花,因練習著新招和報仇意識舞得滿身大汗。

  

心中盤算:『爹的後事不知如何了?』

  

長年習武的步伐,看不出不久前才受過內傷,快步的奔回竹屋。

  

回到竹屋,是英俊,又帶有憂鬱氣息的面容。

  望劍生看著,微笑道:『你...還想報仇嗎!』。

  這句話不用問,這句話是肯定的!

  西門沒有說話,他知道望劍生知道了答案。

  望劍生再問一次只為了確定,微笑說:『要不要跟我們比劃一下!』

  

西門默然道:『來吧!』眼神是銳利的。

  

望劍生轉頭望向圓緣、蒼狼,道:『誰先來呢?』

  

圓緣站起來了,他知道蒼狼還沒復原,靦腆的面容,不好意思的說:『我我我..們們去外面打。』

  

望劍生以前就覺得,但還是忍不住心想:『這小和尚真夠老實。』

  

望劍生微笑向著兩位問:『有喜好的武器嗎?』。

  西門泰然道:『我的鐵扇呢?!』

  圓緣續道:『我我我忘了帶帶棍子來了。』

  望劍生本來還想讓他們看看自己的收藏兵器,卻一個用自己的鐵扇,一個用平實棍。

  但仍微笑的遞給他們。

  

穿著粉紅東洋衣賞的女子仍挽著望劍生,眼睛卻凝視著西門摧花,含情脈脈的看著。

  

西門心底嘀咕:『這女子....』回想著昏迷時她所說的話。

  

回過神和圓緣來四目交接。

  

西門摧花「徹」一聲喊出來,心道:『馬上試試天聖穴法!』兩指點向圓緣心門!

  

圓緣當然看的出,迴身一閃,西門摧花一點落空,橫棍劈中西門摧花的背門。

  

圓緣驚呼忙道:『啊!!抱抱歉....我我我不不是故意的。』「噹噹」棍子掉在地上。  西門臉不紅氣不喘回過身道:『沒關係,再來吧!』西門當然很痛。

  

縱身一躍西門心裡想一定要中。鐵扇揮的凌厲。

  

圓緣卻心生贖罪,用頭格擋,正中戒疤,跌坐在地上摸著頭說:『啊...好好痛啊.~』

  

西門摧花錯愕,想道:『虛招怎麼實中了,這沙禰老實到不能老實了。』

  

望劍生看這樣也不是辦法,朗聲道:『圓緣啊~~如此讓招怎麼看得出西門公子需改進的缺點,你使出佛門基本棍法應戰,就算讓了西門兄弟。』

  

對自己武功有自信的西門對這句話並不滿意。

  

這次換圓緣道:『嗯...再再來來。』齊眉棍打地,順著反作用力,身勢飛踢,西門彎身閃過,心想:『有破綻!』一抓圓緣所踢一腳,圓緣一棍打向西門天靈,雖武功底子不如圓緣,但還是西門摧花反應較快,點中圓緣右脅,身勢一帶鐵扇再點擊左肩,圓緣就像時間凝固一般。

  

望劍生心裡道:『嗯?這是什麼指法....雖說西門武功不及圓緣,但反應還是在其之上,真是練武之才呀!』西門再擊向圓緣喉頭要害,不料無法動彈的圓緣,一棍刺中西門摧花下巴,鐵扇馬上收,擋住,「噹」一聲!西門雖站不穩,但還有另一支手點向持棍的雙手臂,圓緣又不動了。

  

  

  

  不動的圓緣,西門摧花繞過圓緣身後,反扇擊向後腦,不料!齊眉棍通過身後放,西門反應雖快,但突如其來的馬後""槌向西門的腹部,加上西門攻的也快。

  

西門摧花登時擊飛兩呎。

  

著地磨葉沙沙兩聲,跌坐在地的西門摧花,心想:『畢竟我修為也不夠,點的穴還不夠力。把全部的攻勢換為點穴試試。』

  

圓緣靦腆的吐吐舌頭。

  西門眼睛看著圓緣。一步蹬出,「沙」一響!

  圓緣卻還在靦腆,回過神時,心門已被點住。

  望劍生抱著頭,苦笑道:『圓緣啊~』

  接下來圓緣左脅、右掖,用內力衝破穴道之前,西門摧花相繼點中。

  

就在西門以認定圓緣絕對不會動彈時,橫扇一劈。

  

西門還是高估了自己!左脅威力點的較輕,圓緣提棍,把衝破穴道的威力附在提棍格擋,鐵扇與棍互擊,「噹」一響。

  

鐵扇和齊眉棍一交集,西門虎口竟被此內力振的發麻,心想:『棘手了…連三著也沒用,看來要打贏,這個戰術也沒用……..如果內力衝破之前在點上一著....反正圓緣老實的個性不會對我太狠.....

  

  

竹林、蟬鳴、汗水.

  

狡詐的反應贏了“老實”,圓緣輸了讓招輸了是應該,卻打的很辛苦,辛苦是因為圓緣一生中還沒被點那麼多次的穴道,贏的人也贏的辛苦,只學一招就打少林和尚,是天聖指法利害還是西門摧花學的快,變的快。

  

望劍生開了口,道:『西門兄弟,你發現了嗎!』

  

西門氣喘呼呼的點了頭。續道:『你沒學過任何心法,點的穴封勁不久,即使經年的習武也一定沒有人指導過你。』

  

西門心想:『鏢局裡的標師大概也利害不到哪去,以前總認為自己的鏢局利害。』想到此才發覺以後少爺脾氣要收斂點。

  

望劍生轉頭望向圓緣和尚,一種看似奸笑還是微笑的笑,道:『小師父~你就教教西門兄弟』

  

圓緣驚呼,道:『那那那怎怎麼行,我我我我我我佛佛門門心法只有少林弟子才能學學耶!你你要要西門施施主剃度啊?』

  

望劍生仍然微笑,道:『西門施主不用剃度,你只要指導西門兄弟如何呼吸,,這應該不算是佛門心法。』老實的圓緣啞然.

  

  夏日的白晝比較長的,但還是知道黃昏將至,天還是白的,但一天將降下夜幕。

  竹林裡的竹屋,炊煙直上,望劍生又在做飯了.

  蒼狼是醒著的,只是還躺在窗邊,雖然已好了一大半,但還是懶懶躺著,望著窗外看著一天將過。

  圓緣和西門摧花正端坐在一旁,圓緣結結巴巴的說如何提氣運氣。

  

西門聽圓緣的口吃傳述很吃力生怕遺漏了哪一環,走火入魔西門是聽過的。

  

  蟲鳴,明月已經是月圓了。

  

西門摧花獨自一個人站在池塘邊,想著圓緣教他的入門心法:.....想著圓緣所授的吐納之法,不知不覺中漸漸聯想到,圓緣在狼吞虎嚥時不小心吃到給蒼狼進補的蕈食,口吃得還直唸阿禰陀佛的好笑模樣。

  

運氣中不禁岔了氣,笑了出來。

  

忽然,笑彎了腰的西門發現池塘出現一名女子,是粉紅色的倒影,就是唯一那名女子。

  

女子悄悄的走到自己身邊來,西門起身看了她一眼,並沒有因她的白淨、美貌,而多看一眼,到是想起昏迷的那時候到底是不是她,還只是一場春夢。

  

夜裡~粉紅和服的女子先說了話:『你...這樣修習內功不行呦!』

  

西門回了一聲,眼睛還是沒看著她,女子並不在意西門眼睛不注視著她,反到像明水般的大眼睛凝視著西門摧花,道:『岔了氣...萬一有內傷就不好治了』

  

西門終於開口,睜大眼,道:『一個姑娘家也知道些麼?』西門看不出這樣嬌滴的女子也會知道。

  

粉紅衣的女子道:『不懂,但只是知道這不只是一般的心法運行。』

  

西門疑惑問道:『嗯!那~這會是什麼。』

  

女子嘟著嘴,斜眼看著其他地方,樣子甚是可愛,沒有回話。

  西門愣了一下,道:『姑娘不想說便罷!』

  女子圓滾滾的明眸看著西門,道:『不是不想說,是不能說!』

  西門回道:『為何不能說?』

  

女子的眉頭皺了起來,道:『嗯.....我忍不住了,我只能說有人叫我不能說的。』    

 

西門見她不斷的賣關子,一句話也不說,心想:『引起我注意還故意不說,算了!練功吧。』忽然,女子撞了過來,拉著西門摧花的手,道:『嗯~你不想知道嗎?』        

 

  西門心想:『這也不是辦法。』回道:『姑娘如果沒什麼事的話,就請妳不要打擾我練功。』

  

女子眼中泛了一點淚光,道:『好嘛好嘛!人家不打擾你練功就是了,但其碼我提醒你不要岔了氣,怎麼沒有一句感謝呀!』

  

西門回了頭,冷冷道:『謝謝姑娘的提醒。』

  

女子不滿意的說:『嗚~只有謝謝,最少也問....』女子話還沒說完,西門像知道他要問什麼似的,問道:『請問姑娘芳名?』

西門摧花的身家讓他太常遇到這種女子,只是想擺脫她的糾纏。

  

女子滿臉堆滿了笑意,心想這還差不多,道:『我叫壬月!』西門背對著苦笑。     女子像是走遠。又忽然!女子又叫住西門。西門心想:又有事了麼。女子俏皮的說:『西門公子早點睡呦!』

  

  

凌晨,竹林的薄霧,天是紫色的,銀月高掛。

  

西門摧花起的很早,望劍生在昨晚帶著圓緣和尚回少林別館,還沒回來。

  

西門摧花腿上綁著鉛塊,蒼狼叫他綁的,是練輕功的速成方法,雖然以前在鏢局就綁過。但沒有綁那麼久綁那麼重,以後都必須綁著。

  

西門摧花吸了一口氣,是清芳的,跑了起來,就在竹林,葉子沙沙聲響。

  

奔了一下子,就在竹屋的走廊坐下,正調己內息,也不知道運行了多久覺。

  

忽然!!

 

踩著落葉的沙沙腳步聲傳入西門摧花耳裡,西門慢慢的睜開眼,看見一個皮膚怮黑好像沒洗過澡.並不會太高的瘦漢子,帶著劍,眼神很輕恌。

  

西門想著:『這人真沒禮貌.也不叫聲。』西門忘了關門。

  

瘦黑漢子忽然道:『你這樣調息,怎麼對呢?』瘦黑漢子只是看輕西門的練功,只是自大,西門卻質疑了。

  

西門忽然質疑了一下,心道:『為何要叫圓緣授我心法呢?』也質疑望劍生為何不親自指點。

  

瘦黑漢子高傲的抱了拳,道:『在下仰天劍陳猛!』眼神還是輕挑。

  

西門示意了點了頭,雖然不願,但對方已示了意。

  

陳猛眼睛高傲的瞟了一下,續道:『問你!異灶在嗎?』

  

西門對了一眼,回應:『異灶?這裡沒這個人請回吧!』西門當他來錯了地方。

  

陳猛用一種「我懂得比你多」的表情,自信的道:『看來你不知道,也沒有幾個人知道,「異灶」就是「望劍生」最近才在江湖竄出,出身還是謎的人。』

  

西門心道:『難怪之前沒聽過他。』

  

陳猛續道:『「異灶」是武林上人們給他的稱號只因為他燒了番邦異國的好菜,做的菜都是在中原不曾看過的的奇異料理,而且最近還跑去學中原菜,所以有人給了他「異灶」的封號。』

  

陳猛看著自己的劍續道:『直到他一個人救了西門府還大破黑寨,才在武林上漸漸傳開他不只會燒奇怪的菜,還會一手邪門劍術。』

  

西門才恍然大悟問道:『那....閣下找他有事嗎?』

  

陳猛高傲的朗聲道:『我!來找他試劍的,試試他的劍術奇特只是個幌子。』

  

陳猛嘴角仰了起來,心想:『我...馬上就要讓世人知道望劍生的劍術只不過是欺世盜名!』看來又是個急於成名的人

  

  

  天有點陰,天還沒亮,人還在等。

  西門摧花心裡想著這個人怎麼還不走。

  陳猛一句話都沒說,望著遠方。

  濕氣很重,陳猛用力吸了一口氣,像是不耐煩。

  

西門摧花看了陳猛一眼,希望他吸了這一口氣就快走。

  

真被西門料中。陳猛怒眼嘆氣,一轉身就要走,西門心道:『好極。』

  

西門眼中看見遠遠的一個人影,陳猛當然也看見了。

  

望劍生當然也看見他們兩個,望劍生發覺竹屋多了一個人,躍前幾丈,三、四、五步就在竹屋前,道:『喔~這麼早就有客人,是來吃早點的嗎?』

  

陳猛二話不說,瞪大了眼,「鏘啷」一聲,拔劍出鞘,先砍了過去。

  

望劍生被這「客人」突如奇來的"歡迎"嚇了一跳,一側身,沒砍中!臉上慌慌張張的表情,道:『有何貴幹嗎?』

  

陳猛使了個劍訣,道:『沒事!』又砍了過去!

  

望劍生一低頭又閃過,劍從頭頂撩過,抬起頭來又道:『客人和我有深仇大恨嗎?』

  

陳猛大喊:『沒有!』直刺望劍生的喉頭。

  

這次望劍生沒有閃開,雙手掌夾住了劍尖,很從容,從容得就像不久前的慌張是裝出來的,道:『那閣下就是來挑戰的喔!』

  

陳猛很用力得想拔出劍,道:『沒錯,』

  

『我只是個廚師啊』望劍生說著。

  

陳猛還是用力拔劍,只是,劍就像生了根,道:『別裝蒜!』。

  

西門心想:『這傢伙真投機。』

  

忽聽一嬌吟:『接著!』,壬月用力喊著,聲音還是一樣甜美。

  

望劍生一鬆手陳猛的劍,向後一躍,接住了劍。

  

陳猛也向後一躍,卻是從望劍生把劍拔出來的反作用力。

  

望劍生接過劍,一甩劍,劍尖指地,道:『西門兄弟如果想學幾招,就記下來吧。』

  

西門摧花有所體誤,自己的理論不一定是對,心想:『以前或許我也和陳猛這傢伙一樣。』

  

陳猛見望劍生不是省油的燈,登時痛下殺手,大喊:『仰天劍!』劍由下而上用力撩了起來。

  

望劍生旋過劍,「噹!」一聲,擋下來,道:『喔!想要我絕孫啦!』接著大喊:『接我這招「空手斬」!』

  

望劍生人突然從陳猛眼前消失,消失的一剎那,陳猛後腦的天柱穴「啪」一響的就被砍中,陳猛沒有死,但也嚇了個半死,如果望劍生砍的是劍就會死。

  

陳猛破口大罵:『打不過我就搞偷襲!』

  

西門看的分明,望劍生在擋住陳猛險招後,迴旋過陳猛背後,手刀一擊。

  

望劍生得意一笑,道:『再來是「提槍式」!』同時陳猛也轉過身,使出快劍。

  

但「提槍式」有如快槍急刺,雨點般似的攻向陳猛。陳猛的快劍哪裡跟的上,擊出幾點火花後,陳猛踉蹌退了一步,望劍生見機不可失,手腕迴轉,直刺一劍,刺向陳猛咽喉。

  

陳猛想擋也擋不住,瞪大眼睛,就想來個同歸於盡。但望劍生卻只是作勢,不再向前,陳猛滑稽的閉著眼胡亂的空揮劍,睜開眼後,又驚又怒的冒著冷汗,道:『我我我...會再回來的。』轉頭一溜煙的跑了

汪鳩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