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天的太陽大,英雄會中八個擂臺中許多參賽者的預賽,看的人不是很多,因為只是預賽,比的人只要打四場贏兩場,就能進階,所以幾乎每個人都能進階,也沒有人在下這個時候的注,所以看的人不是很多,就連在比的人也會故意放水。

  

西門摧花本來想贏兩場就走,不料見一個參賽胖子氣焰囂張,覺得有這種人參賽大會格調會變低,自己也會不愉快,便下場料理他。

  

才點他幾個穴就推他下台,很快的就在會客茶樓觀望著他認識的人比賽情形。

  

先見望劍生贏了兩場後還在打....

  

  

陰陽家弟子:『望劍生你已贏兩場,確定晉級,還要打嗎?』

  

望劍生嘴角上揚,道:『要!讓更多人繼續參加比賽會比較好玩!』

  

陰陽家弟子看著望劍生,道:『好。』接著大喊:『下一位~』

  

可是就這麼不偏不倚,下一位竟是不喜歡望劍生的陳猛!

  

陳猛瞪大眼睛瞪著望劍生,自傲的慢慢走上台,心想:『哼!我叫你今天一定輸我。』陳猛已贏了一場。

  

望劍生被陳猛這麼一瞪,露出「完蛋了」的表情。

  

接著陰陽家弟子大喊:『逼下擂台者輸~開始!』

  

陳猛瞪著他,劍舉高過頭。

  

望劍生不起劍式,卻問陳猛:『你的家鄉在哪?』

  

陳猛斥道:『囉唆!打不打!』冷不防先刺了望劍生一劍。

  

望劍生一側身,輕鬆的閃過去,劍卻還未拔出。

  

陳猛見望劍生還未拔劍,機不可失,心想絕不能讓他拔劍,猛刺了他幾劍。

  

望劍生仍然不拔劍,陳猛逼退了他幾步。

  

陰陽家弟子忽然,道:『望劍生快點拔劍,否則我當你棄權。』

  

陳猛,道:『望劍生,不行棄權,我要在眾人面前贏你!』說完用力的使出自創絕技“卬天劍”,從下撩了上來。

  

其實陰陽家弟子棄權意思是放棄這場比賽。

  

望劍生用劍鞘擋住這猛烈又陰險一劍,道:『陰陽家的兄弟他從那裡來的!說了我就拔劍!』

  

陳猛絕計不會讓望劍生拔劍,又連續使出攻擊下陰的招式。

  

陰陽家弟子替望劍生緊張,屆時正式比賽時也會報名從那裡來,師承何處等等,隨即道:『陳猛先生從四川來的!』

  

望劍生迅速拔劍,道:『謝謝!』

  

陳猛暗叫:『不好!』攻勢越趨猛烈,所有防守都不再顧忌,把他逼下擂臺就好。

  

望劍生劍是拔出來了,卻沒跟陳猛兵刃相向,一直退到擂臺邊,把劍丟了出去。

  

劃傷了陳猛的臉頰,望劍生接著大喊:『看我的空手斬!』

  

陳猛曾傷在這招下,心想:『不會再有第二次了!』一委身準備閃過望劍生的空手斬。

  

不料望劍生卻在迴身至陳猛身後,一個踉蹌跌下了擂臺。

  

望劍生跌坐在地上,哀道:『啊呀!輸了!』

  

陳猛在抬頭後才知道,自己贏了,心想:『哼!也不評估身在險處,哈哈掉下台去,是你活該!』

  

陰陽家弟子,喊道:『勝者四川陳猛!』

  

在會客茶樓上觀望的西門摧花不可思議的表情,心中懷疑:『難道陳猛武藝進步的那麼快?不!不可能!或許是望劍生又有什麼鬼點子?』

  

  

陳猛已經贏了兩場,向陰陽家弟子報名晉級,高興離去。

  

陰陽家弟子懷著(望劍生)這個人在搞什麼的心情,向望劍生問:『你還有一場...你還要輸嗎?』

  

望劍生拍拍屁股,微笑道:『下一場是誰!?』

  

陰陽家弟子指了另一邊擂臺,道:『你看到那一邊的丐幫弟子嗎!』

  

望劍生對著陰陽家弟子,微笑道:『有!嗯!丐幫的啊!』

  

陰陽家弟子道:『他跟你正好相反,你是已晉級卻故意輸,他是確定晉級卻每場都贏,你還要打嗎?』

  

望劍生,道:『要!要打!』

  

陰陽家弟子道:『那你小心一點,去五番擂臺吧!』

  

望劍生走過去,回頭向著那位陰陽家弟子搖了搖手

  

  

  

  未時。

  熱燥的時刻,陰陽家弟子,喊道:『東邊,望劍生。

西邊,沈智勇!不限時間!下台者敗。開始!』

  

大太陽照著望劍生的粗髮閃著白光,也照得他瞇著眼,向著沈智勇鞠了躬。

  

大太陽也曬著沈智勇三分髮光頭也閃著光,恭恭敬敬向望劍生點了頭。

  

接著的瞬間沈智勇的眼神瀉出殺氣,先刺了一劍過去。

  

這一刺就讓望劍生直覺此人絕非好對付。

  

望劍生彎身豎劍,邊閃邊格,擋下這一刺,擊的望劍生手都麻了。只意識到手還在麻,沈智勇又向望劍生下盤劃了兩劍,發麻虎口的望劍生持劍又擋住,只是虎口發麻失力,竟讓望劍生把劍甩掉了出去,沈智勇來了又一劃望劍生已來不及撿起地上的劍,情勢危急,望劍生急中生智拿了劍鞘去擋。

  

可是才剛擋住,沈智勇卻一劃一刺的連續使了四次,望劍生馬步一穩,用劍鞘擋開一劍後又連續空手夾了三劍。

  

本來望劍生只要使一次〝空手奪白刃〞的功夫就能使攻勢化解,沒想到沈智勇竟硬生生抽了出來,還好比賽用劍,皆未開鋒。

  

不過才剛化險為夷,沈智勇卻又向下劃了兩劍過來,望劍生向後一倒,手撐著地後倒立,打挺的跳了起來,沈智勇接著又一劍向著空中的望劍生刺來,不過卻沒刺中,就在這個破綻,望劍生撿起了劍,施展身法,整個人連同劍射了過去。

  

沈智勇持劍連擋兩次,是為了削弱這一劍的威力,空手再向上一托!

  

擊向望劍生持劍手腕。望劍生的攻勢完全變了方向,還好卻沒失去平衡,有些不穩的站住了。

  

才剛站好,沈智勇又橫劈一劍,望劍生身子向後一仰削下些他的粗髮,沈智勇接著劍又往下帶,橫劈變成直砍,望劍生退了幾步,沈智勇又欺身向著望劍生下盤橫劃一劍,這時望劍生腳正抬起來,橫著打中望劍生腳底,望劍生心想:『還好劍未開鋒,不然腳底就連著鞋子就開口笑了。』

  

望劍生完全沒有喘息的機會。

  

不,有還是有喘息還擊的機會只不過,喘息機會就在望劍生想『好在鞋子沒開口笑』瞬間。

  

這個念頭一閃過。

  

沈智勇又橫劈了兩劍,望劍生連續兩個急閃轉身,閃過了這兩劍,沈智勇一躍而上,垂直砍下,望劍生看見,卻未向沈擋去。沈智勇又變換砍的方向,就快砍中望劍生時,斜砍又變成直刺,向下刺了下來。望劍生這時才用自己的劍鞘,硬是把沈智勇的劍收回自己的鞘。

  

劍還比鞘較長,鞘還不夠收。

  

沈智勇站穩了後,把劍抽出來,收回自己的鞘,微笑瞧向望劍生,眼神透露出:『望劍生!你不賴嘛!』望劍生滿身大汗也微笑的對他豎起大姆指。

  

沈智勇轉身緩緩走向擂臺邊,自己跳下擂臺。

  

  

單人預賽的另一邊,是團體組的擂臺,團體組比試擂臺比起個人賽更多元,有必須綁上鐵鍊的,有梅花樁、有獨木橋,圓緣和大師兄方圓是屬於梅花樁的。

  

團體組的預賽只比一場,評分只要超過一定的標準就能通過。

  

在梅花樁上的兩位師兄弟手持齊眉棍,已經在等和他們對上的人。

  

來的是大鬧會客茶樓的捲髮女子,燕霜妃和著大眼睛可愛稚氣的姑娘搭檔。

  方圓對她們姍姍來遲有點憤怒向圓緣使了眼色。

  圓緣一時未會過意,發怔半恦,才嚴肅,道:『妳...妳你們們來遲了!』是方圓叫他要兇一點的,不是圓緣的本意。

  

燕霜妃拔出雙刀,並不把兩人看在眼裡,不屑,道:『不!就算我們來遲結果還是不變,....

  

稚氣姑娘,拔出雙劍,心想:『人家是女孩子家嘛!』

  燕霜妃:『你們輸定了!』

  方圓瞪大滑稽大眼,道:『兩位女施主來吧!』兩三下就踏上前幾步樁。

  

燕霜妃,轉握雙刀,高舉過頭,冷笑一聲!施展身法欺向方圓用雙刀一刺。

  

畢竟齊眉棍還是比較長,一個橫劈還是化解了燕霜妃的攻勢,誰知這一橫劈竟失去平衡。

  

看的人心想:『少林弟子怎會犯這種簡單的錯誤。』

  

原來是稚氣姑娘施展輕功,穿梭在樁間,把方圓站的樁砍斷!

  

圓緣見狀,丟出齊眉棍,卡住樁以樁間,讓鬍子方圓有立足點,彈了起來。

  

稚氣姑娘從樁間躍上,欲用雙劍砍斷圓緣的齊眉棍,未料圓緣早一步抓住齊眉棍,齊眉棍沒斷,稚氣姑娘卻被震的虎口發麻。稚氣姑娘不甘示弱,出腿欲踢,也順勢將自己踢回樁上,不料圓緣慈悲心發作,也出腿欲將姑娘踢回樁上,兩條腿就這麼腳底對腳底踢中。

  

稚氣姑娘是回到樁上了可是踢中的腿有點發軟。

  

圓緣拉著齊眉棍就像跳體操般似,轉了一圈,四平八穩地回到樁上。

  

稚氣姑娘摸著腿,嬌嗔直呼,道:『小光頭你弄痛我了啦。』

  

圓緣不好意思的低著頭,道:『真真對對不不不住女施主!』

  

燕霜妃正和方圓打得火熱,見了自己的女伴受了傷,雙刀架開方圓的齊眉棍,越過幾條樁,用力踹向低著頭圓緣的頭,怒道:『你他馬的對對對!對個頭!』

  

圓緣的戒疤多了鞋印,觀眾都知道這女子穿幾號鞋。

  

圓緣被踹得差點掉下樁,方圓躍了過去,拉住圓緣手,道:『師弟!現在不是有慈悲心的時候!』

  

四個人都站定,方圓大喊:『師弟擺陣!』

  

燕霜妃,急道:『愛!散開!』

  

圓緣、方圓擺好陣勢,不動如山。兩女子開始施展詭譎身法,忽前忽後,時而相交,卻沒攻向圓緣兩人,目的在於混淆兩人。

  

方圓,微聲道:『師弟!靜心!』

  

正在兩個人闔上眼時,燕霜妃,人刀合一砍向圓緣。

  

不知是不是圓緣踢傷她女伴的緣故,燕霜妃越砍越急。

  

圓緣旋棍成盾,雖防的並不是密不可分,但總在燕霜妃找到空隙時,方圓出手相助。

  

那稚氣姑娘跑哪裡去呢?!此念頭才一閃過方圓兩人,當然觀看的人也正閃過這個念頭。

  

方圓兩人踩的四條樁,應聲而斷!

  

圓緣兩人欲想在樁到達地上時施展輕功,躍上其他梅花樁,不料兩人卻各被兩女分別從肩頭、胸口踹下,就算跳上其他樁也可能重心不穩而在摔下。

  

燕霜妃正要得意之時,卻也摔下。

  

是方圓在落下之前,夾帶雄厚內力,揮棍將周圍的樁擊碎,圓緣則沒有同歸於盡的念頭。

  

威力之大讓唯一站在樁上的稚氣姑娘,站好後才意識到只剩自己一人,望著坐在地上的三人。

  

裁判陰陽家弟子,心想:『唉~又要修樁了』接著大喊:『兩組皆晉級!』接著提醒兩組記得在正式比賽前取的響亮的名字。

  

燕霜妃則不斷坐踹著方圓,怒道:『操!死禿驢你真狠!』

  

方圓並無生氣起了手勢,道:『阿彌陀佛!女施主比賽已經結束了,氣極傷身啊。』

  

燕霜妃不斷咒罵,腿還沒閒著,方圓只是轉著大眼,勸道:『施主別這樣,比試完了,我有慈悲心了,不會在這樣了,請自重~』

  

稚氣姑娘站在樁上鄧著眼睛望著。

  

圓緣晃著頭東望西望還不知道發生什麼事。

  

  

  

午後有點毛毛雨,風中的雨味、土味,讓蒼狼認為這場雨是為他下的。

  

緩緩從昏黃燈火走道走出來,心想:『再過幾天再從這裡走出來時,將會充滿歡呼!』想到這裡蒼狼滿意的笑了。

  

蒼狼緩緩踏上擂臺,亮出特製的刀子,是個像拳套,卻加了可以迴旋的小刀,小刀很短,長度差不多就像個開罐器,不過再長一點點。

  

裁判這場比試的陰陽家弟子,瞪大了眼,道:『張少俠,這把刀開鋒了麼?』

  

蒼狼自信滿滿,道:『當然!這把刀是我花了好久時間造的神兵呢!』

  

陰陽家弟子冒汗,道:『有副件嗎?有未開鋒的麼?』

  

蒼狼:『...........沒有!』

  

陰陽家弟子難色道:『現在是預賽,可不能用傷人利器唷!』

  

陰陽家弟子在武器架上拿了一把刀給他。

  

蒼狼碰了個釘子,心不甘情不願,拖拖拉拉得扯下他的神兵利器,心想:『好吧,就當正式比試時再拿出來嚇嚇望劍生!』

  

拿著賽會給的不應手的刀子,蒼狼暖身揮舞了一下,心想:『不順手!』便把刀給丟了。

  

陰陽家弟子見兩人各就位,喊道:『開始!』

  

才剛開始蒼狼,就使出古飄雲洞的詭譎身法,在擂臺圍撓和他對上的武當派弟子。

  

武當派弟子眼睛完全追不上蒼狼身影,眼睛一花,頭一微暈,就被蒼狼踢中,武當派弟子拿刀去格,又被踢了一下,神出鬼沒,腿法越踢越快。武當弟子七葷八素,才剛開始就被踢下擂臺。

  

蒼狼很快的獲得一勝。又是充滿自信的滿意笑容,走向另一邊擂臺。

  

和蒼狼對上的是峨嵋派的女弟子,蒼狼摸著下巴,微微一笑,心想:『這女子好像輸得很慘,就放放水吧!反正我不打女人。』接著一雙大眼一亮,快速衝向前,峨嵋派弟子一呆,還不知道發生什麼事,蒼狼就跑到擂臺下,接著道:『唉呀!峨嵋的姑娘真是厲害,居然閃過了我的攻擊,佩服!』

  

峨嵋派弟子張大眼,握著劍,居然感動了哭了出來,因為差點便不成晉級了,不是因為蒼狼放水,她根本不知道蒼狼放水。

  

蒼狼很高興自己做了件好事。

  

緩緩走向另一邊擂臺。

  

踏上擂臺,見到一名,定氣定閒,相當俊秀,穿著羅杉紈褲的華衣男子,正撫著琴。

  

當然蒼狼覺得自己比較帥。

  

蒼狼對有錢人並不是每個人都喜歡,心想:『定要給這個有錢人知道世界很大。』

  

正要施展自身得意輕功時,便聽到琴音淼淼,接著覺得全身力氣少了一半。

  

蒼狼心想:『怎麼會這樣?』琴音淼淼不斷,雖然只有蒼狼聽了覺得無力。

  

蒼狼怒瞪那名俊秀有錢人,那名有錢人還是看著他,對著蒼狼驕傲的微微笑,繼續彈琴。

  

硬著頭皮蒼狼還是衝了過去,自己知道,這速度根本不及平常的一半,但或許能讓他停止彈琴。

  

衝到他面前,有錢人眼睛一亮,琴弦一扯,蒼狼只聽見,「登!」的琴聲,望著天空,一切讓蒼狼覺得好安詳。

  

「咚!」撞到城牆的木籬才意會,自己已經輸了。

  

有錢人對蒼狼微微一笑,接著那些下人馬屁般似的圍了過來,看來有錢人大獲全勝,滿意的走了。

  

蒼狼沒好氣的起身,心想:『只剩一場,必定要贏!』

  

經其他陰陽家弟子,指示來到了另一擂臺,是名華山弟子。

  

蒼狼看他喝的醉醺醺,心想:『一定贏定了,像第一場一樣把他踢下去吧!』

  這次可沒有奇怪的琴音了,詭譎身法又施展起來,一樣華山弟子眼睛跟不上蒼狼的身影,因為喝醉的他根本就沒有看,搖搖晃晃的。

  

宛如消失的蒼狼,出現在“醉醺醺”的旁邊,一踢,醉醺醺晃身,蒼狼差點又掉下擂臺,在空中翻騰,又踢回來,就從“醉醺醺”肩頭劃過又沒中。

  

這時“醉醺醺”搖搖晃晃的拔出劍,行雲流水般的劍術,緩緩劃著,看起來就是有氣無力,但卻是逼著蒼狼一步一步後退,蒼狼身法是使出來了但總在快要踢上“醉醺醺”時又被他靜水深流的劍術逼得把腳縮回去。

  

逼在擂臺邊,蒼狼心想:『他搖搖晃晃的下盤一定不穩。』接著使出掃堂腿“醉醺醺”先跳了起來,果然不差蒼狼所料:『如果踢中就好,踢不中他會跳起來。』蒼狼空中再添一旋踢,誰知在使出旋踢時,“醉醺醺”抱著在空中的蒼狼,推了他出擂臺。

  

蒼狼在黃土上滾了一圈,跌坐在地上,因為意外打擊使蒼狼兩眼無神望著勝利的“醉醺醺”。

  

陰陽家弟子大聲喊道:『勝者華山劍平!!確定晉級!』

  

蒼狼瞪大眼,張著嘴,道:『什麼!!他是劍華安之子!』

  

跟著想到:『剛進入比試場時的想像.......全是狗屁!』

汪鳩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