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晚的會客樓,燈火通明,一樣熱絡,每桌都坐滿人,每一桌都吵吵鬧鬧。

  

望劍生、西門摧花及垂著頭的蒼狼坐在一桌。

  

望劍生夾著自己作的菜,道:『兩位能吃就快點吃吧!』西門摧花,疑惑著。

  

蒼狼依然垂著頭。

  

望劍生續道:『小偷!再不吃等下就沒得吃了。』望劍生對自己的菜很有自信。

  

蒼狼還是垂著頭,心想:『不會的!就算等一下再有什麼人來,我一樣吃的完。』雖然知道望劍生的菜的確好吃,但這時他只被失望籠罩,知道等等會有一堆下戰書的人,一定不會是他。

  

望劍生夾口菜,往嘴裡送,忽然背後被人輕輕一拍。

  

蒼狼心想:『來了!』

  

拍背的是圓緣的師父,方矩大師,笑道:『呵呵呵呵...望大俠,這菜可特別了!』圓緣、方圓修行不夠,不管是不是魚肉,忍著口水望著。

  

方矩大師低著頭,張大嘴,道:『久聞異灶之名,今天一見果然特別。』

  

望劍生,笑道:『大師喜歡嗎?明個兒,我燒個素齋,給大師試試口味。』

  

方矩笑容堆滿了臉,道:『那...我期待著嘍!啊呀你們快吃吧!在不吃,下戰書的人一多,挑釁的人一來,就沒得吃了!』不禮貌的人很多,挑釁、激人的話有時候極為難聽,的確會讓人吃不下飯。

  

再過幾天就是正式賽,這裡的每個人眼光都打量著每個人。

  

蒼狼仍然低著頭,心想:『再怎麼樣的人來也跟我沒關係!』這時候他到希望能聽到下戰書的挑釁。

  

西門久久不語,有個人盯著他,西門不喜歡他但仍向他點了頭示意。

  

望劍生也意識到了。

  

盯著西門的男人慢慢走過來,走到蒼狼旁邊,蒼狼覺得這衣料有點熟悉,張著嘴,抬頭一看,卻是今天用琴聲將他震飛的「有錢人」。

  

西門先開了口,冷冷道:『慕容公子你好。』蒼狼對上的有錢人就是「金重鏢局」少公子:慕容秀。

  

慕容秀身邊跟著一位帶刀隨從,載著斗笠,穿著黑色破衣,全身傷布,散發令人聞之卻步的屍臭。

  

慕容秀自信的對著西門摧花,道:『西門公子可安好?』西門點了頭。

  

慕容秀續道:『客套話我不多說,上次那一大鏢給西門公子得了去,秀只求下次大鏢換我保。』

  

西門有點不滿,道:『得標靠本事,人家信賴西門鏢局,我怎麼能將人家所託,交給別人呢?』

  

慕容秀也不滿,但仍是自信:『秀,認為西門公子財大氣粗,秀,也富可敵國。西門公子一表人才,秀也是潘安在世。那麼只剩下武功了,過幾天就可證明是西門鏢局好,還是金重鏢局可靠!如何!』

  

西門聽的出來話中帶刺,聽了相當不舒服,道:『我認為跟你比試對你我的鏢局沒什麼幫助!』有點生氣盯著慕容秀。

  

跟在慕容秀旁的黑衣人,激動,道:『那你是不敢!』口氣也有些屍臭。

  

慕容秀舉起手,示了意,黑衣人立刻停了下來。

  

西門緩緩抬頭看著慕容秀,道:『不是不敢,如果我不敢就不會接那次鏢了,好,既然慕容公子決意,要比便打吧!』

  

慕容秀嘴角揚了起來,道:『很好!不過也讓秀的左右手,和西門公子囉嘍也打一場吧。』說完便用扇子指向正吃著菜的望劍生,望劍生張大眼看著慕容秀。

  

西門怒火難抑,卻沒表現出來,聲音大了點,道:『望劍兄是我的客人...』話還沒說完。

  

方圓擠向前,瞪著大眼,指著慕容秀,怒道:『你這個人說話怎生如此!』

  

散發屍臭的黑衣人,嗤牙裂嘴,道:『死禿驢這裡沒你說話的份!』

  

方矩悄悄拉住方圓的手。

  

黑衣人續道:『出聲啊~望劍生!這世上不允許你跟我同稱,我已經迫不及待在你傷口上用力擦上鬼湖之鹽!看著你痛苦!』

  

望劍生唯一只對鬼湖之鹽亮了眼:『好!怎麼不敢!不過要是你輸了鬼湖之鹽可就是我的了!』微笑看著黑衣人。

  

黑衣人用著乾枯嗓音,嘲笑道:『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笑~話!我會輸!聽著世上只有一個人能稱為劍生!那就是我〝兇刀斷劍亡劍生〞!』

  

望劍生張大眼,演著驚嚇的表情,道:『我...值得你這麼憎恨我麼?我沒得罪過你吧!』

  

亡劍生瞠目輕視著望劍生,道:『只要是用劍的都跟我有仇,世上有拿劍的人跟我同名,這是我的恥辱!』

  

望劍生繼續夾著菜,這次是支烘的漂亮雞腿,道:『我的名字...閣下的名字還差一個音吶。』

  

亡劍生邊說:『不敢打的龜兒子!』便拔起刀就往桌子砸上!

  

亡劍生鏽刀來的急,方矩大師卻輕輕托住充滿鏽斑的黑刀,修為之高。

  

方矩大師用著沒托住鏽刀另一手,作了手緝,道:『施主可別壞了這桌佳餚。』

  

亡劍生微微冷笑,道:『哼!不愧是方矩!』說完便把刀抽了回去,退到慕容秀身後。

  慕容秀依然自信,恭敬道:『各位!請了!』大搖大擺的走了。

  

  

  

  神氣的慕容秀,走了以後,望劍生先說了話:『西門兄弟,飯我們也吃的差不多了,也換我們去跟人下戰書了,西門兄弟可有人選?』

  

西門摧花,喝了一口茶,道:『武當派門生,少林寺門生,還有華山的劍平!』蒼狼怨天自己無法參賽,新生難過,起身衝往窗戶就跳了下去。

  

望劍生回道:『那祝你好運!』這些門派皆是高手,尤其是此屆最有冠軍相的劍平。望劍生不多問,他知西門摧花求勝好強的企圖心。

  

  望劍生慢慢走到陳猛的桌子,坐了下來,陳猛一杯酒到了嘴邊,瞠目瞪著望劍生,一個表情不知是笑還是憤怒,不過黑臉上爆出了青筋。

  

陳猛手還持著杯子,道:『哈...哈哈,我沒找你,你卻找起我來啦!』

  

望劍生,問道:『陳大俠是青城派四川人,對否?』

  

陳猛喝的是燒刀子,回道:『就像燒刀子一般,又狠又辣的青城派人!』

  

望劍生也想喝酒,手伸過去要拿,陳猛順手便持在手裡,不給喝。

  

望劍生一手撲空,又道:『陳大俠對辣有研究嗎?』

  

陳猛,打哈哈,回道:『哈哈哈哈,我是四川人吶。』

  

『我能嘗辣嗎?』,望劍生說

  

陳猛,瞪著,道:『包君滿意!!』說完,提起劍,就走人了。

  

陳猛一走,坐在一方的丐幫五袋長老,沈智勇,走過,坐了下來。

  

『為何能知我的劍?』沈智勇問。

  

望劍生答非所問:『因為我想吃叫「化子雞」!』

  

沈智勇問:『為何你能接住我的劍?』

  

望劍生回道:『我只知你的字好。』

  

沈智勇,低頭沈笑,一種終於找到知音,找到對手的笑。

  

沈智勇淡淡的說:『能懂我的劍,我會讓你知道怎麼燒雞。』

  

沈智勇起身,提起他的柺杖,道:『我寫了什麼字!』

  

望劍生,有神目光盯著沈智勇,道:『大江東去!  你寫的字!』

  

望劍生續道:『七天後,我有一場是空的,能在領教你的好字麼!』

  

沈智勇轉過身,聳了眉毛,道:『奉陪!到時可不只四個字!』

  

  

  

  

一個戴斗笠少年,躡手躡腳,走進女子廂房,一有人氣接近便把斗笠壓的低低的。

  

戴斗笠少年抬頭看了廂房門牌,小聲的說:『嗯~就就就...就是這裡了!』

  

一想推開門,手卻抖了個半天,輕輕一推,門居然沒鎖,慌張的又把門關上,心想:『啊!不對。』又把門推開,這一推,力道用的太飽,整個人撲在地上。

  

斗笠掉了,小光頭接著聽到了水聲,慌慌張張用斗笠蓋住臉。

  

洗澡的姑娘先說了話,『小和尚找我還俗嗎!』

  

小和尚圓緣,老實的說:『沒沒沒沒沒,我我我我我.....』小和尚緊張的說不出話了。

  

洗澡的姑娘,道:『喔~還是小和尚,小女子失敬失敬。』隨便抓了一大塊布包住了玲瓏的身體。

  

小和尚好奇的想偷瞄。

  

洗澡的姑娘,問道:『小和尚別緊張,我把衣服穿上了,別緊張慢慢說吧!』

  

圓緣咬著嘴唇,慢慢的把斗笠放下,先看見調皮的大眼睛,再看見微嘟小嘴,再看下去,心想:『嗯~有穿衣服了』

  

正要把斗笠放下,正要說話同時,裹著布的姑娘,風呼一聲,又忽然變的一絲不掛,是少女把布攤開。

  

圓緣的心都快炸出來了,斗笠又蓋住了臉,只聽見少女咯咯的笑聲,圓緣很緊張,道:『施施施施施施主主主,請請請自重。』

  

少女咯咯咯笑個不停,笑道:『小和尚把斗笠放下,好說話!』

  

圓緣臉紅,道:『不不不要!』

  

少女穿上了衣服,是栗栗族的服飾,道:『好吧好吧,不鬧你了,有甚麼話快說吧。』少女還在笑。

  

圓緣還是緊張:『那那那天,那那那個...為為為什麼我會昏昏倒,嘴還種起來。』

  

少女又笑了起來,笑道:『呵呵,這我怎能告訴你呢!我想是你爽過頭了吧。』其實是栗栗族少女對圓緣下了藥。

  

圓緣已經緊張到腦中一片空白。

  

少女又說了話,道:『想知道的話,就證明你的能力,贏過我吧!』

  

汪鳩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