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的英雄會場人聲鼎沸,人擠人的溫度,跟日頭加在一起,感覺特別熱。

  

一位穿著奇裝異服的少年,蹦蹦跳跳的從悶熱的走道走出來,以陰陽家設計的場地是不容易這麼熱,不過人真的太多,天氣也真的太熱。

  

望劍生一看是先前黑寨碰到的少年,欣喜的衝向前問候:『小蝦米少俠,沒想到你也來了。』

  

小蝦米,道:『呵呵可能是預賽時打得太快,SO才沒看見我,畢竟我太忙了,要東跑西跑,還要偷學....啊!不對,是練武功啦。』

  

望劍生微笑:『喔~想必少俠武功必精進不少唷!』

  

小蝦米自滿的道:『呵呵呵呵~到時前輩看我打的如何就知道啦!GOOD LUCK唷。』望劍生雖然有些話聽不懂,但知道這位後起之秀,信心滿滿。

  

小蝦米說完便用奇快的速度,奔向擂臺,快到連自己都停不下來,差點跌倒。

  

這使小蝦米的對手,跟對手的門派中人笑個不停。

  

小蝦米也尷尬笑了出來。

  

血骰子賭坊眾人大喊大叫:『大師哥加把勁,我們可都賭你贏啊!』

  

穿戴整齊的陰陽家弟子站在擂臺邊,大聲說:『東邊~血骰子賭坊,百發百中,洪一點!』續道:『西邊~美國派,小蝦米!』

  

陰陽家弟子說完,血骰子賭坊眾人笑得又更大聲:『哈哈哈哈什麼美國派,只有你一人啊~聽都沒聽過...小蝦米等著被吃吧!』

  

小蝦米心想:『忍忍忍~我是走善良路線的!不能大開殺戒。』

  

這時洪一點自滿的大聲說:『蝦米!聽著,要是你輸了,我今天要你獻出身上所有的銀兩!』

  

小蝦米,摸遍身上所有口袋,道:『可我只有三塊錢!』

  

陰陽家弟子大喊:『開始!』

  

洪一點,先丟了幾枚閃亮暗器,飛快的擊向小蝦米,茲一聲,小蝦米整個人向後仰。

  

洪一點冷笑著,血骰子賭坊眾人大笑著,以為小蝦米就是這麼不堪一擊。

  

小蝦米站穩了腳忽然道:『洪一點先生,你的骰子灌鉛喔,咬起來特別軟!』反機的話說完,小蝦米微笑,碎骰子從口裡吐出來。

  

血骰子賭坊眾人驚呼:『怎麼可能大師哥的骰子能閃過也就僥倖了,怎麼可能接的住!』

  

小蝦米用著看似拙劣的身法,欺身洪一點身旁,洪一點出掌擊之,小蝦米一側身,抓住洪一點所出之掌,借力使力用肘反擊洪一點胸口。

  

洪一點喉頭一甜,鮮血從口噴出,飛出擂臺外,還滾了兩圈。

  

小蝦米看了自己的手肘,心想:『我的威力怎麼會那麼大!?』

  

血骰子賭坊眾人哀呼,賭坊中最厲害的大師哥怎會如此不堪一擊。

  

場下一位陰陽家弟子,探了洪一點鼻息,大聲說:『昏厥而已,人命無虞。』

  

陰陽家弟子舉起小蝦米之手,道:『美國派,江湖小蝦米獲勝!』

  

  

場上所有觀眾驚呼聲不斷。即使血骰子賭坊不是什麼武功高強的門派,但在武林中卻也叫的出名號,人人覺得不可能受不起一個連聽都沒聽過的人一擊。

  

血骰子眾人咒罵小蝦米不斷,小蝦米只有躡手躡腳,走回入場的昏黃走廊,碰到待場的望劍生。

  

望劍生交臂,笑道:『小兄弟從那裡學得如此神功,這生厲害,可別拿來對付我!!』

  

小蝦米扭曲著臉,苦笑道:『別開玩笑了,早知道「這個」這麼有力,我就不會用了,太恐怖了...再也不會用了!』

  

『前輩加油嘍~』小蝦米說完,快步的離開了。

  

望劍生,慢慢的走出,慢慢抬起頭,看看東邊觀眾席,方矩大師、方圓、圓緣,心想:『呵呵、特別閃亮啊。』又看看西邊,西門公子坐在會客茶樓上、又看了許多人,就是看不見壬月,這位親切,朝思的伊人。

  

望劍生踏上擂臺,摸摸身上一把很平實的劍,心想:『啊~不好,不能用身上這把,弄壞了就糟糕了!』

  

望劍生忽然聽到『這位姑娘你不能過去~』轉頭一看,不正是心目中的伊人嗎!

  

『望劍哥接著!』壬月奮力一丟,「鏘」一聲,望劍生接注另一把慣手的劍,雖然看起來比腰上那把劍還好,卻也是便宜貨,接得紮紮實實。

  

這場對手是陳猛,陳猛黑臉爆上了青筋,道:『哈哈,每次都要女人幫忙!』

  

望劍生,劍指為地,微笑道:『如果你的「仰天劍法」,贏不了我,那就請你把你家鄉的辣編成書交給我!』

  

陳猛,拔劍虛砍了一處,道:『你要是敗了每天跪拜西方說:陳猛大俠天下無敵。』

  

會客茶樓上,西門摧花,走往受押賭注的了孑孓,西門,道:『了孑孓,這場陪率多少?』

  

了孑孓,笑著說:『望劍生,一賠八,陳猛一賠二,大家都看定望劍生只會伙頭上的功夫!』

  

西門摧花,忍住了笑,掏出了二百兩銀票,說:『我賭望劍生!』

  

小蝦米使著看似拙劣的身法出現在會客樓,喊道:『我身家所有財產也賭望劍生前輩!』雖說是全部的身家卻只拿的出三文錢。

  

  

陳猛急躁得先砍了過去,望劍生不慌不忙得還站在原地,就在陳猛的劍尖快削到望劍生身上之時,望劍生已從陳猛眼前消失。

  

陳猛已吃過好幾次虧,望劍生這擊必向身後襲來。

  

就當陳猛回身再砍,陳猛左膀子,已被劃破一條血痕。

  

陳猛又見望劍生身影閃過,陳猛右手臂,更添了一道血痕。

  

陳猛見情況不對,使出輕功逃離原地。

  

望劍生雖然輕功不好,但動作卻很敏捷,看定陳猛落地的方向,先蹬了過去。一跳!閃亮劍尖刺向陳猛。

  

陳猛很用力的橫砍刺來的劍尖,再很用力地從下往上砍起「仰天劍」,這一劍差點要了望劍生的鼻子。

  

望劍生把劍一丟,陳猛沒想這麼多,直覺的擊向望劍生丟出的劍,不料望劍生丟出的劍,居然往陳猛的仰天劍直鑽。

  

陳猛不敢鬆手,生怕這劍就直鑽眉間。

  

好不容易,劍已不在眉頭上,但望劍生也消逝在自己的眼前。

  

望劍生把劍抽回,旋身,劃向陳猛後腿。

  

陳猛雙腳一離地,卻不是為了閃過這攻勢而離地,而是整個人騰空。

  

望劍生再添個側踢,陳猛飛也似的滾下擂臺。

  

  

西門摧花看望劍生整個人繞著陳猛轉,完全困在望劍生的攻勢中,自言自語的望著坐在擂臺下的陳猛,說:『望先生的“薙刀雙頭刃”陳猛太小看望先生。』

  

西門轉頭用扇子指著付不出賭金收拾要逃的了孑孓,道:『我的一千六百兩呢!』

  

  

  

一天的賽事又結束

  

『好辣~~~』高亢又帶著破嗓聲驚動會客茶樓所有休息的人們,所有人都往廚房看。

  

望劍生向陰陽家借來的廚房,嘗著用辣秘方做出來的菜。

  

望劍生辣得吐舌頭,從廚房端出這盤好辣的菜。

  

一出廚房便看見一名穿著紅衣綁著馬尾又留著小鬍子,很漂亮的小鬍子,正大口大口吃著為壬月所作的菜。

  

正因為是為壬月所作的菜,所以望劍生對這位穿紅衣的小鬍子有些不悅,雖然坐在一旁的壬月不知為何開心的笑著。

  

望劍生正要趕走這位小鬍子,便看見他跟壬月交頭接耳,接著壬月便笑得很開心。

  

看見別人闖進自己的地盤,望劍生覺得心頭苦了一下,不過也不方便說什麼,或許壬月只當他是大哥,壬月也只是接受食療的長期食客,望劍生這樣安慰自己。

  

忽然聽見一位健朗的老聲:『貪色的小鬍子,你又在占那一位姑娘的便宜嗎!』這位老者正是鼎鼎大名的行仙道人,會客樓的人們都注意到他。

  

紅衣的小鬍子也不甘示弱反駁:『貪吃的老頭子,你又想來哪一桌白吃嗎?』

  

行仙道人笑著說:『是啊~還是最好吃的一桌啊!』說完便坐下來不客氣得夾著菜。

  

望劍生本來是有些不悅的,但行仙道人跟不知名的小鬍子這麼喜歡自己做的料理,氣也就全消了,反正壬月這次沒吃到還有下次。

  

陳猛走上樓梯身旁還有四名凶神惡煞,就朝望劍生那桌走來。

  

小鬍子小聲的跟行仙道人說:『看來有人要來鬧事!』

  

行仙道人,嘴裡塞著獅子頭,支支吾吾回道:『嗯~逞某又邀耶易奧(陳猛就交給異灶),宜阿四個就交給你(其他四個就交給你)』行仙道人把獅子頭吞了下去。

  

小鬍子接著道:『是!是!是!那這桌菜就交給你。』

  

接著一個帶頭的高大的青城派弟子,不客氣,道:『武當‧行仙道人,請移駕尊座,等會打傷你,我可不管。』

  

行仙道人繼續狼吞虎嚥,好像沒聽到他說的話般,算是為這番小看言語激諷回應。

  

另一個乾扁的漢子,伸手捏了壬月臉頰,轉頭對著陳猛,道:『就是這姑娘三番兩次搗亂你跟望劍生比劍麼?』

  

又一個披頭散髮漢子,蹺腿踏在望劍生的膝蓋上,道:『這位美麗姑娘陪一陪我們,別妨礙我師弟陳猛在跟你決鬥!』

  

接著一名文質彬彬的青城派人,說:『然後去跟陰陽家說,把資格讓給陳猛!』

  

壬月撥掉捏在臉上的手,說:『能贏的話你師弟還會敗在望劍哥手下嗎!何況你們以多欺少。』

  

文質彬彬的青城派人接著說:『幾次都是姑娘從中作梗,這回也換我們作梗因該是很公平的。』

  

說完,四人刺出青城派的四方劍陣,同進攻向望劍生咽喉。

  

  

行仙道人,筷子往桌面一點,所有盤子震飛起來,又以閃電速度讓所有盤子停在自個手上,再往後仰,便將所有菜餚擺在別桌。

  

陳猛以「仰天劍」將桌子砍成對半,劍一砍出桌子,望劍生雙掌一合,「空手奪白刃」,夾住了陳猛要命的一招。

  

但四方劍陣已削向望劍生咽喉,望劍生雙拳只夾住了一劍。

  

所有人都安靜下來。

  

四劍並沒有刺入望劍生咽喉。

  

紅衣小鬍子騰空,卻倒立夾住要望劍生命的四劍。

  

騰空的小鬍子全身的受力點只在夾住四劍的手指上。

  

所有人都安靜下來,忽然五響連聲「霹靂」。

  

找麻煩的五人的劍全毀。

  

五個青城派人冒著豆大的汗水,跌跌撞撞的逃下樓梯。

  

紅衣小鬍子一個跟斗翻回原來坐的位子,微笑,道:『我的手指可是連黃金都比不上,破銅爛鐵還敢來!搬座鑽山再說吧。』

  

小鬍子接著說:『異灶!你做的菜實在不簡單!』

  

望劍生,道:『過獎!喜歡的話,可多來嚐嚐!』

  

小鬍子遞給望劍生一包金子打造的拼圖,道:『請務必收下,如果我還有命回來的話,我會給你其他缺的。』

  

行仙道人拍拍小鬍子肩膀,神情有些落寞,卻爽朗道:『哼~你不可能沒命的!』

  

望劍生問道:『敢問前輩名號!?』

  

紅衣小鬍子很瀟灑的轉過身,回道:『我要執行件陰謀,我的名字不能說,何況我只是一個該死卻沒死的人,或說是一個已死之人!』說完便跟行仙道人一同躍出會客茶樓。

  

汪鳩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