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時陰暗的出戰待場走廊,今天顯的特別明亮,原因一堆和尚。

  

方矩大師,正告誡著兩位弟子:『方圓、圓緣,別院有好幾年沒和少林寺對上,雖然輸贏不是重要,以往都是別院敗下仗,這次可別讓本寺的師兄贏得輕鬆。』

  

方圓、圓緣向方矩大師一拜,便向少林本寺武僧打聲招呼,不過少林寺的武僧不大理睬。

  

方圓頗不是滋味,小聲的說:『圓緣師弟待會便要給那些自視甚高的傢伙知道「修行不夠」!』

  

  

方圓、圓緣一躍就踏上擂臺,擂臺有點高而且是個獨木橋

  

少林寺的武僧,小聲討論:『嗯~架勢不錯,但…撐的了三招嗎?』

  

陰陽家裁判,大聲道:『東邊少林寺,師承:掌拳大師,掌拳銅人組:圓陷、圓缺。』

  

觀眾席上呼喊聲熱烈,可以說是,沒有人賭少林別院能勝。

  

陰陽家裁判,指向西邊,大聲道:『西邊少林別院,師承:方矩大師,同生鍊:方圓、圓緣。』

  

圓緣小聲問道:『方方方方圓師師兄,你你怎麼會想到取這樣樣的組名?』方圓驕傲的回道:『那天我正為組名之事煩惱,有個叫小蝦米少年跑到我的耳邊呢喃,說:「給我三十文錢我會讓你們的名聲叫江湖人永生難忘,名字果然不錯這說著我們默契宛如同生,武功有如柔剛並重的鍊」但小蝦米只是純粹騙錢加惡作劇,他們哪會知道其實意思是同性戀。

  

觀眾席上,幾乎是向少林寺加油,不過卻有幾個人影掛在會客茶樓,大喊:『嘿嘿~我們可都賭你們贏。』是望劍生跟西門摧花。

  

方圓向著望劍生大笑,道:『哈哈哈哈!望兄弟施主我就是看你舒服!』圓緣也信心大增,握緊手上的齊眉棍。

  

圓陷、圓缺比出掌勢,道:『別院師兄弟,出招吧!』

  

方圓兩人一前一後謹慎的慢慢走向前,忽然〝卡〞一聲,方圓猛力敲擊木橋欠反作用力彈飛過去,方圓以迅雷之速,擊向圓陷!

  

圓陷鐵掌一出,把齊眉棍帶向一旁,接著出掌擊向方圓胸腔。

  

方圓空中一轉身,再度揮棍擊向圓陷,正好和圓陷出掌互擊!

  

方圓,心想:『呼!不虧是本寺弟子,內力渾厚,整個肩頭皆麻了!』

  

圓陷緊閉著被齊眉棍擊中的右掌,虎口正在發抖。

  

方圓用棍把身體撐飛,連續疾踢圓陷,皆被圓陷以掌接之,方圓疾踢之外更用齊眉棍猛敲圓陷頭部,不過圓陷雙掌宛如四拳,每出一掌皆穩穩接住。

  

一直沒出手的圓缺說了話:『圓陷師弟要不要幫忙啊~你出不只三招了。』

  

圓陷急忙之中,道:『你、你要幫就快...』圓陷本來還想嘴硬。

  

圓缺仔細一看才知,圓緣從方圓背後出擊的空隙中,早已捅上圓陷了好幾棍,四拳已經是圓陷最大極限再怎麼樣也打不出六拳。

  

場上觀眾已經有不少人開始後悔賭少林本寺。

  

圓缺見情形不對,縱身一跳,繞到圓緣背後,道:『小和尚先顧好你自己!』打出小擒拿手。

  

圓緣回身橫棍一擋,只是小擒拿手卻略勝一籌,一推一扯,齊眉棍應聲而斷。

  

圓緣所持斷成兩截齊眉棍,是圓缺太快,圓緣還不及反應,胸口受了一掌,圓緣止不住後退的勁,還好與方圓靠住了背,不然絕對摔下橋。

  

方圓借圓緣後退之勁,鉤住圓緣手臂,調換兩人位置,借迴旋之力一棍擊中還來不及收招圓缺的太陽穴。

  

一個踉蹌圓缺差點跌下橋,想要在站起卻又無力,圓緣也吐出些血。

  

剎時有兩個清飄人影躍上擂臺,『住手!』方矩、掌拳兩位大師同時喊道。

  

陰陽家裁判舉起雙手,大聲喊道:『雙方平手!!』

  

  

  

  飄著夏日難得的涼風,兩敗俱傷的擂臺上。

  陰陽家裁判舉起雙手,大聲喊道:『雙方平手!!』

  

幾個陰陽家弟子把圓緣、圓缺,抬下了台。

  

整個會場沸騰起來,這種場面,歷年的英雄會不是常見的。

  

了孑孓樂的通殺賭金。

  

陰陽家的大弟子,玄冥子健步走上一個高台,大聲道:『請各位稍安勿躁,能平手代表雙方皆是高手,實力相近,來日雙方養好傷,必定擇期安排再戰!請各位繼續下一場觀賽。』說完恭敬的鞠了躬。

  

  

另一個在高台上的陰陽家裁判,大聲道:『接著出場的是...東邊!武當派,師承:夢靈道長,正反儀組,言回生、南桃霥(ㄇㄥˋ)。』

  

言回生、南桃霥,春風滿面的登上獨木橋。

  

陰陽家裁判,接著說:『西邊!師承:啞巴劍客,雙飛燕組,燕霜妃、龍瓏愛。』剛說到「啞巴劍客」接著說的話立即被場上的江湖人士的吵雜聲給淹沒。

  

一個來歷全部成謎,連名字都沒人知的武林高手,居然也收弟子。

  

燕霜妃跟龍瓏愛,像飛一般登上獨木橋,燕霜妃嘴上也沒閒著,呢喃道:『哼!吵死人了!』

  

言回生、南桃霥,兩人恭恭敬敬的向著燕霜妃兩人行禮,只有龍瓏愛可愛的向兩人回禮,燕霜妃回的只有白眼。

  

燕霜妃,不滿道:『喂喂喂!要打就快,後面的(南桃霥)別一直盯著愛。』如果燕霜妃有鬍子一定吹的起來。

  

言回生小聲的交頭接耳:『嘿!你愛上那位姑娘啦,直盯著不放!』

  

南桃霥微紅著臉,回道:『你不也對著那位捲髮姑娘吞口水麼!』說完兩人笑成一團。

  

燕霜妃,怒道:『你們兩個笑什麼笑,噁不噁心啊,接招!』

  

燕霜妃腳一蹬,飛快擊向南桃霥,南桃霥暗叫不好,立即使出兩儀刀法,燕霜妃刀刀皆砍要害,兩儀刀借力使力,總把燕霜妃厲害攻勢化解,但卻化不了燕霜妃連續不斷的攻勢和飄忽不定的憤怒。

  

龍瓏愛見南桃霥只守不攻,趕緊把燕霜妃拉回來。燕霜妃生氣嚷道:『別阻止我殺他!』龍瓏愛嘟著嘴,道:『妳看妳又來了!我們倆兒不合作,那有師父的一半,別顧著自個兒沒頭沒腦亂打一通!』

  

南桃霥退至言回生身後,氣喘呼呼的道:『言...言師兄,我第一次用兩儀刀打的這麼累。』言回生回道:『看來她們好像現在才來真的,就讓她們飛來飛去飛到累吧!我們守到她沒力!再找機會反攻。』

  

燕霜妃這次出手砍向言回生,言回生使出太極劍,劍一翻轉,燕霜妃攻勢立即又化了零,此時言回生心想:『嗯~不是氣南師弟氣個半死麼,怎麼先打起我來了...』難以招架所以有此念頭,言回生反手一格,抵銷龍瓏愛從右邊飛來的一劍,才剛打消龍瓏愛一劍,燕雙妃的刀又砍向言回生右臂,雙飛燕兩人越攻越急,飄忽在獨木橋上宛如身置平地。

  

言回生守得滿頭大汗,大聲道:『南師弟快來幫忙,她們來得太快,太極劍法施不開啊。』多說這句話又擋了三劍四刀。

  

南桃霥焦急,道:『師兄誰叫這裡是獨木橋,我過不去。』

  

言回生明白,道:『師弟我掛彩時,你想辦法把她們撂下.....

  

言回生太極劍一刺,也顧不得刺誰,燕雙妃橫刀一擋,攻勢變守勢,沒想到刺來的劍滑向龍瓏愛左脥,但僅只把龍瓏愛的袖子卸下,同時間龍瓏愛這一劍也坎進言回生的腰,言回生緊抓坎進腰裡的劍,一抓!手掌鮮血立即直流,身子一彎,讓南桃霥有攻擊空隙,南桃霥雖不忍師兄受傷,但兩儀刀法橫刀一揮,南桃霥心想:『叫〝愛〞的姑娘雖然我一瞬間的愛上妳了。但希望你有個下次能讓我補償!』

  

燕霜妃見龍瓏愛手臂見光,大聲道:『臭道士你以為我們只有刀劍嗎!』說完和龍瓏愛同樣動作、肢勢往言回生額頭一雙踹,兩人抽刀劍擋住兩儀橫刀,言回生失去重心滑下了橋,接著言回生說:『師弟算了,啞巴劍客一半的一半,我們也打不贏,認輸吧!』

  

橫刀揮不中,南桃霥跳下了橋使出輕功接住言回生。

  

  

  

言回生,苦笑道:『呵呵~我就知道你不顧輸贏,也一定會來!』南桃霥笑道:『混蛋!你的傷要不了你的命,說這種肉麻話,我們關係又不是像燕妃霜兩人一樣。』

  

  

  另外邊場,陰陽家裁判一如以往的大喊:『東邊!美國派,小蝦米!』場上的觀眾還是一面倒,只不過這次一面倒賭打贏的是小蝦米。

  

『西邊!四川唐門,唐達!』唐達相貌堂堂,就連個性也不同於三個哥哥狠辣,不過三個長兄還是很護著弟弟,對於觀眾多支持小蝦米,三兄弟有些不悅。

  

唐達先說了話:『假使我僥倖得勝,冷飛霜前輩只從我們中選一人為徒,就請你把這位置讓給我!』三位長兄詫異,自己疼愛的小弟居然仰慕唐門死對頭。

  

小蝦米東張西望,然後說:『婀~~我已經不想用上次打敗洪一點的武功心法了,這樣對你來說是好消息還是壞消息呢!』

  

唐達回道:『壞消息,如此能學冷前輩的功夫來替代。無疑的讓我覺得你頑固。』

  

小蝦米微笑回道:『那這次我用望劍生前輩的武功好了!』“將啷”腰羈間抽出從會場借的劍。

  

唐達也從懷裡抽出許多閃閃發光的暗器夾在指間,道:『我也告訴你一個好消息,我的暗器沒塗毒!』

  

小蝦米使出「拖刀式」,劍在地上拖出了火花,衝向唐達。唐達一連射出三支小刀,射向小蝦米下盤,封其行動。

  

小蝦米拖刀向前,擋掉兩支,再揮劍砍掉攻向腰間飛來的小刀,小蝦米又更接近唐達幾尺,唐達向後一躍,又連射五個血菱子,小蝦米側翻跟斗便又閃過,不料站穩身子又發現兩顆「鐵蓮花」在自己腳下爆開,小蝦米趕緊旋劍成盾,「嗆啷啷」的擋散許多鐵蓮花片,但還是有幾枚花片分別刺中左肩,劃過左頰。

  

唐達忽然說:『注意了這是我從冷前輩身形模仿的!』接著雙手交叉高舉過頭,大喊:『冰血雹』數十支閃亮的不同暗器往還沒站穩的小蝦米招呼,一陣黃煙,和幾聲清脆的鐵器敲擊聲後,安靜下來,賭小蝦米的觀眾準備賠錢。

  

忽然在黃煙中出了聲:『對不起!我沒說上次的身法我不用,冰血雹!!』更多暗器隨著黃煙散開,,眼見唐達只有下擂臺才能逃過死劫,小蝦米的賭迷們又歡呼起來。

  

唐達卻一躍閃過死劫,道:『冷前輩的輕功我也略知一二!!冰血雹』跟著又在空中灑下像雨般的更多暗器,小蝦米一手旋劍,另一手又接住許多暗器,小蝦米心想:『我就不信你有多少暗器!』想到這裡會場便宜貨的劍,耐不住接二連三的猛擊,滂啷而斷。

  

唐達心中竊喜,喊道:『既然你劍已斷,就認輸吧!?』小蝦米回道:『你不也沒有暗器了嘛!』唐達勢在必勝,回道:『我用這麼多暗器只為把你手中兵器毀斷,我還有攜帶方便的針呢!認輸吧!』

  

小蝦米抓著頭道:『我很喜歡望前輩的劍術,我不會讓望前輩丟臉的!』唐達狠下心,道:『那再嚐嚐「冰血雹」!』同一時間小蝦米將斷成一片片的劍射飛出去。

  

會客茶樓用紅漆盆喝著酒的東瀛客,瞪大眼睛,用東瀛話,脫口而出:『「銀落櫻」!!!!』

  

斷劍擋散許多銀針,唐達踉蹌退了幾步跌下擂臺,小蝦米一把抓住許多銀針,順勢迴身只有幾枚針劃過身子。

  

汪鳩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