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還是很熱,太陽曬得英雄會場每位滿頭大汗,就連平時幽涼的待場走廊,也像烤爐一樣。

  

兩位陰陽家正為圓緣、方圓戴上互相牽制鐵鍊,是一條綁住方圓右手、圓緣左手長度兩呎的鐵鍊。

  

方矩大師高興說道:『方原、圓緣你們做得太好啦!自從有別院以來,尚未有別院弟子能打上這地步,而且你們還勝了本寺師兄,你兩往後面子可大!呵呵~』

  

方圓也很興奮,道:『師父!我和師弟一定不負你重望,定能順利奪得冠軍!』圓緣此時卻還是充滿疑問:『我以勝到準決賽,為何沒跟女施主在擂臺上照面?』心裡想的正式栗栗族少女。

  

方圓起身牽動圓緣,圓緣才回神發覺時間到了,方圓瞪著曖昧的大眼,道:『我的好師弟!走吧!』。圓緣回道:『是~是~』

  

方矩大師雙手合十,呢喃道:『阿彌陀佛~』

  

一出場便感受到太陽的荼毒,陰陽家裁判仍是盡責,喊道:『北邊~同生鍊組,方圓、圓緣!』。

  

陰陽家裁判又喊道:『南邊~雙飛燕組,燕霜妃、龍瓏愛!』兩人也是戴上手銬。

  

一見方圓、圓緣,捲髮的燕霜妃,喊道:『馬的!又是你們兩個死禿驢!』想不到又再會碰頭,不過燕霜妃跟龍瓏愛卻一直偷笑?!

  

燕霜妃笑完後又續道:『那邊的小禿驢,就是你了別看別人』圓緣東張西望看著四周。圓緣指著自己,道:『女女女施主,有有事要我我做麼?』

  

燕霜妃忍住笑,道:『如果你們輸了那你就還俗,怎麼樣!』方圓瞪大眼,問道:『我也要麼?』燕霜妃依然大聲回道:『大鬍子禿驢!沒你的事!』罵完後燕霜妃跟著說:『那你呢?小禿驢?有何要求!?』

  

圓緣,回道:『出出出家人無~慾無~求。』說完又鞠躬。

  

方圓點了頭,同意道:『對!出家人無慾無求!切磋罷!』兩人均把齊眉棍擔在肩頭,銬住的手往前比了手諿。

  

雙飛燕兩人,刀劍高舉橫持在眉間位置,搶先飛來一刀一劍先是攻向方圓,方圓單手旋棍架開刀劍,雙飛燕兩人藉刀劍彈回之勢,同時轉身直刺,宛如一人,方圓一委身閃過刀劍,圓緣借方圓身勢躍上迴踢,踢開刀劍,雙飛燕兩人卻刀劍又直劈下來,方圓兩人眼見是躲不開了,立刻往後逃躍。

  

圓緣冒汗,問道:『師師師兄,我兩可可施了不少內內力,為為何何..女女施主像沒事一樣?』方圓冒汗回道:『我們招式全被她們借力使力回來打我們!可惡,別想那麼多了。打吧!!』方圓向前一躍數尺,跟在身後的圓緣是被拖了過來,方圓持棍用力的從上打下,雙飛燕兩人同時舉起手銬鐵鍊纏住齊眉棍,再一翻身,刀劍雙出硬是把齊眉棍削成兩半,雙飛燕兩人又再度攻來劃斷方圓袍子跟佛珠,方圓握著棍的下半段大驚,向後一跳,還來不及站好身子的圓緣又被拖倒在地,龍瓏愛揮劍一劈,圓緣在混亂之中想起望劍生曾使過的「空手奪刃」,雙眼一閉、雙掌一拍,長劍給圓緣拍斷,就這麼矇上。

  

隨後發現差點害死師弟的方圓愧疚的拖回圓緣。

  

龍瓏愛看著手中斷劍,突然在擂臺邊聽到:『愛!雖然你很強不過還是要當心吶~』原來是南桃霥,龍瓏愛笑笑的向南桃霥揮揮手,燕霜妃勃然大怒,指著龍瓏愛,罵道:『你在笑什麼笑!』。

  

龍瓏愛不高興嘟著嘴。

  

燕妃霜接著又罵:『馬的!臭道士,有種就下來!』說完忽然胸口被圓緣刺來一棍猛烈撞了一下,又對著圓緣罵:『可惡連你也趁虛而入!』出刀疾揮,圓緣只能眼睜睜看著棍子被削成一斷斷。

  

跟著燕妃霜使出輕功疾踢方圓、圓緣。

  

身後的龍瓏愛嬌嗔,道:『燕~你拖了我手好痛』

  

燕妃霜踢藉著方圓肩頭,跳上觀眾席上把南桃霥拉了下來,這麼一摔,倒下擂臺的破了英雄會的例,頭一次場中倒了比賽以外的人。

  

  這天下午,是今天的最後一場比賽,已近黃昏在過不久,整個英雄會場就要點燈。

  

觀眾看了一天的比賽,喊的也累了,但仍有許多人吆喝著:『劍平就等你今天的壓軸.....我全部的家當就靠你啦!!』

  

劍平從南邊出口慢慢走出來,還提著酒在喝,臉上已有紅暈顯然,喝了不少。

  

西門摧花則從北邊走了出來,一樣還是細緻的華麗衣服,用力展開了扇子,腰上還帶著一把鑲銀花細緻的劍。

  

有幾個觀眾大叫:『帶那麼漂亮的劍,跟劍少俠比劍也不贏!~』

  

滿身酒香的劍平,微笑道:『西門公子!!有什麼要求快說罷!嗝?』找劍平挑戰的人很多,多到劍平習慣別人的要求。

  

西門摧花搧了扇子,道:『我只想跟高手比劃,無求!』。

  

劍平笑的不如以往的微笑,比以往更真誠,道:『嗚~哪我就使出全力~嗝!』其實是想快點喝酒。

  

劍平起了劍式,劍拿的歪歪斜斜。

  

西門摧花脫掉鐵鞋,道:『自比賽以來我尚未脫過鐵鞋!』(包括對慕容秀)西門摧花使出輕功,飛身一躍,鐵扇疾點劍平身上要穴,劍平歪斜的醉步不斷退後,也以手上三呎秋水,揮動格擋,西門摧花總覺得劍平破綻不少,但卻是快點中要穴之時破綻又隨即消失,看似逃退的醉步,卻是不斷在擂臺繞圈,西門摧花也察覺到了,本來只用一手使穴法,不過三著卻已雙手用上,卻一點都摸不著邊。

  

突然劍平直刺一劍,正好刺坎進西門摧花的鐵扇折縫,劍平手腕一轉,鐵扇應聲分斷,西門摧花持扇的一手急縮,這一劍也差點刺進西門摧花掌心,西門摧花再探一手,還是沒點上一穴,一出手疾點七穴處,連一次也沒點中,這讓西門摧花有點失去自信遲疑一下。

  

劍平往後空翻,要倒不倒的站穩身子,道:『呼~嗚我的輕功不太好~點到我差點逃不出來!』感謝西門的遲疑。西門摧花悔恨一時遲疑。

  

劍平仰後屈著身,道:『嗯~嗝,出一手閃點七下,出兩手還得了!』

  

西門摧花心想絕對打不過劍平,劍平尚未出手自己卻早已滿頭大汗,道:『過獎!』說完拔出腰上鑲銀花的劍,飛身一躍,不過劍還在地上拖,拖出火花,劍往上帶,劍平閃身只被削中帽帶,銀花劍又往下削,劍平一個後空翻,順勢拔劍出鞘,刀劍互擊,擊出火花,兩人又出劍互刺,互碰劍尖,削過劍尖,劍平身子僅側就是閃過,但西門摧花袖口已被劃破還留下血痕。

  

側著身的劍平,示出舉手禮,道:『對不起~我想喝酒了!』踏著醉步,削出一劍後手轉迴腕,又橫劈一劍,再一迴身向下盤在撩出一劍,三劍只在一眨眼完成,擋過地一劍後的西門摧花,早已無法接下再兩劍,何況還是帶有劍氣,兩聲「噗滋」西門摧花已跪倒在地,西門摧花黯然,道:『果然是高手,我認輸!』

汪鳩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