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劍生跟沈智勇一同走出擂臺,跟第一天對上一樣,一樣是個大太陽,曬的兩人睜不開眼,不過距離上次已經過了二十天了。

  

裁判對著江湖人士報出名後便稱兩人只要有一方得勝便是晉級決賽。

  

望劍生、沈智勇兩人走上擂臺靠近到只有眼前那麼近。沈智勇先說了話:『你要雞對吧!』。望劍生微笑,道:『我要雞啊!字也送我一幅吧!』沈智勇微笑,回道:『呵呵,不管今天是你輸還是你贏,雞跟字,我都會送給你。但是我贏的話請你說出你的身世。』

  

兩人往後一躍,望劍生反手持劍,道:『先讓我看看你要送我什麼字!?』衝向前,沈智勇拔抽出藏在柺杖的長劍,兩人互擊,擊出火花,兩劍互咬發出刺耳高音。

  

望劍生仔細一觀沈智勇所用長劍,劍面無暇宛如鑽石。

  

沈智勇一瞥望劍生所用之劍,沈智勇暗笑,心想:『這劍也太廉價了!』

  

兩人拼力之後又雙雙往後躍。

  

沈智勇先斜砍下來接著橫劈回砍,再往上一撩,速度之快,一氣喝成。

  

望劍生只有往後不斷的退,沈智勇長劍橫劈雙手高舉劍直劈下來,望劍生以為此“字”已結束,使出「提槍式」,還沒出招又收回來,險些被沈智勇劃破下盤四劍。

  

  沈智勇忽然使出輕功一躍,朝著望劍生俯衝而來,大力斜砍,望劍生揮劍一擋。沈智勇威力卻高過望劍生想像,擋劍差點甩了出去,奮力握住,沈智勇又橫砍回來,望劍生甩出去的擋劍又趕緊回手擋這要命一劍,劍一樣擋飛,望劍生受不了接二連三的虎口發麻,再擋一劍沈智勇的斜砍,劍峰卻被砍斷,以為這招已經結束的望劍生,不料沈智勇斜砍之後又勾回來。

  

望劍生側身一閃,全靠反射動作閃過這一劍,還好閃對地方,不然臉上一定掛彩。

  

沈智勇完全不手軟,又再度往望劍生胸部招呼,是極快的橫劈!四劍!直砍!斜

  

撩!疾點!望劍生只有一直後退。

  

  

沈智勇這時停了下來,淡淡的說:『你怎麼不以氣御劍?』望劍生趁時休息,氣喘呼呼的道:『我駑劍的話,就....................字了!』望劍生在拖時間。

  

沈智勇又說:『雖然如此但你已經知道我寫什麼了對吧?』。

  

望劍生喘氣回道:『可…能…矇…對…吧!』又故意在拖時間。

  

  

沈智勇急速逼近望劍生,連環削出三劍,由上削下,望劍生一躍閃過三劍,沈智勇卻躍上望劍生頭上刺下一劍,望劍生舉劍護頭,「噹啷」一聲,沈智勇直劈下來,把望劍生壓回地上,接著再對望劍生橫砍三劍直劈一劍。

  

劍來得太快,還好望劍生被沈智勇壓得跌坐在地上,否則這四劍絕對要了了望劍生的頭。

  

  

望劍生因禍得福,使出掃堂腿,拐倒沈智勇,沈智勇一個虎躍,又刺了望劍生三劍,望劍生迴身閃過第一刺,彎身豎劍擋住一劍,又轉身閃過後再一刺,望劍生突然知道沈智勇使的劍路,沈智勇在高舉無暇長劍砍下之前,望劍生丟出手中斷劍,沈智勇斜揮擋開飛來斷劍,望劍生出雙掌擊中沈智勇,左手再接住被擋飛的斷劍。

  

  

望劍生向後一退,五指向前一張,道:『慢!我已經知道你要寫什麼了,而且你還調換句子,這讓我一度陷入苦戰,不過也提早讓我知道你在寫「念奴嬌」!』

  

沈智勇冷笑,道:『那這場是你輸還是我贏?』。望劍生笑道:『算我輸吧!光是你寫一個字就讓我累個半死。反正輸贏我只要叫化子雞,就算我知道你的劍路寫什麼字,我也難是你的對手。』

  

沈智勇退了幾步,望劍生續道:『對了!還有你的字少寫的應該是「流人物」、「掏」「盡」也沒寫完』!』沈智勇退到了擂臺邊,道:『本來我還想就跳下擂臺交你這個朋友,但我不能忘了上面交代的事,但願此戰之後我們能相交!』。

  

望劍生笑容滿面,道:『是的!我們能會是朋友,就讓我用駑劍跟你切磋!』。

  

望劍生、沈智勇同聲:『來吧!』

汪鳩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