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會也辦了快三十天,已接近尾聲,有點雲的天空,太陽已不再如移往炙熱。

  

劍平邊走酒邊喝、望劍生一手摸著下巴一手向著許多人招手、燕霜妃牽著龍瓏愛、小蝦米蹦蹦跳跳的從觀眾席欄杆下走了出來,抬頭看有不少人撒下五彩繽紛的紙花。

  

一行人走上可以大聲宣布的高台,俊氣又仙風道骨的玄冥子,很有禮貌的向著所有江湖人士鞠躬,並帶著微笑,這時大聲喊道:『所有英雄豪傑,照每屆慣例進入決賽者,將不以參賽者比鬥,而是以在場所有英雄都能挑戰,全勝者將是此屆英雄會冠軍。在挑戰之前本家先宣布,團體組冠軍是:雙飛燕!!』因為團體賽也只剩一組。

  

場上歡聲雷動,是為燕雙妃兩人喝采,玄冥子,續道:『第一場由望劍生大俠出戰!!』

  

望劍生,從容不迫的走上擂臺,心想:『能讓我得到未知的四樣料理,就很滿足了...會是誰向我挑戰呢?看來我以後麻煩了!!』。

  

忽然聽到一位身穿東瀛黑束服,戴著白色狐狸面具樣的帶刀武士,喊了一聲『我!!』使出中原少見的輕功跳下觀眾席,著地時還翻滾一圈。

  

望劍生皺了眉頭,一種識曾像似的感覺,但還是不太確定。

  

戴著狐狸面具的東瀛男,用東瀛的語言先說了話:『遲疑嗎?!困惑嗎?!真的不知道我是誰?』手搭在面具上。

  

望劍生還在懷疑,他實在想不出來這個人在哪見過,但又有說不出的熟悉。

  

  

東瀛男,瀟灑的矗立在望劍生面前,慢慢的把面具脫下,一種幽雅的慢,接著面具脫下後,有著漂亮古銅色皮膚,眼神帶著勾魂的邪氣,東瀛人慢慢道:『跟我走!我有好多話想跟你說!!』

  

望劍生恍然大悟,握緊劍柄,用力閉上眼,睜開眼後,微笑對著玄冥子,道:『我棄權!』劍往腰上,一插入鞘。

  

東瀛人用勾魂笑容,道:『那就走吧!我們好好的喝些酒,促膝長談。』望劍生點了頭,兩條身影奔出場外。

  

  

玄冥子繼續介紹劍平出場,劍平醉醺醺的站在場中央,過了很久觀眾席上不停鼓譟著:『那個那個誰你去....你怎麼不去...那個誰去跟他比比劍....啊我的劍早斷了....』。

  

玄冥子心想:『要是我的會也絕不做這樣嘗試。』接著小聲的請劍平退回,玄冥子續道:『各位英雄豪傑如此承讓,想必是想看小蝦米少俠和劍平少俠比較!是嗎!』江湖人士歡聲雷動,叫好不斷、掌聲連綿。

  

玄冥子,舉起右手喊道:『那我就打破慣例,有請小蝦米少俠、劍平少俠!!』。劍平打了一聲嗝。

  

小蝦米充滿自信的微笑,比出勝利手勢,對著劍平喊道:『來吧!寶貝!』。

  

劍平臉紅的又打了一聲嗝,「鏘啷」的把出腰上配劍。

  

劍平先直刺過來,小蝦米身形彎曲的很奇怪,劍刺向小蝦米肚子,小蝦米左手指夾住劍往自己身上刺自己,劍平見此情況,明明是可以輕易地把劍刺進去卻用力把劍抽出來,而且嚇得酒都醒了,如果劍平不把劍抽出來,停在臉上這一掌恐怕把自己俊臉打成肉餅。

  

劍平冒的冷汗早已被這掌風吹散。

  

小蝦米收回掌勢,臉上堆滿對不起,道:『啊啊啊~忘了我說不用這武功的抱歉!!那...我還是用望劍生前輩的劍吧!嘿~“算命家”丟一把劍給我!!』。很多支持劍平或是說賭劍平贏的叫囂:『哈哈哈哈哈還想跟劍平少俠比劍!!』。其實劍平的劍快是小蝦米籠罩在躲不掉的危機中不自覺使出「震骨碎」。

  

劍平心底咒罵那些支持自己的觀眾:『還好他用劍不然,小蝦米拳掌的威力肯定要吃不少苦!』,接著對小蝦米左肩虛出一招。

  

小蝦米側身閃過,持劍的右手換至左手,小蝦米反削了一劍過去,劍平醉步閃開回砍了一劍過去,小蝦米反手持劍,使出望劍生的「薙刀雙頭式」疾揮兩劍,劍平又使出醉步閃躲,退了兩步。

  

劍平騰翻喊道:『看我的「三巡」!』接著發使三劍劍氣刺向小蝦米咽喉、鎖骨、中壇。

  

小蝦米卻連躲都沒有,瞬間從「薙刀式」幻化成「提槍式」向著騰翻的劍平如雨點疾刺,而且還是像冰雨般威力,劍平揮劍擋格被劃傷不少,索性並無大礙,小蝦米也使「改骨術」讓三劍打偏無傷要害。

  

小蝦米笑裂了嘴,道:『呵呵嘿嘿你以為整個英雄會只有你有劍氣啊!』。整個英雄會有很多人會,但劍平是參賽者中最為鋒利。

  

劍平忍不住喝了一口酒,穩定情緒,道:『呼~劍法也很多人會,你~卻是最危險的一個!呼~』

  

小蝦米又按著「拖刀式」衝了過去,拖地聲~「湘湘」的響,尚未到達劍平面前拖地揮出兩劍,除了畫出火花還畫出兩道劍氣。

  

劍平手腕急轉畫圓抵銷這兩道劍氣,接著也跟著奔向小蝦米喊道:『啊~嚐嚐「一口」!!』。劍平拋出酒葫蘆。

  

小蝦米用劍柄彈擊酒葫蘆,接著又要砍下,孰知彈開酒葫蘆的一剎那,一劍削破酒葫蘆,削成一半整整齊齊,小蝦米還不及砍下,這一劍已刺進肚子。

  

小蝦米卻笑得很邪惡,劍平仔細一看居然一滴血也沒流,而且還拔不出劍,劍平一慌,抬腿一踢,劍才勉強拔出來。

  

『喝看看我的「七觴」!』。劍平向後一躍,接著使出連綿七劍,砍、劈、削、刺、點、撩、揮,劍平續著說:

  

小蝦米操出「拖刀」揮砍格擋又轉成「薙刀」迴身帶過些攻勢,身子一轉接著刺出「提槍」,卻勉勉強強才只多一傷。望劍生自己也可能無法對自己的劍術使得如此的妙。

  

劍平不想失去良機,喊道:『我怕了你的改骨術,原諒我不放你喘息,「八酒」!!』

  

連綿八劍閃耀金光,刺的小蝦米睜不開眼,小蝦米一慌卻使了自己的禁招,正拳不偏不倚的打中劍平胸口,劍平像支平行的沖天炮射出高台外,小蝦米也掛彩八處。

  

兩人分別倒地,小蝦米先站起來,場上歡聲雷動,看來全是小蝦米的賭迷!!

  

劍平的父親「劍華安」命了幾位華山派弟子去瞭解劍平傷勢。

  

小蝦米站穩時,面對不少人咒罵:『你娘娘的害我家產賠光!!......不要臉!!你不是說你不用那招.....

  

小蝦米黯然但他並不是因為那些咒罵聲,而是使用了「禁招」,是一種說話不算話的愧疚,使著自己喜歡的武功居然是靠著最不想用的武功來打倒對方,心中五味雜陳。

  

玄冥子大聲問道:『就請小蝦米少俠大聲說出自己要的「獎勵」吧!?』

  

小蝦米持劍柄拿至嘴邊,就像拿著麥克風一般,道:『就....幫我坐上武林盟主的位子吧!!』台下已經有些噓聲這時小蝦米也心虛的改口:『那....要要不然當武林盟主的候選人也行!!』

  

  突然英雄場發出渾厚內力的雷聲:『誰的口氣那麼狂!!!!要做武林盟主現跟我比過罷!!!』

  

  『誰的口氣那麼狂!!!!要做武林盟主現跟我比過罷!!!』充滿雄厚內力,如雷的喊聲,大概方圓數十里的人都聽到了。

  

小蝦米抬頭一望,嚇一大跳,道:『是你!?兄弟!你怎麼會來!!』那人年紀也有一大把,怎麼會是他的“兄弟”。

  

那老者朗道:『誰!你叫誰兄弟!?』

  

忽然一條紅衣身影,使著輕功遠遠飛來。

  

紅衣小鬍子,微笑著,道:『小兄弟,這人早已走火入魔性格反覆,早已變成你不認識的人啦!』

  

幾位眼尖的江湖高手已經認出他就是當年的「魔教教主」震南天,而且不少老江湖已經開始逃命,因為震南天只要一個不小心,修為不夠的人就隨時可能被他的「獅吼功」震傷。

  

行仙道人,一躍至紅衣小鬍子身旁,道:『好色鬼我就知道你有辦法!』。紅衣小鬍子皺著眉,笑道:『是有辦法回來還是有辦法把他揪出來!』正常時候的震南天一直是許多底下勢力的主謀,而現在則是震南天為了追殺小鬍子而引到這裡,至於要做武林盟主,則是走火入魔的震南天,現在不知道停留在過去的哪個時期。

  

圓矩大師、拳掌大師、劍華安還有多名高手一躍上前圍住震南天。

  

實在不知道已經瘋了的瘋子會做出什麼事來,圍住是最好的辦法。

  

蓬頭垢面的震南天,低吟漸漸變成大笑:『嘿嘿嘿嘿~哈哈哈哈哈哈我要作武林盟主有那麼多人不同意嗎!?那就少一些人反對吧!!!』接著仰天一嘯,許多人運起功抵住這一嘯。』

  

劍華安牽著劍平的手兩人擺出劍陣。劍華安,擠出難得的話語:『魔頭!!再來接接我的新招!』

  

震南天剎時眼睛瞪得布滿血絲,抱著頭在地上滾,口中不停的喊:『兄弟~~~你在哪裡!!兄弟~~為什麼騙我!!!兄弟~~~我對不起你!!!劍......別敬酒不吃吃罰酒!!酒鬼滾遠一點!....』等等亂七八糟的話。

  

正在眾人鬆懈下來,震南天突然站了起來,所有人又是一陣緊張,震南天一跳三、四丈。

  

紅衣小鬍子急道:『別讓他跑了!!』。語畢立刻就有好幾個輕功了得的高手抓住震南天腳後跟。

  

陰派內功高手,冷飛霜忽然出現在震南天的頭頂,抓針刺進震南天的天靈蓋,震南天痛苦得面目猙獰。

  

冷飛霜著地後向著紅衣小鬍子,冷冷的問道:『這樣就行了吧!』。不等紅衣小鬍子回話冷飛霜飛也似的離開。

  

紅衣小鬍子望著天空逝去的身影,小聲的說:『嗯~這樣就夠了,這針扎的真是漂亮!』這針封住他的功力。

  

小鬍子接著拉著小蝦米,道:『快用「改骨術」廢了他武功』。

  

小蝦米遮著臉,沮喪道:『不會吧~教我這麼好用的功夫居然是個大魔頭!!』走到震南天面前,小蝦米為震南天的痛苦感到同情,回頭問紅衣小鬍子:『這的要這樣~他....不會死吧!?』

  

紅衣小鬍子笑著說:『如果你不廢了他武功,那其他人就會廢了他的命!快吧!不然我布的局就快失敗了!』震南天正運功逼出身上的針,針很快逼出三分,要是普通人被冷飛霜扎針極難有人能夠用運功的方式拔出。

  

  小蝦米大聲喊道:『兄弟對不起了!!!』

  

汪鳩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