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潮漸漸離開木樁搭成的英雄會場,有的幫派忙著拉攏表現良好的參賽者想出名的都出名了,陰陽家也忙碌的拆掉木樁有調裡的迅速拆掉。

  

指揮拆遷的玄冥子,望著小蝦米獨自托腮蹲坐在棵大樹下。

  

玄冥子放下手邊工作,快步奔至小蝦米身邊,玄冥子很開心的向小蝦米打招呼:『嗨~未來的武林盟主在煩惱些什麼?』

  

難得見到小蝦米愁眉苦臉,回道:『啊~~算命仙你看!有好多人拉著好多人進他們加幫派做事,我這個第一名怎麼連隻貓都沒有?是不是這個世界學大魔頭的武功就會是貼上壞人標籤,人家怕麻煩!?對了你們算命家,怎麼會辦這種容易引起紛爭的比武大會,那不是很腥風血雨嗎?』

  

玄冥子笑得很俊,道:『最早開始舉辦英雄會的是震南天為了引起武林勢力大弱,所採的陰謀,而且這種出名的機會,就算震南天的玄天教滅了,就算不辦也有人會吵著辦,這個出名的機會不是這麼容易讓世俗的人放棄。

  

但是少俠別擔心要不是你,震南天這個威脅才得以解決,你放心不會有人把你當歹徒看的~本家一定會讓你成為武林盟主的人選,我還有事要忙!』玄冥子很親切的向小蝦米揮揮手。

  

本來要走的玄冥子有轉頭過來,續道:『少俠可別看輕自己,能被小鬍子前輩選中「變天計畫」可就不是簡單的人物!』

  

小蝦米回復以往自信的笑容,問道:『呵呵那為什麼其中不選你,卻選了「了孑孓」?』當年許多高手能聚集,再現當年情況都是了孑孓「騙」來的。

  

玄冥子笑道:『師兄實在很聰明,他知道除了本家已外,如果讓不軌之徒得逞恐怕會更難控制,師兄他為了減低仇恨,才纜下這個麻煩,不過也因此離開本家,之前他坐的位子可是大師兄唷,雖然除了我和家師以外,很多人根本家弟子對他所作所為不能認同也不以為然,但我卻知道這總逆行的解決方式卻也是減低麻煩的一種。』

  

小蝦米好奇問道:『呵呵在我們那個世界,不對我的家鄉,那叫逆向超作,原來了孑孓也算是一個“子”啊?』

  

玄冥子摸摸鼻子回道:『呵~他原本就叫「不成子」!』。還真的是不成子。

  

  小蝦米微笑的目送玄冥子離開。

  

  

『請問~你就是未來的武林盟主嗎?』一句聽了很舒服的話,讓小蝦米注意到身旁的三個人的腳。

  

小蝦米興奮的站了起來:『有!!就是我!!』看到一個文質彬彬微笑的漢子,身旁站著一位長髮持劍的瘦漢子跟一位笑得像彌勒佛的和尚。

  

這位很有禮貌的漢子,道:『喔~忘了介紹,我是忠義馬幫馬幫主。』

  

小蝦米大小眼,道:『馬幫幫馬馬幫主?……ㄟ到底是馬幫的幫主還是姓馬名幫主,還是還是姓馬沒說名字但是幫主!』

  

馬幫主笑瞇了眼,道:『我姓馬沒說名字不過我是馬幫的幫主,忠義馬幫!這位帶劍的是馬幫的左手「鐵劍貞」,像彌勒佛的是右手「趕星彌勒」,別看他的身材如此,他動作是馬幫中最靈活的喔!』

  

趕星彌勒、鐵劍貞互指著對方,同時道:

  

鐵劍貞:『叫他南佛星就好!』在某些地方語言,睪丸跟「南佛」有諧音相似。

  

趕星彌勒:『叫他鐵真劍(賤)就行!』同時說完已經互相拉扯對方耳朵跟肚皮。

  

小蝦米指著兩人,笑道:『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們真好笑,馬幫裡也這麼好笑嗎!』

  

馬幫主點點頭,道:『呵呵~是啊。每天都這麼有趣呢!我能為你介紹馬幫的理念麼?對了!還要幫你當上武林盟主!』

  

  小蝦米露出食指畫不,道:『NONONONO介紹就免了~每天都這麼快樂,武林盟主又算什麼,我已經想加入你們了!!』

  

  

  廂房外走廊離去的人吵吵鬧鬧,人來人往的景況透過紙窗閃耀,方圓、圓緣正在收拾著行囊。

  

方矩大師忽然推開,道:『圓緣、方圓準備好了嗎?』

  

圓緣、方圓異口同聲:『準備好了師父!』

  

方矩大師叮嚀,續道:『想想有什麼東西忘了帶?』。說完,圓緣的動作停止了下來,包袱擠給方圓,圓緣道:『師父~我我留了東西在在別人那!我我我去去拿回來!』留了心忘了拿。

  

方圓手足無措,道:『嘿!師弟等….』來不及交代,圓緣很用力的推開門,慌張的跑出去。

  

每一個人都往出口走只有圓緣逆著大眾行,焦急的圓緣把頭抬的高高的,怎麼女子廂房的路怎麼如此的遠。

  

身邊有不少從女廂房走出來的女子不停的暗笑這個荒唐的沙彌,圓緣早已忘了出家人更是「男女授受不親」摩肩擦踵的,圓緣慌張的推開那遙想咫尺的門。

  

  圓緣:『走了…』

  圓緣掩面坐下離最近的椅子,一種就在眼前失去,再也見不到的惋惜,無憂的圓緣第一次嚐到鼻頭酸的感覺,心想:『可惡我是出家人耶!怎麼可以….

  圓緣注意到了桌上的一張紙,伸手一扯。

  信上只有幾個字:『小光頭,如果你還俗了,就來栗栗族』

  『師弟你在看什麼該走啦!』方圓突如其來的這一聲,圓緣慌張的把信吃了進去。惹的路過的幾位女子的竊笑。

  

汪鳩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