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又更冷了

  

不過今天望劍生和林御廚與名醫三人作的藥膳終於讓銀荷服下。

  

雖然患了離魂症不會說話的銀荷,卻從她的表情知道他相當喜歡。

  

冰山美人的笑是非常有殺傷力的。

  

銀荷的笑讓望劍生三人放下了心,望劍生今天也想放個假,擔心這碗湯會什麼時候吃膩,那不會是今天的事。

  

望劍生高興的走回「西門鏢局」,一到門口望劍生只覺得守門人表情很奇怪。

  

望劍生還是一樣給了他們熱情的招呼。

  守門人只有複雜和扭曲的表情。

  望劍生還是走了進去,很快的找到西門摧花。

  西門摧花一臉忍住憤怒的感覺。

  望劍生馬上問道:『怎麼了!』

  西門摧花冷冷道:『被劫官銀兩百萬兩,這個不打緊,這點錢我們家付得出來,死了三個鏢師,蒼狼也生死不明,錢再多也買不回。』

  

望劍生吃驚的「啊」了一聲。

  

西門摧花,冷笑道:『這還不是最吃驚的,有人看到兇手就是你!』

  

望劍生一時暈頭目炫,道:『不可能,我在慕容秀家!』

  

西門摧花道:『就算你不在慕容秀家,我也絕不會懷疑是你,你幫了我太多,就真的給你劫了鏢,殺了人那也無妨,我不相你要的只是這些錢,但實際就是有人看到你動的手,你走吧!望先生!這是我最後一次叫你望先生了,你也不須為死去的人上香,只怕讓人覺得更噁心,走吧,望劍生!』

  

望劍生一樣露出平常的微笑,只是這微笑當中含了多少的苦,道:『西門公子,我會查清楚的,不管是誰搞怪!』

  

望劍生轉身要走。

  

沈智勇早已無聲無息的出現在望劍生身後,道:『我可以替丐幫給你做擔保,不過你得先證明,你去了那裡?』

  

望劍生有點放下心,道:『好,有你支持就算沒有擔保我也很開心了

  

人總是會需要朋友的。

  

西門摧花,道:『望劍生,我知道不是你!但請讓我相信,找到兇手的話我們再喝一杯!』

  

  

兩人在鏢局各挑了匹馬。

  

沈智勇問道:『你的劍呢』

  

望劍生把劍抽出來給沈智勇看,上頭還有兩人上次鬥劍的痕跡。

  

沈智勇心想:『嗯,痕跡跟上次一樣。』接著又問道:『你用刀嗎!』

  

望劍生楞了一下,回道:『我不用…』不想讓人知道曾經用刀時候是多麼殘忍,但想了一會還是老實回答:『以前用過,不過我很久不用刀了。』

  

沈智勇「喔」了一聲。

  

望劍生道:『不如先到慕容府,林廚子跟郁名醫,知道我去哪!』

  

沈智勇道:『不用,我這方面已經打聽知道了。』

  

沈智勇道:『我現在要清楚的知道你不在的時候真的只是去做湯嗎!』

  望劍生道:『回竹林吧!』

  駕馬奔出。

  

  馬奔進竹林望劍生已經跳下馬,射入竹茅。

  望劍生大喊:『壬月!』他希望他的女神能救他。

  望劍生一推開門,壬月粉紅的身影已經在門口等他,好像專門等他的樣子。

  

望劍生很開心的問:『壬月是不是這幾天都在這裡做湯!』

  

壬月帶點微笑的說:『望大哥你回來啦,十幾天不見你到哪裡去了。』

  

望劍生大吃一驚,心想:『壬月妳為何要這樣說?』還來不及說話。

  

已經有許多人跳出來圍住望劍生。

  壬月纖細身影立刻從望劍生眼前消失。

  纖細的身影已被丐幫的人淹沒。

  望劍生轉身想跑,但只是休想。

  不只是圍住他的人。

  沈智勇吞了一口口水,道:『望劍生!』這一句話止住了他。

  

望劍生是個聰明的人,他知道逃,只是跳進黃河。

  他只是嚇傻的驚慌失措。

  望劍生一下子便冷靜下來。

  他笑自己曾經就是活在爭權奪利的陰謀中,是自己過的太鬆懈了嗎。

  

望劍生,道:『我還有一個人證能證明我幾天前曾在這裡。』

  

這個人不是飛鳥傲,因為只會被他們以為是套供,一起被抓起來不會更好。

  望劍生只是微微笑。

  

  鬧區、青河、柳樹,撐船人。

  河邊一處酒館,竹葉青。

  陳猛正喝著竹葉青。

  但他一點也不青,他很火。

  望劍生的微笑,陳猛很火。

  望劍生問道:『我們認識多久了。』

  陳猛道:『哼,如果當初我殺了你,現在你已經死五個月了。』

  

望劍生又道:『那你已經殺我第幾次呢?』

  

陳猛笑得很猙獰,道:『這是在刺激我嗎?想要我殺你第六次嗎!』

  

望劍生又揚起微笑,道:『這麼恨我,我殺過你嗎,有這麼大的仇恨!』

  

陳猛道:『哈哈哈哈,你讓我蒙羞多少次!』他已經按劍了。

  

望劍生道:『這麼恨我,你能說出你上一次殺我是什麼時候在何處嗎?』

  

陳猛已經出劍了,道:『才五天你就忘記在你破屋子那天的事了嗎?』

  

望劍生大笑。

  

陳猛停住,道:『笑什麼!』他怕望劍生又有詭計。

  

笑得很邪惡。

  丐幫的人全都出現,陳猛心想:『該死的望劍生,倚多為勝嗎?』直冒冷汗。

  

大概陰謀者沒有想到望劍生會利用自己的仇人平反吧。

  沈智勇也知道仇人是不可能替仇人說話的。

  

  

  所以望劍生很開心的,破例的去找了飛鳥傲。

  他難得的想痛快喝一場,所以他還是懷念以前的朋友。

  又回去飛鳥傲住的客棧,望劍生現在不管又接觸飛鳥傲有什麼關係,他還有一個在丐幫有勢力的朋友。

  飛鳥傲當然很開心。

  而且又給了他另一樣很珍貴的酒。

  

  一樣的房間,不過美麗而特別的燕妃霜現在不在。

  

望劍生叫了好多菜,肚子有東西喝酒比較不會醉,不是因為這裡的東西好吃。

  

飛鳥傲,道:『這一缸酒很特別,而且又有很多療效,是個好喝又特別又珍貴的酒,這一定會被你寫入饕神圖。』一罈用粉紅色絲布罩住的酒。

  

望劍生很高興的細品這特殊的酒,有點奶味卻喝不出是什麼樣的奶,而且酒色是透的不可能是用奶作的。

  

平常喝酒豪氣的飛鳥傲也喝謹慎,這真的很珍貴,又道:『這酒還能永保青春!真的是很珍貴的酒,不過這就給你了,讓你徹底去編寫饕神圖。』對好朋友跟這酒來比,好朋友飛鳥傲比較重視。

  

望劍生不客氣的收下了,他對飛鳥傲總是不會這麼客氣,好朋友是不會這麼客氣的,所以望劍生還當他是好朋友。

  

望劍生忽然想到什麼似的,道:『我要離開!』

  飛鳥傲有點微燻的笑,道:『要跟我回去嗎!』

  望劍生,道:『我要離開中原,我要帶著壬月走,有陰謀已經找上我了。』

  飛鳥傲問道:『誰?』

  望劍生,道:『我不知道,而且我不知道害我會有什麼好處。』

  

飛鳥傲微閉眼睛,道:『有,除非說已經不只我一人知道你有藏寶圖!』

  

望劍生,道:『江湖上傳說我的饕神圖就是藏寶圖,唉,希望別胡亂搶去又不懂道理的毀之。』

  望劍生收起那罈酒,起身,道:『我必須走了,壬月會在竹茅說那樣的話肯定是被逼的。』

  飛鳥傲身子斜了,道:『你還沒醉就要走!』

  望劍生,道:『可是你已經醉了。』

  望劍生已經關上房間的門。

  

汪鳩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