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天又將至,已是黃昏彩霞時。

  

望劍生去過了鏢局的宿舍,上了那幾個人的香,告別了那幾人。

  

當然很多鏢師不以為然,但望劍生知道沈智勇會幫他平反,只告訴他們兇手不是他。

  當然他也找了西門摧花。

  這可能是望劍生最後一次來這豪華的鏢局。

  他們正在喝酒。

  望劍生,道:『西門公子,丐幫已經證明我不是兇手,你說的,我們喝一杯。』

  

西門摧花把酒喝了,道:『乾!』雖然他現在相信了,不過心底卻有了疙瘩。

  

望劍生,道:『我要離開了。』來這裡有些時間是來收拾自己的東西。

  

西門摧花,道:『要去哪?,我可派人送你!』

  

望劍生把酒杯放下,道:『不知道,總之是到另一個地方,這裡太多人認識我了,而且再繼續在這理我怕拖累別人。』

  

西門摧花,道:『饕神圖…不編了嗎?』

  

望劍生,道:『多虧了林御廚,我編的也差不多了,是該離開了!』

  

兩人安靜許久,涼菜,冷酒。

  

望劍生,道:『我不知道壬月是不是喜歡你,如果她要留下請你照顧他。』

  

西門摧花沒有說話,冷著壬月有很大半的因素是,她是望劍生喜歡的人,偏偏壬月又愛糾纏著西門摧花。

  

但西門摧花也是人,而且是個帥俊男人,也漸漸對壬月有好感。

  

所以西門摧花不知道該講什麼。

  

望劍生又猛然喝了一口酒,站起身子露出以往的微笑,走了。

  

西門摧花又道:『丐幫想要我資助…加入丐幫!』

  

望劍生頭沒回,道:『那很好啊?他們可是天下第一大幫,而且做事,靠的也是關係。』

  

  

西門摧花對著他的背影揮揮手。

  

  夜霧,竹林,藍色的天空,明鏡的月。

  望劍生慢慢的走進竹茅,複雜心情。

  一進竹茅想整理行李,卻全都翻的亂七八糟,連蒐藏兵器的密牆也倒了下來。

  

就算早上丐幫的人全都來堵他,密牆也不可能倒下來,密牆只有壬月知道。

  凌亂不堪的一切,東倒西歪的家具,壬月呢。

  她會到哪去?

  望劍生開始收拾這裡的一切,收拾到一半,心想:『我就要離開了收拾這裡做什麼呢?』

  或許是想留給壬月吧,他確定是帶不走壬月了。

  收了幾本饕神圖的抄本,要走出門外。

  壬月又出現了,她傷痕累累,衣衫凌亂,粉紅沾著土色。

  

壬月跪了下來,哭道:『望大哥,是他們逼我…』

  

望劍生衝了過去想抱住他,衝過去的時候心中想著:『我要是真的抱住壬月會不會有失禮性。』

  

望劍生還是抱住了壬月,道:『我知道你是被逼的,別擔心,跟我走吧。』

  

牽起了他柔軟的手。

  

壬月道:『望大哥,你的饕神圖可有忘了?』

  

望劍生走在前頭,道:『嗯!原本跟抄本都拿了!』

  

說完正好青城四劍從竹林冒出來。

  

高大的是大師兄叫余貫,披頭散髮的排二叫江劍星,排三的乾扁漢子叫李四季,排四的文人叫唐俊傑。

  

也就是陳猛的四位師兄,想不到又見面壬月又在場。

  

望劍生當然知道自己要是出了意外,壬月會怎麼樣的下場。

  

望劍生嘆了一口氣,道:『你們又想怎麼樣!是不是又要替陳猛討回公道。』

  

余貫道:『你讓我們師弟在丐幫面前出了這麼大的糗…』

  

望劍生苦笑道:『我就知道…接下來你會說要討回公道!』

  

四劍已經拔劍。

  

望劍生牽著壬月退回東倒西歪的竹茅,抽起倒下的密牆的武器,是兩隻雙勾。

  

腰間還有兩把劍為何還拿雙勾,而且看起來這對雙勾還比腰上的劍還精貴,四劍個個有這樣的疑問。

  

江劍星道:『哼,又有什麼詭計。』陳猛常對他們說望劍生常施詭計。

  

望劍生從竹茅單身出來。

  

四劍分別東西南北的圍住他。

  

望劍生一出,四劍包圍的刺了過來把望劍生包成「回」字,如水銀擲鍋,時併時散,同進同出,望劍生委身躲過咽喉的四劍,四劍退開後,望劍生以左腳為支點的翻轉身子,雙勾,勾回四劍抽離的劍。

  

四劍又被望劍生使力拉回相互碰刺。

  

余貫跟江劍星功力較高,來得及把劍抽回,但李四季與唐俊傑則是差點要了對方的鼻子。

  

這一碰撞四劍陣師勢,望劍生立即運起御劍術,以圓的方式揮砍雙勾,四劍一時無法近身,但這決不是長久之計。

  

單打獨鬥望劍生絕對能個個擊破,偏偏只要一鬆懈御劍術,四劍又會同時進攻。

  

望劍生心念一轉,丟出一銀勾扣傷唐俊傑,手中劍立時被御劍術的力氣向李四季那方拉,御勾拖劍的刺向李四季,飛劍猛烈,李四季擋歪飛劍,刺進膀子。

  

  

但隨即余貫與江劍星搶攻望劍生。

  

望劍生功力不深,距離太遠的御劍又花費太多力氣,回身只擋住余貫左脅的一劍,江劍星另一劍已刺進右腿。

  望劍生眼看無法再抵擋接下來的攻勢。

  

  忽然竹林裡卻下起了花雨。

  月亮很大,有夜霧,竹林。

  但怎麼會有花雨飄下,現在不是春天這也只有竹子。

  

望劍生倒在地上仰望著天空,心想:『我死了嗎?怎麼會有櫻花。』

  

『櫻花?』

  余貫,道:『這是什麼花?』

  江劍星,道:『怎麼會有花?』

  他們停住了手,還在懷疑時,花卻越來越多。

  視線就快看不見,快被花海掩沒。

  余貫的腰際卻灑出了血花。

  余貫一聲驚呼,江劍星:『師兄怎麼了啊?』說完自己的腰也灑出大量血花。

  

躺在地上的望劍生拍落眼前的花瓣想看個清楚,大量的花雨只下在余貫、江劍星跟自己附近,李四季跟唐俊傑較遠的他們是沒有下花雨的。

  

李、唐兩人看著兩師兄遭遇不測,他們可看清楚,是一位帶著狐狸面具的東瀛武士。

  

剛看清楚時,李四季已經從肩膀到腰間剖斷,東瀛武士一躍直刀要刺進唐俊傑,唐俊傑舉刀一格,東瀛武士又向他面目灑打花瓣,唐俊傑眼睛一酸,一閉眼,冷刀已經刺進他的胸膛。

  

望劍生,吐了一口氣,淡淡的說:『是你。』

  

東瀛武士把狐狸面具拿下。

  

飛鳥傲冷冷的笑,東瀛話:『要走,也不等我酒醒,我是跟定你了!』

  

除了飛鳥傲來了,燕妃霜面無表情的蹲在一旁。

  

飛鳥傲從行李中拿出了那把陰森的刀,持在望劍生眼前。

  

飛鳥傲,東瀛話:『拿去!就是你沒用自己的刀才會差點死在這四個畜生上。』

  

望劍生,不領情的用漢文道:『不用!』

  

四人在東倒西歪的竹茅休息了一會兒,用竹子削成柺杖,包紮了傷口,就沖沖離開。

  

青城四劍的屍體被詭譎的花瓣掩沒,也沒確認他們是不是真的死了,沒處理的就離開。

  

飛鳥傲以前是東瀛忍者訓練出來的,望劍生一直很好奇他到底怎麼藏好這麼多花瓣的。

  

一行人走在還沒亮的天走。

  

走到中午他們正好在一處草搭的茶棚,這裡樹很多。

  

茶棚子坐著二十幾位戴帽的捕快。

  

為什麼會有這麼多的捕快在一起。

  

望劍生只希望他們不來找麻煩。

  

一個捕快問了茶棚的小老頭,道:『老闆!這附近有沒有人在作案?』

  

小老頭和氣的道:『大人,自從西門鏢局收了黑寨之後已經平靜好久嘍。』

  

望劍生神經繃了一下。

  

壬月則向小老頭要了些粗糙的食物,一壺烏龍茶跟幾盤吃不飽的糕點點心。

  

壬月向望劍生微笑,遞了杯茶,好似在安慰望劍生。

  

捕快平靜了一下,忽然又向小老頭問道:『這附近有沒有異國來的人?特別是東瀛人?』

  

飛鳥傲不以為意的喝了杯茶,也沒做什麼掩飾的動作。

  

小老頭回道:『大人,東瀛來的人怎麼樣嗎?』

  

一個捕快道:『根據線報,最近會有兩個東瀛人經過這裡,不知想進行什麼陰謀,多注意注意。』

  

望劍生整個臉都沈下來,「這又是幕後黑手策劃的嗎?」

  

  

一個瘦小的捕快走了過來問望劍生,道:『這位大俠,可有什麼什麼線索嗎,可有看到東瀛人嗎?』

  

望劍生自己就是東瀛人,不過他的漢文說的好,道:『大人,我們一路相安,沒看見什麼東瀛人。』

  

望劍生現在只希望這一幫人不知道東瀛人穿些什麼,因為飛鳥傲就正穿著日本武士的長袍。

  

捕快要走了,放了一銀兩朗聲道:『謝啦,小老頭!』

  

望劍生心道:『希望他們別走之前又轉過頭來說我就是東瀛人!』

  

望劍生也正好要起身走。

  

一位捕快很熱心的又跑回頭,對著望劍生右腿的傷道:『啊呀,大腿傷了還要趕路,來!這是我們龍虎衙的金創藥…』

  

望劍生驚道:『大人不必客氣!』

  

  

那位捕快彎下腰要看望劍生右腿的傷,正要說話,一塊黃銅作的令牌,居然從望劍生懷中掉出來。

  

那位捕快眉頭一皺,喊道:『弟兄,有沒有人掉令牌!』

  

好心捕快仆刀已出。

  

飛鳥傲遮著自己的臉,東瀛話道:『糟糕了!』

  

後面幾位捕快開始互叫「他說東瀛話,那怪衣裝的男子講東瀛話」

  

「圍起來!」

  

望劍生連什麼自己為什麼要偷他們的令牌都不知道,怎麼可能自己卻偷了他們的牌。

  

在什麼時候?

  

望劍生還來不及疑慮,他已經要拔劍了。

  

又忽然有捕快道:『他的身形跟上次劫西門鏢局的官銀那人好像啊!』有幾個捕快是當時當地值班的人。

  

一個高壯的捕快指著說:『帶回去再說!』

  

望劍生忽然掙扎,要不要拔劍,得罪了官府麻煩可能更多,落了他們手裡陰謀者又會麼樣。

  

望劍生忽然把竹作的柺杖丟向一個向他走來的捕快,這捕快被逼退一旁。

  

其他人也和飛鳥傲招呼起來。

  

望劍生跛著的腳能走多快,一刀砍過來,望劍生兩指一伸,這捕快只是普通武人,望劍生肉掌再出,一拍,斷了一刀卻又有三四刀向他招呼,望劍生這招並不熟練,不過還好這些捕快不夠厲害,連續夾斷好幾把刀,但掌子卻也血流如柱。

  

跛著箭步出了刀網,抓住了小老頭。

  

  

望劍生道:『各位愛民如子的大人們,站在原地別動!否則這老頭命不保!』

  

圍網的捕快個個只敢怒,心中叫罵。

  

望劍生抓著小老頭跛著腳退,邊道:『壬月!傲!燕姑娘!我們快走吧!』

  

  走了半里路,在一處枯樹下。

  望劍生放開了小老頭,道:『對不起了老伯!』從懷裡拿出一本饕神圖抄本,給了小老頭,望劍生告訴了這圖的用處,小老頭還感激了他再離開。

  飛鳥傲扶著他又是走了一兩天。

  

汪鳩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