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冷的空氣,湖,雪。

  水無月慢慢的把劍收了鞘。

  水無月,道:『我已經決心退隱,你好自為之吧!』他察覺附近已有三個人。

  望劍生知道說這句話代表水無月不會再涉閒事。

  望劍生又說:『再會,反正我本來就是將死之人,活著也不能再做什麼。』

  他並不像水無月那樣的功力高深,只察覺到附近來了人,不過那又如何,自己已經撤底失望了。

  水無月慢慢的離開。

  

  一股惡臭,一條黑影,滿是臭血的繃帶。

  奔到望劍生的身邊。

  亡劍生,訕笑,道:『哈哈哈哈哈哈上天果然要我殺你!受死吧!』

  

  雪已停,血已沒入雪中。

  雪地上凌亂的躺著兩個人,不!因該叫死人。

  一個生前叫亡劍生,一個叫望劍生。

  瘦小黑漢子東張西望的找著什麼。

  陳猛瞪大眼,笑道:『哈哈哈哈哈哈!那人說的不錯,望劍生我果然在這裡找到你了!』

  陳猛舉起刀,笑道:『哈哈哈哈哈,你看你面目都被人剿爛,我來取你的項上人頭。』

  「啄」一聲,望劍生被剿爛面目的頭俐落的切了下來。

  

  冷天氣,人氣味道雜混的客棧,羊肉火鍋、酒味、人味。

  胖胖的趕星彌勒,正夾口羊肉給雙手癱瘓的小蝦米。

  趕星彌勒哄小孩似的,道:『來!啊!』

  小蝦米:『啊~~~~』一口吃下。

  

  「讓開!讓開!」

  說這句話不是火鍋來了。

  兩個年輕的青城派弟子,新收的青城派弟子,陳猛終於有了師弟,因為殺了滅門殺人魔望劍生,慕名而來的新弟子。

  陳猛神氣的坐了下來,朗聲道:『各位鄉親父老,有無什麼事要我代勞處理的!』

  看來因為望劍生一事,陳猛在這個地方變成了英雄。

  

  趕星彌勒,摸摸肚子,道:『喔!敢問這位少俠,做了什麼大勾當嗎?在此替人分憂解勞!?』

  年輕青城弟子,道:『西門鏢局的總鏢頭西門摧花、丐幫的八袋、五袋長老蘇花子、沈智勇,都打不過的殺人魔,被本派陳猛師兄所滅。』他故意漏掉青城四劍。

  陳猛聽完哈哈大笑,走了過去,一腳踏在小蝦米的椅子上。

  陳猛認出了小蝦米。

  小蝦米沒有動,因為他聽說過許多青城派的弟子為人,萬一被他知道自己的手斷了,一定會被他們整。

  趕星彌勒笑笑的對陳猛舉杯,道:『陳猛大俠,我先敬你一杯!』

  陳猛拿起杯酒,道:『和尚也吃肉也喝酒?』

  趕星彌勒,喝了酒,道:『酒是穿腸毒藥,多喝一些才不會危害世人,肉就是屍體,既然死了就要快點度化他們,讓他們早日投胎!』

  陳猛不知道要說什麼了,額頭暴上了青筋,手一拱就要離開。

  趕星彌勒又問道:『有件事情請陳猛大俠分憂解勞!』

  陳猛又高傲的眼神一漂,道:『說吧!』

  趕星彌勒笑瞇瞇的道:『我們找痛苦神醫,蘇肥!』

  

汪鳩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