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

  寒冷的空氣,湖,雪。

  水無月慢慢的把劍收了鞘。

  水無月,道:『我已經決心退隱,你好自為之吧!』他察覺附近已有三個人。

  望劍生知道說這句話代表水無月不會再涉閒事。

  望劍生又說:『再會,反正我本來就是將死之人,活著也不能再做什麼。』

  他並不像水無月那樣的功力高深,只察覺到附近來了人,不過那又如何,自己已經撤底失望了。

  水無月慢慢的離開。

  

  一股惡臭,一條黑影,滿是臭血的繃帶。

  奔至望劍生的身邊。

  亡劍生,訕笑,道:『哈哈哈哈哈哈上天果然要我殺你!受死吧!』

  望劍生動也不動,道:『死之前能不能讓我知道一些事。』

  亡劍生笑裂了嘴,道:『都快死還想帶著什麼下地獄嗎?』

  望劍生,問道:『是不是你跟紅火狸假扮我去劫西門摧花的鏢,慕容秀是不是拐騙我離開西門標局的共犯?』

  

  亡劍生又笑了,回道:『是我殺了那些鏢師,真是不堪一擊,但如果說慕容秀是共犯你也太抬舉他了,他正忙著跟女人玩呢!你都知道了吧!要走了嗎?』

  亡劍生高高的舉起黑鏽刀,望劍生吸一口氣,閉起眼,來的卻不是一刀。

  亡劍生拿著粗鹽用力的擦在望劍生的傷口。

  望劍生痛苦一叫。

  亡劍生又大笑:『哈哈哈哈,我才不會讓你死得這麼輕鬆呢!』

  

  望劍生忽然聽見一個熟悉的聲音。

  

  蒼狼說道:『喂喂喂,你這人怎麼這麼討厭!』

  亡劍生轉頭一看,道:『你來做什麼!』

  蒼狼說:『饕神圖我還沒到手呢?聽說那是藏寶圖!』

  望劍生笑了出來,道:『蟑螂,原來你沒死。』

  蒼狼又對著亡劍生說:『我答應你們讓設計劫鏢,可是我後來覺得那一箱官銀比起來,饕神圖值太多了,根本不能相比!』饕神圖他師妹一直想要。

  

  亡劍生斥道:『大家說好了各取所需,你要錢,叫化的要權,紅火狸那三八要圖,我要他的命!膽敢阻止我,小心一併要了你的命!』話尾一說完,蒼狼搶先出手,探爪抓去,一瞬間他倆之間不到一吋,黑鏽刀來不及砍出去,蒼狼已經抓住他的手腕,亡劍生又揮一拳過去,蒼狼一樣抓住他的手腕,道:『動作還沒有我快!』說完膝蓋狠狠的朝他的下巴一擊,亡劍生倒栽蔥的在雪地滾。

  蒼狼續道:『你要是殺了他,饕神圖就拿不到了!』

  亡劍生從雪地爬起來惡狠狠盯著蒼狼,道:『阻止我的方法就是殺了我!』舉起刀衝向蒼狼。

  蒼狼一個流星飛身,踢中持刀的那一手,刀卻沒有踢落,蒼狼一個鯉魚打挺,又踢亡劍生的下巴,這一踢,亡劍生整人伏在雪地,全身無法使力。

  蒼狼走了過來,道:『我沒自信取你的性命,不過要讓你全身無法動彈我還作的到!』說完一記手刀落在亡劍生的天柱穴。

  亡劍生當場昏死。

  

  蒼狼又跑向望劍生,問道:『我的解藥呢?』

  

  望劍生笑而不答。

  

  蒼狼心一急,又問:『別笑!』

  望劍生這時才道:『你只要買些絲瓜煮來吃就行了。』他中毒是望劍生騙他的。

  蒼狼懷疑的說:『真的!』

  望劍生咳了幾聲,又道:『我都快死了…』

  蒼狼還是有點懷疑,道:『真的!?』說完便要離開,跑幾步又回頭。

  蒼狼又說:『你都快死了,饕神圖我就拿走吧!』

  望劍生口中來不及說不,蒼狼已經開始搜他的身,把望劍生翻身,從腰後的袋子,一下子就找到。

  蒼狼一躍,答:『本來我是來這邊殺你的,不過念在我們過往情誼,我只拿這東西交差!』跟師妹交差。

  說完最後一個字蒼狼已在數十丈外。

  

  望劍生仰望星空,他懷疑自己就快死了為什麼意識還這麼清楚。

  或許上天還要他活著報仇,但全身的筋骨已壞,又拿什麼報仇,或許自己因該回到過去的殘忍,或許自己不該這麼的手下留情,不該隱藏自己原本的武功,但是當初也是為了掩人耳目,也逃不過如此下場,現在只想眼睛一閉就到了別的世界,但閉上了只是浮現更多往事,包括壬月的一切。

  

  被雪染成的銀樹叢,發出聲音。

  飛鳥傲頂著大光頭杵著柺杖,手腳無力似的走近望劍生。

  飛鳥傲吃驚的說:『小路,你怎麼變成這樣!』

  望劍生一聲苦笑。

  

  飛鳥傲把視線移到亡劍生,發著抖的手一刀刺進了亡劍生的胸膛。

  望劍生又答:『我才想問你,你怎麼會變這樣?』

  飛鳥傲面有難色,過了一會才說出,啞巴劍客也把他的武功給廢了。

  

  倒地的望劍生聽見遠處傳來腳步聲,便低聲喊:『傲,有人來,快躲開。』

  飛鳥傲眼神忽然變的冷酷,東瀛話,道:『還會有多少追兵…小路你因該不會怪我!』

  望劍生充滿疑惑,飛鳥傲搬動望劍生身體,當然一動全身俱傷的望劍生就痛的受不了,飛鳥傲開始脫掉望劍生全身上下的衣物,冰寒入侵他的身體,他卻只能發抖忍受一動就痛的痛苦。

  接著飛鳥傲也脫掉亡劍生的衣物,還有抽下惡臭的繃帶,抽下繃帶才看清楚,原來亡劍生的臉半邊是毀容的、是血爛的,那剩下的半邊居然是個美男子,那他到底曾經受了什麼樣的苦。

  

  飛鳥傲面無表情的拿起刀把這剩下的最後的完好皮膚也一併剿爛。

  飛鳥傲接著拿起刀子對著望劍生。

  望劍生,東瀛話,道:『傲,你想做什麼。』

  飛鳥傲神情很奇怪,東瀛話,回道:『為了逃避追兵,我想你不會怪我把你變的跟他一樣!』

  望劍生大驚,看來自己還要受的苦還那麼多,想不到被啞巴劍客廢了武功、剃了光頭的他居然會這樣的報復在自己的朋友上。

  望劍生一面還虛弱的說著:『不,你冷靜點,傲!』

  

  飛鳥傲一手抓著他的頭髮,手起刀落,粗劣的的手法,變成稀疏有長又有短的髮型。

  望劍生吐了一口氣道:『還好只是剃頭髮,不是毀我容!』可是一方面又擔心自己變成這樣的怪髮。

  飛鳥傲繃帶把望劍生纏上,自己則踉踉蹌蹌的躲起來。

  

  

  飛雪,冷風,非逝的景物。

  蒼狼不斷的喘出的白霧,盡力的飛奔在大道上,他又興奮又害怕忽然有追兵,不敢相信居然得手了。

  失敗了好幾次,在他心中望劍生是可狡猾又可怕的對手,當然也是不打不相識的朋友。

  飛奔,心臟猛烈的撞擊,手中握的他認為的藏寶圖,害怕望劍生忽然出現在他眼前笑著跟他說:『你好!』深怕這一次又是望劍生整他的謊言。

  深夜,燈歇的紅燈區。

  一縱身,無聲的踏上屋簷,他知道下一刻,飄雲師妹就是他的人了。

  蒼狼高興的打開窗戶,喊道:『師妹!』

  飄雲還是那樣的可人,不過眼神卻像冰山一樣。

  蒼狼笑著,他認為只要他說出來,師妹又會變的熱情。

  「你看!這是什麼!」

  果然飄雲眼神從瞧不起人的冰山,變成熱情的太陽。

  他對許多客人的眼神都是太陽,只有對深愛著她的蒼狼是冰山,好像蒼狼的情感是隨手拈來,不值得珍貴。

  蒼狼很高興但他在窗邊卻不曉得要說什麼,心中有點罪惡感,他居然還是出賣了望劍生,但這又如何,他要換的就是飄雲的愛,沒多久蒼狼說:『我明天再來!』就走了。

  開心的走了,他準備把犧牲望劍生的事情永遠拋在腦後,明天他會接走飄雲一起逍遙天涯。

  雪積了一些,蒼狼大步的走在積雪的道路上,天亮之前還是很暗,一家包子店已經開始張羅了。

  

  他覺得自己的肚子有點餓,當然也想到自己的愛人是不是也餓了。

  嘴裡咬一個饅頭,手裡滿滿的一袋包子。

  一個翻身就上了相同的屋簷,比雪溶還靜,比飄雪還輕。

  

  蒼狼忍不住興奮的貼近窗戶卻聽見。

  

  「你爸爸那兩個徒弟,一個師兄每天算計逼另一個師兄,每天一定很拼命的為你做事,可是他們卻不知到妳兩個都不愛。」說話的人跟古飄雲躺在床上,居然不是柒伍伍,而是美艷的紅火狸。

  古飄雲貌如十二、三歲的少女,成熟的大腿卻跨上紅火狸,嬌吟道:『可是他們早就不是我的師兄是王八,戴帽子的王八。』說完又親,因為愛的不是男人所以他真的一直是個處女。

  

  一直在窗邊看著兩位絕世美人卿卿我我,上演春宮,腦中雖然感覺殘酷,卻又理性,下半身雖然已經堅硬,腦中沒有憤怒,只有無力,他只是靜靜的看著,或許是嚇呆了,或許是失望,也或許這一幕真的太好看。

  

  原來一切只是利用蒼狼,就連柒伍伍自己也一直以為是他跟古飄雲聯手利用蒼狼,沒想到他只是棋中棋,他誰都不愛,蒼狼覺得要是他輸給了同是男人的師兄還好,他居然輸了一個女人,好歹自己也是帶「把」的。

  

  但是這個世界上愛誰又有錯嗎?!因是沒有分別的,或許只是不能接受,但這個世界上你不能說這是沒有的事,這是天生的也有後天的,這樣只是選擇,蒼狼沒有接觸過不是傳統的愛,他認為相愛一定是男女,所以他現在只覺得自己窩囊。

  但是好壞人也沒有男女之分。

  他忽然覺得要是沒有為饕神圖他跟望劍生會是很好的朋友,但是他現在只是被利用完畢的引棋。

  失落,轉身躍下了屋簷。

  

汪鳩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