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空,夜晚,一樣只有海浪聲。

  一間房間兩張床兩個人,兩個無聲的人。

  他們熟睡了,在窗外監視的人這麼想。

  他拿出了竹管子。

  

  竹管子刺穿窗子。

  慢慢的刺穿窗子,煙悄悄的從竹管子溜了出來。

  監視的人邊吹邊笑。

  

  另一邊的窗子,小蝦米蹲在管子下。

  什麼時候蹲在管子下,他仰頭看著竹管子。

  監視的人剛還要吹就已經昏倒在地上了。

  小蝦米抓著管子,臉漲的鼓鼓的吹,吹紅了臉。

  望劍生也站了起來,道:『沒預料麻煩居然來得這麼快。』

  小蝦米咳了兩聲又道:『這應該是水龍三的手下。』

  

  只有這裡的地頭才會這麼快就能對付。

  不過也只是普通地頭,所以才會用這麼簡單的手法,才能這麼簡單就逃過一劫。

  

  小蝦米,望劍生坐在餐桌。

  菜很久才來。

  望劍生嘆了一口氣,小蝦米少俠這餐讓你白請了。

  小蝦米依然笑,道:『三八呀,錢乃身外之物…』

  望劍生對他笑,道:『不,等會上的菜一定有毒。』

  所以他們才會等這麼久。

  水龍三的手下不太會做事所以破綻百出,別人晚叫的菜都上桌了,自己的桌子上卻只有茶水。

  

  菜終於上桌了。

  小二前腳剛走,小蝦米後腳就拔了幾根頭髮摻在菜裡。

  望劍生端起菜,到了廚房。

  望劍生道:『我要換菜,菜裡面有頭髮。』

  小二面有難色看著旁邊的漢子。

  一個毫不相干的漢子怎麼會在廚房裡。

  望劍生又笑,笑得很邪:『小二,我看你也很為難,不如同樣菜我自己煮,這盤請你再賣給別人。』

  小二:『不不不怎麼能再賣給別人!』

  望劍生沒有回話走到鍋子前,同樣的菜大炒特炒。

  望劍生剷了一匙蔥爆蛤蠣,對那大漢道:『吃吃看!』

  那漢子不敢吃。

  望劍生:『我又不是你怎麼會下毒。』

  漢子對望劍生的舉動大感意外,遲遲沒有去吃這一匙。

  望劍生:『你吃了我就吃你那盤!』

  

  漢子越聞越流口水,為了交差他先吃了。

  不管他吃了之後望劍生會不會吃,這一匙實在很香。

  一吃,望劍生便哈哈大笑。

  漢子知道中計了。

  望劍生便道:『你最好再請我們一桌子乾淨的菜,不然我包你拉肚子三天。』

  水龍三的手下拿了張銀票給小二。

  其實望劍生根本沒動手腳。

  

  一個少年衝了進來。

  「這也是望劍生施施主,不不對大大哥煮的嗎?」

  那位少年就開始大吃那盤被水龍三手下,下了毒的蔥爆蛤蠣。

  望劍生來不及阻止。

  

  那位少年已經睜大眼睛。

  望劍生已經知道不妙。

  少年抓著喉嚨痛苦的。

  痛苦的抓著喉嚨,一個字一個字道:『好…好…好麻!』

  隨即又變的跟沒事一樣,道:『望望望施施主,不不對是大哥,這盤麻麻椒會不會放太多。』

  那盤不是望劍生煮的,當然麻椒也不是他放的,那是一種麻藥,迷昏藥。

  

  水龍三的手下又大驚,他因該昏過去才對,望劍生有太多可怕的朋友,他一溜煙就跑了。

  

  望劍生瞇著眼看著這位頭髮長的很彭鬆的少年,他覺得有點眼熟,過了一會,道:『圓…圓緣!』

  

  一桌子豐富的海鮮。

  這桌豐富的一餐來之前,小蝦米已經趴在桌子上餓的受不了。

  看到這一桌子又生龍活虎,他覺得請望劍生吃飯實在是一個很好的投資。

  三個人坐在餐桌上。

  只有圓緣沒有動筷子。

  他吃素吃習慣了。

  望劍生:『為什麼不吃你不是還俗了嗎?』圓緣跟他說完過程。

  圓緣結巴道:『不不不,我我我還是吃素不殺生。』

  望劍生又笑:『那剛剛那盤蛤蠣怎麼回事?』

  圓緣搖搖頭:『我我只只吃你煮的!』

  

  一個從隔壁桌一個穿得很華麗但氣質卻非常俗氣的有錢人。

  拿了一壺酒站了起來。

  一壺很特別,很漂亮的酒壺。

  他道:『來來來我敬你們一杯。』

  無緣無故為什麼要敬酒。

  望劍生暗笑,水龍三的手法真的很拙劣。

  

  望劍生道:『好啊,來喝酒!』

  小蝦米跟他使眼色,不過望劍生也使了眼色回去,叫他安心。

  那俗氣的有錢人只斟給望劍生一杯。

  望劍生:『因該要給我們三杯才對,你怎麼只斟給我一杯,難道你是針對我來。』

  那有錢人腦筋轉了一下才陪笑:『啊是是!』各給一杯,自己則先把酒乾了。

  望劍生對著圓緣道:『圓緣,這酒好喝喔!』

  圓緣:『喔喔是是是嗎!?既既然是望劍生大哥說的我就喝了!』

  咕嚕一口吞了下去。

  望劍生:『好喝嗎?』

  

  圓緣懷疑道:『好喝嗎?沒沒有味道!』圓緣不會說謊。

  那俗氣的有錢人難以置信。

  望劍生眼裡帶著笑意:『你以為我不知道那是龍鳳壺嗎?不過你可能把兩種酒給搞混了,你看我兄弟一點事情也沒有。』

  

  龍鳳壺,就是有機關裡頭能放兩種酒,這是皇帝逼臣死的一種酒器。

  那有錢人臉色鐵青逃著出去了,手指伸進喉嚨催吐。

  

  小蝦米拿起酒要喝,道:『啊!他搞錯了啊!真好笑!』

  望劍生趕緊抓住小蝦米的手:『嘿,等等!』

  望劍生又道:『圓緣現在是百毒不侵之身,他喝的沒錯就是他倒的毒酒。』

  他已經學全栗栗族所有對毒物的功夫,現在是百毒不侵。

  所以小蝦米差點把下了毒的酒喝了下去。

  

  「人的一生有三不便,大便、小便、大小便。」

  小蝦米邊唱著這歌,邊往茅房進去。

  小蝦米咬著草紙蹲了下來。

  聽見上頭傳來稀稀疏疏的聲音,正要轉頭上去看。

  一個瘦小的男人,一記手刀砍向小蝦米天柱穴。

  小蝦米驚嚇喊出一聲,改骨術一使身子一軟,頸椎歪的很奇怪。

  

  瘦男人劈空。

  下面不會有別的地方了。

  

  小蝦米五官濺到糞水。

  

  一處豪華但古老的屋子,曾經一定風光過的建築。

  水龍三住這裡。

  「誰啊!」

  一個凶神惡煞的人打開門。

  開門看見臉發白的望劍生、有點糞水的小蝦米、被拎著滿身臭味糞水的瘦男子。

  凶神惡煞被屎尿嚇得魂飛魄散。

  

  望劍生道:『人生大事全給你們包了…』就是睡覺、吃飯、方便。

  『…這些拙劣的伎倆你以為很先進啊,好好的招待我們,到時候會給你搶這一杯羹的。』

  

  小蝦米放下那滿身糞水的瘦男人

  兩人離開。

  

汪鳩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