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平凡的小魚村一下子熱鬧起來。

  小地方是藏不住大消息的。

  最紅的是望劍生,他收了一堆禮物,一堆巴結,當然有更多不懷好意。

  圓緣也是懷著為了族人的「不懷好意」才來接近這個有藏寶圖的人,只不過他沒想到是望劍生,他以為的望劍生是冒充的。

  望劍生正坐在小酒館裡應付著,許多搭訕的人。

  這種尋寶的事情,德高望重的武林名宿不會來,或者說也不會親自來。

  小蝦米在望劍生耳邊說:『望劍生前輩!你要的“麻煩”是這些人嗎?』

  望劍生也在他耳邊回道:『不,我要釣的魚還沒出現,餌不夠多!魚很難纏,要用多一點鉤子。』

  小蝦米在想,望劍生還是沒有透露到底有什麼計畫。

  

  門外的太陽很亮,看出去一切都像白的,白中出現一條人影。

  人影用東瀛話道:『徹!你怎麼能把主公,藏寶圖隨意公開呢!』

  飛鳥傲的的頭髮也長出來了,現在披頭散髮,不過眼神還是一樣的勾魂。

  飛鳥傲坐了下來,所有的人盯著飛鳥傲。

  他們以為又一個來搶大餅了。

  

  望劍生看飛鳥傲,有友情的回憶,當然還有那瓶恐怖殘忍的酒,回想起那瓶酒,有的時候他甚至覺得,以前人家都說他跟飛鳥傲一樣殘忍,如果飛鳥傲停留在以前,那麼以前的他是不是也是一樣殘忍。

  

  飛鳥傲把行李放下,兩把刀,拿出「輓聯」跟他自己的「花籃」,「輓聯」還是跟以前一樣,飛鳥傲的「花籃」劍柄卻已經變了。

  飛鳥傲道:『反正我已經用不到了,把我的「花籃」變成變成你的「輓聯」,這樣就是你真正的「輓聯」。』花籃的刀柄變的更長,末端有卡榫,正好跟輓聯能結合變成雙頭刃。

  飛鳥傲又哼了一聲,自言自語道:『反正我已經用不到了。』他的武功被啞巴劍客給廢了。

  望劍生厭惡殘忍,可是明知道飛鳥傲真心對待,他知道他失蹤的這段時間他一定找人把他的花籃改成可以跟輓聯結合。

  

  望劍生摸著這兩把刀,對著飛鳥傲道:『事成之後,我們一起去挖寶,一起讓齊藤家統一大和。』望劍生還是被飛鳥傲給感動,要一起回去過那樣的刀口日子。

  

  飛鳥傲笑得很邪,眼神卻又帶著悲傷。

  

  門口又有一群人進來,這次是不是望劍生等的人。

  望劍生先聲奪人:『我還以為這個漁村沒有乞丐,丐幫的消息會傳慢點,沒想到不比其他人慢。』

  沈智勇、西門摧花帶領一群大小乞丐。

  沈智勇像刀鋒一樣銳利的眼神一點也沒變鈍,身上的袋子變成八袋,不過卻撐著一根柺杖。

  沈智勇瞪著望劍生苦笑,道:『原來你還沒死啊!沒關係我還是可以再讓你死一次。』

  望劍生眼神漂著,輕視著他,道:『喔!之前你解救富可敵國的西門府不讓東洋倭寇控制因此立了大功,是有我才會讓你升上八袋,不感謝我還要殺了我!』

  

  現場只有他跟沈智勇知道,是不是沈智勇的栽贓,望劍生也不確定只不過他是他聽亡劍生說的「叫化子要權」便懷疑是不是他,不過答案也差不多了。

  

  沈智勇的臉紅了起來,像火一樣的燒了起來,卻像是沒聽到這一句,道:『你害我的腳變成這樣,就足以讓我在殺你一次!』他的腳似乎有點萎縮,就是採到暗器的那隻腳。

  

  沈智勇想繼續說,望劍生卻截斷他的動作,望劍生不比沈智勇武功高強,只不過一句話就截住了他拔劍的動作,因為望劍生先截住了他的心,先控制了他的慾望。

  

  望劍生道:『現在殺了我…你可不知道我藏寶圖放在哪裡!』說完這句望劍生看住了西門摧花,西門摧花卻故意看著別的地方。

  

  望劍生忽然說:『要殺我,明天我把藏寶圖公布的時候在殺我!』

  在場有許多衝著藏寶圖的武林人士手全部按在兵器上。

  早上望劍生都會去小酒館坐,好像是特別接應尋寶人的樣子,實際上他一直在注意裡頭是不是有紅火狸。

  

  晚上也是要應付他們,今天晚上應付的是西門摧花。

  星空、海浪在窗外,西門摧花也在窗外。

  「壬月…是不是你殺了她!」

  望劍生正擦手,道:『是她殺了我才對。』

  西門摧花:『那天不該把她丟下的。』是生是死他都不知道了。

  望劍生忽然大笑。

  西門摧花:『你笑什麼。』

  望劍生依然大笑。

  西門摧花在窗外不禁的咬牙切齒。

  但他那裡知道望劍生的眼淚正努力忍住。

  

  早上小酒館生意更好了,望劍生把他那把很平實,很便宜的劍拿了出來,把劍柄的皮一圈一圈的拆下來,裡頭藏的就是藏寶圖。

  為什麼一直帶著這把劍卻不用就是這個原因。

  傳聞饕神圖就是藏寶圖的傳言也不攻自破了,而且也證實了望劍生真的有藏寶圖。

  小蝦米在旁一看心中驚道:『寶藏在釣魚台!難怪未來日本人要釣魚台!』

  望劍生手勢一比,道:『我想各位一定有請能鑑識的人!』

  

  一個人從人群中,笑瞇瞇的走了出來,留著小鬍子,是好久不見的了孑孓。

  了孑孓說了話:『我師承陰陽家,是陰陽家的門外弟子,這個請大家放心交給我來鑑定吧,陰陽家的招牌決不會給我拆了。』

  大家沒說甚麼話。

  了孑孓煞有其事的仔細看,拿放大鏡仔細的看。

  過了一會臉上的鬍子眉毛揪在一起,思考半天,道:『這是真的!這張圖少說也有五十年以上!』

  一個小二送來打賞了孑孓的酒,多半是在場的人的誰請他的。

  群眾忽然擠了過來,爭先恐後的要看這張圖。

  

  忽然整間小酒館一片漆黑,大白天的怎麼會一片漆黑。

  裡頭人聲混亂。

  「小二快點燈!」

  

  掌櫃點了燈,掌櫃說:『這裡一直只有我,掌櫃兼小二,沒有小二了!』

  點了燈,小二不見了,藏寶圖被換成了那壺酒。

  原來整間小酒館都蓋上了黑布,一些人發現藏寶圖不見了趕緊命人把去把布給掀開。

  各路人馬隨即喊道:「一定還沒出這個門!」「不許任何人出去!」

  

  還沒去把黑布掀開,小二送來的那壺酒,「碰」一聲,煙霧又侵略這間小酒館。

  這一下。

  吵雜的酒館忽然冷靜下來。

  所有人動作像靜止一樣。

  忽然聽見拔劍的銳響。

  「唉呀!誰敢胡來!」

  「誰敢動手!」

  接下來連環的兵器互砍聲不斷,呼喝聲不斷,唉呼聲也不斷。

  霧中望劍生、小蝦米齊聲大喊:『沒動手的人蹲下!』

  漸漸沒有兵器的敲打聲。

  望劍生本想引出她,讓這群江湖人為了奪寶而追殺她,沒想到卻反被將一軍!

  霧中地上忽然蔓延火焰。

  這下人多又不清楚方向的小酒館反而逃生不易。

  

  望劍生心中暗罵:『紅狸子心真辣。』

  白霧因為悶燒又燒出更多的黑煙,有的人已經被嗆到咳嗽聲不斷。

  很多人終於找到了黑布,出劍猛力一劃,居然劃不開。

  黑布用鋼絲襯底,沒辦法一次砍斷也只能砍出一小洞。

  煙霧中忽然聽見沈智勇的聲音:『讓我來!』

  唰唰兩聲,砍下黑布,長劍直接也砍死無法躲避的人。

  一群人根本顧不了誰受傷,奪門而出。

  

  各路人馬的頭頭吩咐「分開去找。」

  望劍生也出門了。

  小蝦米說道:『就讓我跟圓緣去找吧!』

  望劍生本來要點頭答應,隨即又做了一個手勢,止住他們兩個。

  人馬散去,丐幫也奔去,除了沈智勇的長劍留血,居然連西門摧花的銀花劍也出鞘留血,沈智勇回頭瞪一眼望劍生,第一時間在迷霧中動手殺人,眼神也透露:『回來再殺你!』

  

  小蝦米又問道:『望前輩你怎麼不給我們追。』

  要找到小二的人並不難,小蝦米這樣想。

  望劍生,道:『不,我剛剛也以為「她」走了,不過我想「她們」一定是待在小酒館。』因為劍柄上有機關,圖上有極細不斷的線,一樣是藏寶圖的襯底,就像魚線一樣,藏寶圖離越遠,劍柄上的銅飾就多轉一圈。

  這把劍是齊藤家大名送給望劍生的,當時飛鳥傲也在場,但當時只有望劍生知道這是藏寶圖,但還是第一次知道這把劍有這種機關。

  

  飛鳥傲卻說:『嗯,一定還在原地,以前我們所學的煙遁,丟了煙玉之後就往敵人的背後逃,或者躲在原地。』

  

  因為銅飾並沒有一直轉,所以藏寶圖絕沒有離開太遠,而且所有奪門而出的人卻沒有看見掌櫃。

  

  小酒館的煙霧稍稍散去,一進門。

  已經可以辨別事物,剛剛沈智勇站的地方躺最多人,一行人不管,後門出口烈陽照著煙霧清楚知道光的軌跡,望劍生從那裡穿過,跟著被陽光照耀的地上銀線。

  

  衝破垂枝樹葉,一處海邊的樹林。

  小二跟掌櫃。

  望劍生笑了一笑,道:『煙霧一來的時候其實根本沒有人動手,是妳故佈疑陣,根本沒有人先動手殺人。』

  小二跟掌櫃眼神忽然轉變,如蛇蠍,美人的蛇蠍。

  沈智勇也從樹林冒出,道:『你錯了就是我先動手殺人的。』

  

  望劍生盯著她們,又道:『看來沈智勇也只是為了師出有名,其實也是為了寶藏,來殺我只是順便。』

  說完「便」字,沈智勇的劍,藏在柺杖裡的劍如白金做的蛇。

  吞噬望劍生的眼。

  望劍生眼裡噴出血箭,踉蹌倒退。

  沈智勇躍上前再補一劍。

  這次要望劍生的心臟,白金蛇口再噬心臟。

  

  銳利的蛇口刺穿心臟,冒著血花的不是望劍生。

  

  白金做的蛇刺進飛鳥傲,飛鳥傲一倒壓著望劍生,望劍生為了逼退沈智勇,忍著悲傷,道:『沈智勇!萬一給她們兩個逃了你也分不到寶藏。』

  沈智勇被望劍生點醒,劍尖指著望劍生的鼻子晃一晃,沈智勇一笑,馬上轉頭追了上去。

  飛鳥傲這時握著望劍生的手,神智卻相當清楚,一點含糊也沒有,道:『哈哈哈哈哈,徹,不用再替我報仇了,其實齊藤家早就滅了,現在是尾張白痴的天下,呵呵哈哈真是好笑吧,那個呆瓜…我們再也無法讓齊藤家東山再起,我先向道三大人道歉去了。』說完這句飛鳥傲已經斷氣。

  

  天忽然陰暗。

  樹影忽然消失,一切變的陰暗。

  土沙出現深色班點,空氣捲起土與雨的味道。

  望劍生站起身子,丟下「平實的劍」,拿起「輓聯」與「花籃」,雙刀一接。

  繼續追她們。

  

  天上的灰雲多,雷劈了一聲。

  沈智勇輕功一躍,白金長劍攔住兩人,道:『說好有我一份的!』

  小二說了話,聲音變成女聲:『會的,會有你一份的!』

  

  望劍生跟著過來。

  小二又嬌聲道:『唉!真討厭,你怎麼能再追過來。』

  望劍生居然笑了:『因為圖上的鋼絲跟我的情絲一樣,妳看不見卻斬不斷。』說完這句,小二把圖拿出來仔細一看,還真發現有一條極細的鋼線。

  

  不過卻是這樣也讓望劍生確確實實的確認是她拿走了圖。

  小蝦米跟圓緣跟著過來,圓緣抱著那把平實的劍。

  望劍生道:『那現在我們勢均力敵了!』

  

  小二嬌聲道:『你的武功早就給我廢了,只能算是個廢人!』

  沈智勇大笑道:『何況我們多你一個人,西門兄弟這是你一報府上血仇的大好機會。』

  西門摧花也追上了!

  西門摧花卻問:『沈長老,為什麼你在這裡,你不是為了除掉望劍生這個敗類而來!?』

  沈智勇馬上有扳起長老的臉,道:『這寶藏是大筆財富,這會對丐幫有所幫助,如果你除掉望劍生,會在丐幫上的地位大大提升的,今天的事情,聽到的話語最好能夠忘記!』

  望劍生想起沈智勇在霧中殺人,道:『哼!所以你才會動手殺了酒館那些人,連西門惜花也是聽你唆使!』

  西門摧花,面對望劍生使出劍訣,提槍一刺,沈智勇等人也以譬如速度使輕功離開。

  

  望劍生一委身,雙頭刃擋不住西門摧花的內勁。

  望劍生知道西門摧花加入丐幫後內功大進,道:『西門惜花,這是什麼功夫,好厲害啊!』

  西門摧花眼神還是一樣的冷,道:『這是丐幫的降龍伏虎功!可比你教的好用太多!』

  西門摧花銀花劍使出兩朵劍花,望劍生險中求勝,不予招呼這兩劍,既使招呼了內力全失的望劍生也是難逃一死,雙刃先刺西門摧花雙眼。

  西門摧花趕緊收招,同時問道:『壬月呢!你到底把她怎麼了!』

  望劍生哈哈一笑,道:『逃走了那三個除了沈智勇,其中就是壬月。』

  西門摧花收起銀花劍。

  望劍生又道:『哈哈,名與利讓你分不出什麼是正義了嗎?居然做著偽君子的行為!』

  西門摧花怒道:『我不信!』

  望劍生又追了過去,西門摧花也追了上來,望劍生道:『是不是壬月,跟上來看,你就知道了!』

  望劍生一到時,圓緣、小蝦米早已經跟沈智勇,小二跟掌櫃打了起來。

  圓緣對掌櫃,圓緣稍佔上風,小蝦米一人吃力的纏住沈智勇跟小二,已經吃虧好多。

  沈智勇邊攻小蝦米罵道:『西門摧花!我不是叫你殺了望劍生嗎!』

  望劍生忍著流血淚的眼,大聲道:『住手!壬月,只要你能殺的了我,我便讓藏寶圖給妳們。』

  小二聽了很高興,道:『喔!單打獨鬥!』小二的人皮面具撕了下來,他的臉還是那樣的冶艷動人。

  望劍生:『單打獨鬥!』

  西門摧花大罵:『她不是壬月!』拔劍要殺了望劍生,卻被沈智勇制止。

  現在沈智勇想的根紅火狸想的一樣,現在望劍生內力全失,就算劍生沒有內力全失,望也不是紅火狸的對手。

  

  紅火狸探掌先抓了過去,望劍生繞身至她的背後,薙刀式順勢回砍,紅火狸一掌撲空,背脊一涼,趕緊轉身出掌招呼這一劍,望劍生沒有收招絕對會被紅火狸的內力振個粉碎,望劍生還真的沒有收招,不過他的刀式,又找回過去拖刀式的真義,沒有收招,卻改變方向砍像壬月的咽喉,壬月趕緊向後一退,望劍生提槍式又逼向前一刺,紅火狸拍歪這一刀,這刀雖然彈開,望劍生卻轉換了另一頭刃又繼續向前刺,再刺一刀,再刺一刀果然紅火狸還是離不開,輕功一個燕子翻身,逃離這一刀,幾招下來,紅火狸根本敵不了望劍生,望劍生的刀法何時又進步成這個樣子。

  望劍生又拖刀向上,紅火狸為了閃躲,失力的的掉了下來,望劍生拔刀一拆,雙刀交叉,制住紅火狸的脖子,雙頭刃一拆變回雙刀插在地上。

  望劍生在紅火狸的耳邊道:『妳愛過我嗎?』

  紅火狸好像這兩把刀沒有置在他的脖子上似的,對望劍生瞇眼一笑,還是那樣的美好,仙女般的笑容。

  鐵掌一出,望劍生被拍飛一丈,鮮血從口中噴出。

  紅火狸跟掌櫃輕功一躍,燕子穿簾,穿過樹林就會消失,但是沒有消失。

  一個黑影又自樹林從她們兩人之間竄了出來。

  

  蒼狼手上拿著剛奪回來的藏寶圖,嘟著嘴道:『原來這才是真正的藏寶圖!不過…有錢又怎麼樣呢!還不是買不到感情,還不是得不到我師妹的愛!』

  紅火狸跟掌櫃停下來瞪大眼看著這個程咬金。

  

  蒼狼一跳,走近望劍生,道:『我們還是做兄弟吧!這兩樣東西還你!』一張是藏寶圖,一本是饕神圖。

  掌櫃的也把人皮面具拉了下來,果然就是蒼狼的師妹飄雲。

  古飄雲,撒嬌哀求道:『師兄!快點把那張圖還我啦!』

  蒼狼頭也不回的一跳,躍出了樹林。

  「我什麼都不知道!」這一句話一同消失。

  

  沈智勇衝過去要拿藏寶圖,他不用再出劍就可以再拿到藏寶圖。

  望劍生眼裡頭流著血,口裡吐著血道:『來拿啊!』

  沈智勇微微一笑,低身拿起,望劍生卻以很快的速度,藏寶圖在沈智勇的頭上繞一圈,望劍生就躺下了。

  

  沈智勇高興的把圖一拿高,鋼絲一絞,雙眼一凸,倒地斷氣。

  原來鋼絲繞過沈智勇脖子,一時太過興奮自己害死自己。

  

  西門摧花大叫一聲,銀花利刃便往望劍生刺,一雙閃電的手指,點中西門摧花,這個人忽然的就像從地底冒出來,擋住西門摧花的去路。

  西門摧花動不了。

  

  這雙手指的主人居然是了孑孓,在場人以為的了孑孓,原來武功比想像的高出許多。

  平常瞇著眼睛奸商模樣的了孑孓,眼神變的正氣,道:『我之所以教你天聖指法,就是不希望你殺性太多!』

  

  了孑孓說道:『她的確是壬月,也是潛伏江湖,偷心偷錢偷命的紅火狸,欺騙感情的女大盜,陰陽家佈了這麼久的線,終於能有機會逮到她。』

  

  紅火狸又笑,像朵花,道:『你們有機會,但有本事抓到我嗎?』

  了孑孓道:『我算好了,今天,天時地利人和!』

  

  因為來爭奪藏寶圖的人,幾乎一半都是陰陽家的人,這也是在迷霧中所有人只有沈智勇動手殺人的原因,因為他們冷靜而且聰明。

  而且這些陰陽家的人圍住了這個樹林。

  

  望劍生勉強站了起來,搖搖晃晃的說道:『讓我對她說一句話…』

  

  望劍生搖搖晃晃的走過去,對著紅火狸道:『妳心上沒有我,可是我卻有妳…到現在也…』話沒說完,蘭花芙指手讓望劍生的喉嚨瞬間生出血花。

  

  愛意的話,無法說出口,止在喉頭變成美麗的血花。

  

  同時間,小蝦米怒道:『妳欺人太甚!』瘋狂的速度。

  一拳結實的打中紅火狸,喊道:『福如東海!』

  又一拳喊道:『壽比藍山』

  連續出了好幾拳,從「一元復始」念到「萬象更新」。

  停頓一下,紅火狸已經被打的頭昏眼花,小蝦米怒喊道:『千客萬來!』連環飛拳,體無完膚!

  

  圓緣跑過去扶著望劍生。

  望劍生道:『…我所有朋友,如果……記著,請念我為忘劍生,都忘了吧,一輩子愛不到人,死有何憾…有你們這些朋友死又何憾…』

  話說完已經斷氣。

  

  雨中,一個瘦弱的女子。

  「香雲啊!下雨了快進來吧!是不是又再想那個臭人,那臭人是不會再來的!別想了,快進來吧,爹爹煮了好吃的!」

  一語驚醒雨中的香雲。

  蘇香雲又變的開心:『來了!』

  

  

  蒼狼一個人流浪在田間鄉村,他嘆了口氣又想起飄雲,蒼狼在一處美麗的河邊休息,他又嘆了口氣,心想:『圓緣的族寨在哪裡啊?』

  一個美麗的聲音:「請問你能幫我們擦背嘛!」一群像小雞般吵雜嘻笑的姑娘們。

  

  蒼狼笑,他的希望又來了。

  他也說:『我來了!』

  

汪鳩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