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明顯靈,茭杯當中作弊的金屬獻在眾人眼前。
但大部分的人都不理我,只有一些不明就理的老太婆說『原來杯裡面有鐵啊,今啊日才知』(原來杯裡面有鐵今天才知道)、『吃到這列歲啊第一次看著杯摔破』(活到這把歲數了第一次看見杯摔破)還有勸說『好啦好啦,攏已經兩聖杯啊,第三杯係神明笑你古錐啦』(好啦好啦,都已經兩聖杯了第三杯是神明笑你可愛啦)
 
風達溫柔地拍著我胸口勸我:『好啊啦好啊啦,抽著就抽著啊啦,大家歡喜熱鬧就好。』(好啦好啦,抽到就到啦,大家開心熱鬧就好)
也許是我在這小節骨眼上計較,說不定他們都習以為常......不對啊這裡是蟻鄉不能放心。
 
到蟻鄉第一個除夕。
更有穿越時空的感覺,老太婆、婦人家家戶戶用蒸籠蒸粿,四處都看得見春聯紅紙,傳統得一點都沒變,風達過年前就在廟裡忙得幾天沒回來,只見到他坐在廟裡打瞌睡,有時是辦公室的鐵椅子,有時就扶在案桌睡覺,甚至蹲在廟前的階梯就睡著了,兒童拿草戳進他的鼻孔只有掙扎卻也沒醒來。
在阿薑的土角厝,我貼著小蘭寫的春聯,她張羅著火鍋,把自己整理得整整齊齊,很難想像這麼好的女人到哪去找,這裡的男人都不識貨居然沒有追求者?外面的世界在我這個年紀找不到對象的人很多,我真幸運在此找到了阿薑,也許我該感謝一下這個鬼地方。
我注意到地上鑲有兩個鐵環,我問阿薑那是什麼,阿薑臉紅著支支吾吾,只叫我快吃。
真幸福。
立春的某一天。
阿薑臉漲紅著羞澀的眼神不敢直盯我,問我:『你有佮意我嗎?』(你有喜歡我嗎)
我:『有有有可以的話我想跟你結婚!』
阿薑不知是笑還是憂的表情回答:『但係我並毋係啥物好查某......』(但是我並不是什麼好女人)
我笑著說:『不會啊你有氣質又勤勞又賢慧又漂亮,身材又好,還是說你結過婚......』
阿薑嬌羞說:『冇啦我冇結過婚......』(沒有啦我沒結過婚)
我:『就算你結過婚我也要跟你在一起......』
阿薑:『但係但係......我煩惱你有一天若係發現我......不好矣所在......』(但是但是......我擔心你有一天如果發現我......缺點......)
我:『啥物所在?』(什麼地方)
阿薑吞吞吐吐也沒再說了。
驚蟄。
阿薑不舒服已經幾天沒擺攤,我去她的土角厝。
背倚著土牆坐在床上,坐立不安,好像忍耐著什麼似的,看見我哈哈的笑一下子又難過的哭,床上擺著不知道從哪裡找出來的鐵鍊,生鏽的樣子年代久遠。
見我來緊抱著我。
喔喔喔喔喔我終於要跟阿薑進行到這一步了嗎?
阿薑笑:『你有愛我否?哈~我足愛你足愛你矣喔。』(你有愛我嗎?哈~我很愛很愛妳喔)
阿薑哭:『嗚嗚覓按怎,你若否愛我,我足見笑矣等咧我若足見笑覓按怎,你甘會就否愛我啊。』(嗚嗚怎麼辦,你若不愛我,我很丟臉,等一下我很丟臉怎麼辦,你還會愛我嗎?)
我:『你免煩惱啦,我愛你,我要把你娶回家。』
阿薑笑,很癡,顫抖,沒見過的樣子,說:『你緊加我用鐵鍊鎖起來。』(你快把我用鐵鍊鎖起來)
我不知道阿薑喜歡玩SM,雖然我有點開心,但那怎麼好意思這樣對她,我說:『毋好啦』(不好啦)
阿薑憤怒的大喊:『緊啦』(快啦)
我:『莫啦』(不要啦)
阿薑顫抖的將鐵鍊繞在自己的手上,氣自己弄不好又把它丟了出去,接著粗魯脫自己的衣服,脫不下來用撕的。
擺攤的鄰居阿婆急不了快的進門:『緊加薑啊鍊起來!』(快把阿薑鍊上)
我:『啊?』
阿薑狂嘯奪門而出。
擺攤阿婆:『啊腳手兮慢』(動作真慢)
外頭傳來騷動隱約聽見:『......薑啊擱咧肖啊』(阿薑又再發瘋了)
追出去。
周圍許多小朋友興奮的呼朋引伴:『緊緊緊!緊來看薑啊起肖。』(快快快!快來看阿薑發瘋)
『伊傱去坨啊』(她跑去哪啊?)
有從巷子冒出來,有從屋子跑出來。
跟著小朋友呼朋引伴的蹤跡,找到瘋狂的阿薑。
抱住阿薑,她狂吼又掙扎。
旁邊的惡童:『哈哈哈哈哈肖矣肖矣』(哈哈哈瘋子瘋子)
阿薑咬我的臉,又讓她跑了。
幾個惡童手舞足蹈笑我:『哈哈哈白癡』
我大罵:『閉嘴啦』
惡童們開始做鬼臉『嚕嚕嚕』的吐舌,邊罵。
體會到阿薑的生活令我感到悲傷,阿薑還能這麼溫柔這麼好更是令我想哭。
終於在傍晚春天。
阿財牽牛要回家,溫柔的跟我說了阿薑在何處。
淒風搖曳著牛筋草。
阿薑狂躁之後虛脫倒在草中,全身狼狽、衣不蔽體。
我終於知道她那些衣服為什麼都沾上那些洗不掉的泥跡。
地上的鐵環是用來綁她的,看來已經很久了,這種情況他小時候就有嗎?
送阿薑回去,隔壁的阿婆倚在門口說到,每年春天時期阿薑都會發瘋,真不知道他祖先做了什麼缺德事,才會"桃花肖"。
我跟她說,這不是祖先做缺德事,這是一種情緒障礙疾病,是可以控制的。
要是我可以帶她離開,才不會讓這裡的人欺負她。
難怪鬼王廟抽到阿薑的時候那些男人們這麼意興闌珊,不想抽到她。

    文章標籤

    小說作品

    全站熱搜

    汪鳩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