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漸漸亮了,霧也散去,清晨的溫和曙光,從竹林,經過窗外溜了進來,曬在怪盜臉上。

  

西門詢道:『小師父救命之恩……在下……沒齒難忘,不知小師父法號?』

  

小沙彌和善回道:『不不不...施主(蒼狼)根本就就沒要傷你,我不明究理贊了兩掌,才是罪過。』小沙彌慚愧低了頭,忘了回答西門問他的法號。

  

一會兒和西門摧花對眼,才忙道:『喔喔喔...我我法法法號叫圓..緣緣.嘿嘿。』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

  

西門心道:『這個小和尚真有趣。』忍不住的莞爾,接道:『小師父怎麼會來此?

  

圓緣臉紅道:『其實我我我是~下山化緣的的啦。』聲音越說越細微,像是不好意思。

  

西門心覺:『好像洩了氣的皮球。』道:『那怎會來到這裡呢?』

  

圓緣傻笑道:『我我找找不到回回寺的路,我看天色已暗,想往城裡找找間客棧打打打尖,問了一個歸農,說往東邊走就到了,我就看著太陽走就聽見你們的聲音,想上前去問,看見施主吐吐血,直覺就知道他是在欺負你,就就這這樣見….還遇見望劍生施主真是有緣!』

 

卻沒想到這時太陽是西下的。

  

  忽然一陣甜氣由淡漸漸變濃,圓緣心中想的就說了出來:『喔~好香啊!一定又是望劍生施施主又在煮東西了!』

  

西門也聞到,便往灶房方向望去,忽然聽到簡潔的敲門聲:『叩!叩!』兩個人回過頭看。

  

一名身穿粗布道袍,臉上掛著八字鬍長臉的江湖郎中,手持「銅口直斷」的布幡笑著臉操著福州腔,道:『抱歉啦~我在竹籬外敲了半天都沒人應聲,所以自己兒就進來啦!』

  

圓緣從小就在少林別院練武,雖然比不上少林本寺但察覺力卻是比一般人的好,心想:『是嗎?我怎麼沒發覺?看來我功力還的好好修練。』其實江湖郎中根本沒敲就進來了。

  

郎中一進門就看西門摧花一身華服,要敲他一槓,笑眼瞇瞇的,道:『嘿嘿這位俊秀的公子,我一看就知道你最近有桃花運喲!』

  

西門不以為然,冷冷回道:『是嗎?』

  

江湖郎中在西門摧花身上又打量了一會,微笑道:『喔喔喔~你這是西域來的琉璃鏡嗎?』

西門回道:『是的。』

江湖郎中驚道:『哇!!那很希奇的耶~不過我這裡有比你的西域琉璃更珍貴的七彩琉璃。』

手伸進口袋,但七彩琉璃沒拿出來。

  

江湖郎中嘟起嘴自信的道:『喀~嗯~我這乃是番邦進貢吾朝的寶物,和西域琉璃相比是有過之而無不及的唷!』說到深處還不自覺喊了一聲「唷」,續道:『來來!我替許多人看過相,除了皇帝面相以外,就屬你是我看過最好的,今天就結交你這個朋友!來!我用這個番邦進貢的七彩琉璃來跟你西域琉璃做個交換,你看怎樣!?』

  

西門心想:『即使你用金屋銀山換我父親唯一的禮物也絕計不跟你換。』

圓緣則有點心動的說:『好啦你就跟他他換換嘛~』圓緣當然不知此物對西門的重要性。

  

忽聽一聲望劍生,道:『了孑孓別在我的地盤敲我客人的槓!』

  

  

了孑孓被此清亮的聲音驚的手舞足蹈,甚是滑稽,回首忙道:『我是覺得說如此氣派的人,若是在配上番邦進貢的寶物氣勢一定更加不凡...嘿。』

  

望劍生給了他一個台階下,說道:『好罷!我知道了。我要的紅米還有紅糖,你可帶來了麼?』

  

了孑孓又回復自信的說道:『喔喔喔~那是當然的,吾了孑孓是何許人也,有事相託一定竭盡所能!』說玩笑瞇瞇的從布袋中拿出一袋鼓鼓的米。說道:『來!你看這個是不是!』說完從袋中拿出黑中帶紅的奇特糯米。

  

望劍生探頭一觀滿意的道:『嗯~這次不是騙人!不像上次的葡萄酒…….

  

了孑孓忙道:『上次是是因因為拿錯的嘛~我又不想虧本在跑一趟...』望劍生接道:『所以你就用米酒加葡萄矇騙我。』了孑孓忙辯:『我想說都是要作菜用的,哪用的到葡萄酒,米酒就很香啦。』

  

望劍生忽覺聞到香味,道:『哎呀~不好在煮下去就焦了。』急忙把米提了就走。

  

了孑孓又回復笑容的道:『唉呀~為了不讓二位認為我只是個郎中。』向著西門面從布袋裡拿出,一片並不耀眼,卻又隨著光線變色七彩的奇特琉璃,說:『雖然只有一小片像眼珠子大的薄禮,不過!卻是代表我心意。』說完便硬塞在西門摧花的手裡,隨即便一溜煙的跑掉了。

  

西門和圓緣對了孑孓此舉感到錯愕...

  

  

一會。

望劍生端著一鍋黑糯米粥,添了一碗,扶起蒼狼,餵了他一口,望劍生無回頭的道:『你們也吃吧。』

  

西門吃過山珍海味也沒吃過黑色的米粥,本想不吃,但香味實在讓人忍不住還是添了一碗。

  

望劍生繼續餵著蒼狼,道:『小和尚也吃吧,那是素的,安心吃吧。』圓緣早就想吃只是也沒吃過黑糯米粥,怕不是素食,望劍生一提醒,急忙一飽口福。

  

望劍轉過身又添了一碗,續道:『本來是要熬給西門兄弟吃的,好把給百草湯化掉的淤血加速排出,卻沒想到你自己把瘀血逼出。』因為百草湯還是有毒性。

  

那知在尋找了孑孓時發生,小偷光顧。陰錯陽差變成此粥順便救小偷,說完望向西門道:『你再吃一碗罷,說不定你體內還有淤血。』

  

西門又添了一碗心想:『原來在被蟑螂戲弄,不在的原因,就是為了救我。』回想發生的過程,攤開手中握著的奇琉璃.仔細一看...

  

一手端著黑糯米粥,西門摧花.仔細看著另一手的奇特琉璃,透過窗外晨光,七彩琉璃,反射出奇異的七彩之光,照在西門摧花白皙的臉上。被此奇麗景象感到驚呼,心想:『這絕對是真品...收下嗎??不..不能平白受人家的恩惠,還他罷。』

  

一起身把端著的黑米粥置於茶几上,轉身奔去。

  

正在餵粥的望劍生道:『別跑太遠呦。』

  

嘴裡正忙著的園緣,想說句話嘴卻鼓滿了粥,而吱吱嗚嗚的說不出話。

  

跑過籬笆,揚起落葉,經過一棵棵與天爭高的竹子。

  

忽然了孑孓不知從哪個方向忽然出現,突然的就像從地下冒出來,了孑孓點了西門的左右腋下的穴道,西門頓時停在疾速奔跑的動作。

  

了孑孓笑盈盈的說:『嗯!我知道你會再來。』了孑孓見他沒回應急忙道:『啊啊啊~真對不住呀!忘了我點了住你的穴道。』西門心想:『這怪人想做什麼?』

  

  「唰唰」兩聲解了西門摧花的穴道問道:『來找我有事嗎?』西門鬆了一口氣,心想:『還好他沒做什麼。』隨即道:『這個禮物太貴重了我不能收。』把握在手中的奇異琉璃遞給了他.

  

了孑孓拿在手上看了一下,道:『姆~~你收下吧!我送你就是你的了。』

  

西門斬釘截鐵,道:『不行!』

  

了孑孓又看了一下琉璃,道:『那你認為這是真的嗎?』

  

西門回道:『絕計假不了。』了孑孓一面收下琉璃一面道:『呵呵,我最喜歡別人相信我了。來!!既然你不收的話,那...這樣好了想學什麼功夫,我什麼都會喔!』

  

西門心想:『什麼都會?大概也只是個半調子吧,不過剛才那招點穴打穴的,倒也滿利害的。』

  

了孑孓心中盤算:『此人雖看的出長年練武,不過也一定沒學過一招半式。』說道:『來!這張穴道圖拿去吧!我教你這招吧!』

  

  

  

竹屋中躺在窗邊的蒼狼呻吟了一聲。黑糯米粥已經吃完了。只剩西門放在茶几上的那一皿。

  

圓緣吃的心滿意足笑道:『阿!!好~飽,望劍大哥那麼好吃的粥是怎麼做的阿。』連口吃都忘了。

  

望劍生回道:『這粥是南蠻的料理,叫做:椰奶黑米粥,此粥不難做只是材料難以取的,須有南方的椰奶,和少人栽種的黑糯米,最難取的是其中一種境外可去血化瘀,葉香蘭的香料,做的時候要注意在前一天先把黑糯米浸泡一夜,當時還發現黑米不夠才在夜裡出去找了孑孓幫忙。』

  

圓緣回道:『你你說了孑孓不是個騙子嗎。?』望劍生笑道:『雖然不可靠,但…我也只知道他有管道。』

  

『好刺眼喔~』蒼狼呻吟道。

  

緩緩用手支撐起身子,臥坐起來,視線還模模糊糊。

  

霎時!

  

望劍生踏前一步,手中不知捏著什麼,往蒼狼口中塞,蒼狼咕嚕一聲,突如其來就吞下去,驚道:『這這這是什麼啊?』

  

望劍生忍不住竊笑,道:『這是苗疆特製的五寶丸,算是給你一個小小的懲罰。』蒼狼大驚,心想:『那裡的五寶都沒關係……是苗疆的五寶,誰不用說也知道是用蜈蚣、蟾蜍、蛇、毒蝎、蜘蛛練成的。』

  

園緣納悶,心想:『嗯~~那不是吃剩的黑糯米的嗎?』搔著頭。

  

蒼狼不甘不願,朗聲道:『嚇!算我栽在你手上~我認了。』口裡說,心中還是怕怕的。

  

望劍生道:『你還想活嗎?!唸在你對西門摧花的不殺之恩,答應我兩件事,我便交你解藥。』蒼狼睜大眼睛質疑了一下......

  

  

  

竹林中

  

了孑孓自信的道:『來!你看!』右手過頭,左手在腹,畫著圓圈,喊道:「哈!嚇!鏘!」往竹子送上一指,手指入木,葉子又落了下來,可能是半調子關係,往往高手都是入木三分,了孑孓畢竟無學到家,竹子只有微微一凹。不過看在西門眼裡卻已神乎其技。

  

使完,了孑孓收勢,即道:『這就是點穴打穴運內力使出,可使封穴較久。』

  

了孑孓轉了個身,笑瞇瞇的道:『再來!』了孑孓青袍身影瞬間在四、五、六根竹子穿梭,雖然不算快,但霎時五、六根竹子都多了一個洞,洞卻很淺,就小凹了一點而已。了孑孓依然笑道:『看見了吧!這是輕功疾點的點穴法.。』心中暗想:『嗚~手好痛啊~』

  

西門專心看的一句話都沒說,專注的眼神讓臉上的憂鬱登時又添了幾分,心中盤算深怕自己忘記。

  

了孑孓望著無雲的天空,頓了一會,縱身一跳。「涮~」躍上空中折了一支竹支,想順勢用地心引力扯斷,不料竹支硬韌,扯不下來,一鬆手,竹支一反彈,卻往了孑孓臉上一鞭。

  

在空中失去平衡,翻了一圈,掉了下來。西門見狀本來還忍得住好笑,往前一觀.倒在地上的了孑孓。

  

一條紅暈登時從下巴、人中、鼻頭紅了上去,還正好避開上下四根眉毛、小鬍子,硬生生就紅在中間,西門見狀已忍不住,「噗滋」一聲笑了出來。

  

了孑孓慢慢起身,不知是呻吟還是嘆氣,「啊」了一聲。

  

痛讓自己忘了耍帥。慢慢的在地上撿了一根樹支,摸了一下臉,又回復笑臉道:『看好!我折支為兵,以竹代劍。』往一根粗大竹子一點,轉身繞過,順勢疾砍,竹支硬生坎入粗大的竹子裡。

  

了孑孓看了一下,心想:『沒倒?!』又補了一腳。剎!竹子倒向一邊。

  

見竹子倒了才滿意的道:『看吧!點穴跟著武功使出,敵人讓你打不知的啦。』

  

  

紅著臉的了孑孓,讓身在竹林中的西門摧花不自覺的,了孑孓真是個「焦點」。

  

了孑孓並不在乎,自信的道:『這簡單的招是只是很淺的功夫,所以我並不是教你,而是指點了你一下,所以並不是教你就是拜入我門下,呵呵呵呵。』其實有個這麼有錢的弟子,其實還是很想要。

  

了孑孓望了一下旁邊,續道:『招式、內力還是身法,無論你選了什麼為方向.都各有利害。』,續道:『「天聖同人點穴圖」裡有詳細的點穴法,好好參研吧。』,使出半熟的輕功,躍了出去,道:『希望能對你的報仇有幫助。』

  

西門急忙道:『你怎知道?!』

  

了孑孓朗聲道:『我的消息可是最靈通的~』說到最後人影消失聲音已不見。

  

  

霧氣已散,竹林裡已經正午

  

蒼狼心想:『我命被你抓在手上,究竟還要答應他什麼事?』小聲道:『傷天害理之事,我寧願自刎...你大慨想讓我偷什麼東西?又不想髒了你的手。』自己認為只有「偷」才會讓望劍生利用。

  

望劍生笑了一下道:『我什麼也不缺,不要你偷,我只要你教輕功。』

  

蒼狼苦笑了一下道:『嚇!我會栽在你手裡,輕功還要教嗎!?』況且饕神圖每次還是沒能奪到。

  

望劍生道:『不是教我。』

  

蒼狼疑惑道:『不是教你!難道是教那個和尚嗎?別開玩笑~少林寺即使是個門外掃地的小小沙禰我也未必能贏。』

  

圓緣搔著頭,不知道要說什麼,只有傻笑。

  

望劍生微笑道:『你身上所使的輕功都傳授給西門兄弟吧!』

  

蒼狼板著臉道:『不行!收徒弟綁手綁腳,我還是要逍遙一點。』說完又躺回窗邊。

  

望劍生還是笑,道:『收徒弟...我就不用這樣要脅你了。不是收徒弟,我想輕功你是絕對的高手才拜託你的。』

  

蒼狼苦笑,心想:『這叫拜託喔!』被稱為高手蒼狼還是有點高興。

  

望劍生續道:『是西門老爺過往叮嚀,無論無何,都要我幫西門兄弟帶起西門鏢局的,你命掐在我手裡,你得幫我分擔。』

  

蒼狼心想:『好吧!就答應他吧,雖然麻煩但不是殺人放火。』點了頭道:『好!沒問題,但解藥記得給我。』

  

望劍生聽了滿意極了,笑道:『圓緣師父也一起留下吧。』

  

圓緣聞道,表情也不知是高興,還是與負重任的緊張,道:『我我我也也....也要留留..下來教嗎???...但但是我我才疏學淺淺...

  

望劍生見他說的難過,道:『小師父...別謙虛了,不然我和你師父說你上次偷吃葷!』

  

圓緣結結巴巴,緊張的不知說什麼,拉住望劍生的袖子,勉強擠出幾句話:『望望望劍劍生大大哥,我我留留下來來就是了,請你別跟我師傅說!!!』

汪鳩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